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市场普及与人员培训
  欧洲Shecco公司驻日本业务发展经理Jan Dusek指出:“我们高兴地看到,中国市场对于CO2日益关注,相关设备和技术人员能力不断提高,CO2门店数量必然会继续增加,我们也希望能尽快看到首家CO2跨临界超市的出现,中国CO2制冷的发展空间一定会令人震撼。”
  Jan Dusek认为,在中国的食品商超行业推广CO2制冷,一些最新的产品技术和产品已能够保证CO2在各种环境工况下高效运行,比如全球范围内有超过60多套喷射器系统正在运行测试。然而,相对于产品技术而言,人员培训更为紧迫,现在欧洲和主要市场关于CO2的培训正持续增加。CO2仍然是一个新鲜事物,要大力加强普及培训工作。
  丹佛斯方面介绍,公司正积极加强本地的培训活动来解决这个挑战,最近刚刚打造了首个CO2移动培训站,另外提供在线培训课程。此外,丹佛斯在本地都有员工接受了CO2的专业培训,能够为CO2系统的安装调试提供技术支持。
  丹佛斯商超及食品零售业全球事业总监Matthiesen Hans Ole提到,在提高CO2系统安装商和维护人员的专业技术水平上,比如,二氧化碳系统在安装过程中,压力较高,对系统管路的承压能力提出新要求。同时二氧化碳系统对水的要求也较高,国际上推荐二氧化碳的纯度为99.9%以上干燥度,水含量小于0.1%。这在实际的运行中是很有挑战性的,如若系统安装运转过程中除水不彻底,或者润滑油里存在含水问题等,二氧化碳与水反应会有酸出现,在碳酸基础上,会产生腐蚀性更强的酸,对系统是一个不小的威胁,同样,也会面临水跟油反应的问题等等,这些问题可能以前从未碰到,只有当真正出现时才能逐渐积累经验。(《制冷商情》)
二氧化碳
  2、算好投资与成本账
  二氧化碳制冷剂的成本远高于氨气制冷剂的成本,与普通的氟利昂制冷技术相比,在欧洲使用二氧化碳制冷技术成本要高出25%至30%,在中国要高出15%。虽然国际对推广二氧化碳制冷剂的呼声很高,但国内还是进展缓慢。
  丹佛斯商超及食品零售业全球事业总监Matthiesen Hans Ole指出,加快中国CO2制冷的发展除了专业人员培训这个挑战外,成本顾虑也是一大问题。CO2系统的初投资较高。实际上初投资的大部分来自于先进的系统控制产品,能够大幅降低电费和维护费用,获得很好的投资回报,通常1年内可以收回投资。这就需要更多的市场宣传工作,强调节能降耗和提高总体利润的重要性。
  烟台冰轮方面也认为,从长远来看,在工业制冷领域二氧化碳制冷系统比氨系统、氟系统能效更高,二氧化碳制冷系统比相对应的氟利昂制冷系统效率高5%-10%;从安全、综合运行的经济性上来说,二氧化碳制冷系统无疑更具优势;就单单从工质方面来说,二氧化碳比氟利昂成本更低,更易获得,未来氟利昂的成本必将不断升高,二氧化碳将会是一种优质替代物。
  所以说,企业单算成本经济账是不正确的,要从长远来看。企业在考虑成本的时候无非两个方面,一是造价可控,二是运行费用问题。尽管这套制冷系统造价略高,但是整体系统对于能效的有效提升和对人力成本的节省,以及安全维护成本的降低,对企业还是有很大的吸引力。
  欧洲Shecco公司驻日本业务发展经理Jan Dusek则认为,中国发展二氧化碳制冷应该参考一些发达国家的经验,“早期系统的成本通常会比较高,希望政府能够提供一定的补贴,日本就是通过这个政策,使其商超领域的CO2跨临界系统才得了快速发展。尽管培训和普及工作是个挑战,但未来方向是明确的——全球零售巨头都在投资于自然制冷剂。中国的商超和食品零售企业,可以直接登上CO2的快车,而不必重复投资于即将被淘汰的氟利昂制冷技术。”
  3、规章制度设立与安全警钟长鸣
  事实上,任何一种制冷剂,都应该充分考虑到安全问题。到目前为止,工业制冷上使用的制冷剂,都有压力,有的可燃,有的不可燃,有的有毒。
  与氨系统一样,二氧化碳也需要全面、系统的规章制度、安全体系。目前,我国没有专门针对二氧化碳系统规章,从国家标准角度来讲,还处于缺失状态,只能参照类似压力级别,安全等级规范。在具体实施过程,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毕竟不是量身定制,更多要靠相关企业的案例整合。
  丹佛斯方面强调,“要充分考虑二氧化碳压力高的特点,特别是温度高的时候,引起压力的波动,正常情况,运行在亚临界,但夏天系统在停机的状态下,容器或者管路里面二氧化碳受到阳光照射,或者其它热源加热,使温度达到比如40度,压力超过了亚临界阀门要求,如果没有足够的安全阀后备保护,可能会带来较大的系统损害。如果漏出来,在人员密集的场合,还有会造成危害。”丹佛斯工业制冷部业务发展及应用经理黄志华补充到,这时候需要完善的安全防范,除了安全阀,可以加冷凝机组,在温度上升的时候,通过冷凝机组的工作,把温度降下来。同时,还要考虑,冷凝机组在城市电网出现故障的时候,启动需要配备相应的电力设备。当然,二氧化碳是无毒的,排放合理,可以选择在安全阀起跳前,主动排出去。安全阀起跳是最后一道防线,正常大气压压力一公斤,二氧化碳可能会因为压力的瞬间下降,结成冰,又堵住阀门,所以最好有主动的排气措施。从设计上提升安全性。
  另外,从设备、配件选择上,也要满足压力范围。其次,在日常的维护中,尽可能采用全自动化,把安全控制交给了系统。最后,一旦泄漏,要考虑浓度探测装置,排气设备,探测到浓度超标以后,是不是该采用相应的有效手段,比如排空气、撤离。(《制冷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