昨天16:16,一先生来电:叶家弄×幢,有个空调安装工人从楼上摔下来,人当场没了。

  昨天下午4:53,叶家弄×幢已拉起了警戒线。

  公安、街道、社区、质监等各部门全都到了,现场有二十个左右工作人员。

  一扇紧闭的铁门里面,有法医进出,正在对安装工进行检查,气氛十分凝重。

  一只水缸的右半边砸没了

  一位姓赵的大姐手里拿着几根蜡烛和香,神情不安。她丈夫是环卫工,他们一家三口就住在一楼的院子里。

  下午3点50分左右,赵大姐听到“砰”一声巨响——这声音,几乎整幢楼的人也都听见了。当时赵大姐的女儿正在包饺子,以为是什么东西砸下来了。

  女儿走出去看了,“妈,是个人!”赵大姐出门一看,掉下来的是个男人,正好落在赵大姐住的一楼院子里,头部砸到了一只水缸的边缘。缸破了一半——右半边直接没了,而男人的头被砸得凹进一块,他仰躺着,鲜血直流……

  120来了,又空车走了。男子是名空调安装工,被当场宣布死亡。

  傍晚5:19,这名被包裹好的安装工人被抬了出来,下面架着铁板。

  据了解,安装工五六十岁年纪。

  殡仪馆的车子走后,赵大姐马上去院子点上蜡烛,送安装工最后一程。

  院子里一片狼藉,砸碎的缸、一台不知哪个楼层落下的空调外机和一并掉下的衣物,2楼落下的被砸弯的金属栏杆,地上还有一大摊血。

  安装工是从7楼掉下来的,一台还没装好的空调外机,还挂在那户人家客厅窗外的雨篷上。


  一台坠下的空调外机

  他背外机到四楼背不动了

  另一位女邻居感到十分惋惜。“我们一道上楼的!他背空调外机到四楼时背不动了,歇了一下,我还跟他打了招呼,我说你累坏了,他说是累的咯,楼下还有一个师傅背着主机上来了。也就10多分钟,我们就听到了一声巨响!”

  邻居大妈说,事发居室住着一对30多岁的小夫妻。

  没打开的安全绳

  业主家门口环保袋里,还有一捆还没来得及打开的安全绳。



  有邻居推测,当时安装工正在装7楼一户人家客厅里的空调,因为7楼窗外的下沿有水泥挡雨板可以踩,所以就没有系安全带。

  我轻轻地敲了几下门,只听见里面有狗在叫,但一直没人开门。

  邻居说,这户人家平日里邻居有事去敲门也不大开的,除非快递来了。现在发生了这种事更不用说了,他们心里肯定难受的。

  半个月业务接了四五单

  这幢楼一共28户人家,傍晚6点多,楼道里飘满炒菜的香气,其中能闻到,有人在蒸大白菜。

  来到7楼事发居室门外,铁质防盗门开着,一台尚未安装的空调挂机的主机,以及电钻、榔头等工具都堆放在门外。

  一只红色环保袋里放着一本业务单,其中有过记录的有四张单子,分别是10月16日、10月26日、10月28日和11月1日各一单,昨天出事的那单还没来得及填。从11月1日的单子上,可看出那单业务是修空调,故障现象一栏写的是“不制热”,故障原因为“外电容击穿”,服务措施为“换电容85元,修理工费90元”。



  在这些单子上签名的服务人员,一个姓张,一个姓唐。

  按照业务单上的24小时热线打过去,一名姓李的师傅说:“我正在派出所做笔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