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环保部在官网公布《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此次《方案》明确将原“2+18”变为“2+26”,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包括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石家庄、唐山、廊坊、保定、沧州、衡水、邢台、邯郸,山西省太原、阳泉、长治、晋城,山东省济南、淄博、济宁、德州、聊城、滨州、菏泽,河南省郑州、开封、安阳、鹤壁、新乡、焦作、濮阳。除河北、河南、山东三省覆盖更多城市外,将山西省4个产煤城市也纳入其中。
  采访中,面对这么多诱人的蛋糕,很多企业却有所顾虑。甚至有企业指出,煤改电市场是政策型市场,市场的大小和进展快慢很大程度上需要依靠政府的财政支持。如果没有政府的支持,煤改电很难快速发展,前途任重而道远。
  纽恩泰董事长赵密升也有点担忧:“山东、河北、山西等地区财政补贴没有北京完善,万一补贴不到位,企业怎么周转?所以‘煤改电’必须成功,一旦失败,将会让热泵没有翻身之地。”
补贴
  哈思新能源总经理赵晓军先生坦言:“‘煤改电’利国利民,对热泵企业而言,是一次难得发展机遇。然而,企业也要谨慎判断,各地区补贴有差异,万一不到位,导致资金回笼困难,企业要怎么办?尤其是农村大面积推广需要大量资金和时间。”
  其实,关于煤改电的执行,政府很矛盾,但也有着自己的难处。一方面,政府需要大范围的进行煤改电工程的改造,不断的减少燃煤污染提升空气品质。另一方面,市场的大规模启动又需要大规模的财政支持。以河北为例,与北京不同,河北等财政收入相对较少,所以在煤改电的补贴方面也与北京有较大落差。
  据统计,河北市场完成一户100平米的房屋改造的费用约为2万元,而政府对于用户的改造补贴价格在5000-7000元之间,其中的差价需要用户自己承担。而这1万多元的差价对于河北很多农村消费者来说无疑是巨大的压力。
  此外,煤改电在推进中还出现了多种问题。如对置换产品概念的不清晰。目前一些农村绝对多数的采暖依靠传统燃煤锅炉,在采用煤改电的方案之后,绝对大多的采暖设备可以换成蓄热锅炉或者是空气源热泵产品。由于农村消费者的文化程度层次不齐,所以对于新产品的了解和认知程度不高。对于产品基本信息、安装、售后服务等方面的内容基本不关注,所以他们在选购产品时更多依靠政府推荐名录来采购。
  还比如,农村电力基础设施的薄弱。煤改电之后,政府会加大峰谷电价的补贴力度,如此一来势必会加大对于电力的需求。调查显示,目前一些农村的电力基础设施存在较大的隐患。其中,大部分的电线为铝线,不能满足今后的用电负荷。对此,政府已经明确下达相关文件,将对农村的电力基础设施和线路进行升级和更新。
  当然,面对这些问题,政府还是想了很多办法,出台一揽子经济激励政策。例如,将民生供暖电能替代、燃气替代项目列入中央基建投资计划,优先支持清洁能源替代项目使用中央基建投资,给予替代项目部分设备投资支持。将电供暖电量统一打包通过电力交易平台,向低谷时段发电企业直接招标。
  发挥政策性和开发性金融机构引导作用,鼓励其加大对京津冀及周边地区产业升级、冬季清洁取暖和大气污染治理等领域的信贷投放,加大对节能环保项目的资金支持力度。行政措施上,协调指导加大气源、电源保障力度。中石油于10月底前确保完成陕京四线建设,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等确保给予区域内城市提供持续稳定气源保障。
  国家电网公司与相关城市统筹煤改电工程的规划和实施,制定工作方案,相关地方省级、市级政府对配套电网工程给予补贴,承担配套输变电工程的征地拆迁前期工作和费用,统筹协调煤改电用地指标。(《制冷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