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蒙特利尔议定书》缔结30周年,为什么《蒙特利尔议定书》突然间闯入我们的生活?它是否会和我们长久地缠缚在一起?它怎样影响着我们的生活?听说它与《巴黎协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今天,我们邀请诺贝尔化学奖得主马里奥•莫利纳(MarioMolina)、美国治理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所创始人德伍德•兹莱克(DurwoodJ.Zaelke)为你答疑解惑!
  《蒙特利尔议定书》的诞生背景?
  马里奥•莫利纳:1974年,我和舍伍德•罗兰(SherwoodRowland)联合发表了一篇科学论文,基于研究结果我们提出论断:当时广泛用于制冷剂和喷雾剂的氯氟烃正不断进入高层大气,吞噬保护陆地生命的臭氧层。如果照此发展下去,包括人类在内的诸多生命体都将曝露在致命的紫外线辐射之下,最终引发全球性灾难。数百万人将罹患皮肤癌,大面积的农作物也会被毁。
  当时许多人质疑我们的结论,但不久后,我们的论点就获得了科学实验数据的强有力支持。欧洲和北美的消费者迅速采取行动,抵制含有氯氟烃压缩气体的除臭剂和发胶等喷雾产品。当时,每户家庭平均拥有15罐喷雾剂。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最初对我们的科研成果提出质疑的化工产业也着手开发消耗臭氧层物质替代品。陆续有一些国家相应调整了法律法规。此外,联合国环境署于1985年协调制定了一项国际框架公约,即《保护臭氧层维也纳公约》。
  就在公约通过后的几个月,又一篇科学论文揭示了南极上空的臭氧层“空洞”问题,这个洞太大了以至于科学家最初以为他们的仪器发生了故障。由于这一意外发现,加之科学证据证实氯氟烃和其他相关化学品是导致“空洞”的罪魁祸首,《蒙特利尔议定书》应运而生。
保护地球
  为啥说《蒙特利尔议定书》是迄今为止最成功、最广泛参与、最独一无二的国际环境协定?
  德伍德•兹莱克:《蒙特利尔议定书》是有史以来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获得所有国家参与的国际公约。联合国197个成员国全部加入了议定书。
  如今协定已经实现了最初设定的目标,恢复了平流层的臭氧含量。但其影响力绝不止于此:《蒙特利尔议定书》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也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所有成绩的取得,都得益于国际社会采取的“最团结”的一致行动。
  《蒙特利尔议定书》都设立了啥目标?有啥影响?
  马里奥•莫利纳:《蒙特利尔议定书》是在联合国环境署的主持下达成的。最初,各缔约方商定在12年内减少50%的氯氟烃排放,但之后迅速加大减排力度,将目标调整为到1998年减排75%,又改为1992年实现100%减排。就这样步步为营,在过去30年中,一步一个脚印地逐步淘汰近100种消耗臭氧层的物质。
  臭氧层正在愈合,并可能在几十年内恢复原样。但这只是“议定书”所施展的影响力的一部分。消耗臭氧层物质同时也是温室气体。所以,淘汰这些物质也极大缓解了全球变暖进程。
  去年,《蒙特利尔议定书》的197个缔约方在卢旺达首都达成基加利修正案,就导致全球变暖的强效温室气体氢氟碳化物(HFCs)的削减达成一致。氢氟碳化物虽然对臭氧层较为安全,但它的致暖效应却是二氧化碳的4000倍。
  修正案规定将氢氟碳化物的生产和消费量削减超过80%,这样截至2050年,将减少800亿吨或更多的二氧化碳当量排放,截至2100年避免全球升温0.5摄氏度。这对于实现《巴黎协定》目标至关重要。
  修正案对氢氟碳化物进行管控,还能促进改善空调冰箱和其他产品的能源效率,减轻世界对化石燃料的依赖。
  效率的提高还会带来其他诸多好处,包括缓解空气污染和改善公共健康。消费者也能因此减少在冷气方面的支出——因为能源消耗通常占到空调生命周期影响的90%以上。国民经济也将获益。例如,印度空调的效率若提高30%,截至2030年能避免额外建设140个中型工厂以满足高峰需求。在中国,转型使用气候友好型的制冷剂,并提高制冷效率,节省下的电量等同于8座三峡水电站的发电量。
  基加利修正案有啥新进展?
  德伍德•兹莱克:根据修正案要求,须至少20个缔约方批准才能于2019年1月1日生效。
  北京时间11月17日,瑞典、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共和国批准《蒙特利尔议定书》基加利修正案,至此,批准基加利修正案的国家已经达到21个,满足生效条件,这一国际公约将于2019年1月1日正式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