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1月29日获悉,河北省发改委已于近日下发文件,要求“除2017年结转的农村煤改气任务外,2018年原则上不再新增农村煤改气和燃煤锅炉改气”。
  上述文件同时称,该省煤改气的继续推进将与气源落实情况相挂钩。“待2019年鄂安沧管线、2020年中俄东线国家主干输气管网投运,有新增气源后,再考虑实施新的煤改气工程。”该文件还要求各市上报2018、2019年拟建成投运储气设施表。
  河北省能源局节约和装备处工作人士对澎湃新闻证实,考虑到目前的气源紧张程度,2018年暂时只安排完成2017年未完成的煤改气工程,原则上不再新增。待气源得到保障之后,具体推进计划还需与住建部门统筹协调。
煤改
  “大气十条”收官考核之年大规模提速的“煤改气”,令华北地区一度出现比往年更严峻的“气荒”。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煤改气(电)任务最重、冬季天然气保供压力最大的河北省于去年11月28日拉响全省天然气供应橙色预警(Ⅱ级预警状态),意味着该省的天然气供需缺口达到10%-20%。河北省天然气供应之所以出现如此大的缺口,最直接的原因,是煤改气进度超过预期,加上供暖季到来后用气需求集中释放,超出最初设计的冬季保供方案。
  去年12月11日环保部与河北省联合举行的媒体座谈会上,该省发改、住建等职能部门对媒体坦陈燃煤替代得失。河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燃热中心主任焦世清当天披露,2017年河北省共完成农村气代煤、电代煤253.7万户,其中气代煤231.8万户。
  而根据河北省去年年初制定的计划,气(电)代煤任务为180万户、工业燃煤锅炉改造4500蒸吨(1蒸吨介质供暖面积大约为1万平米)。也就是说,去年仅气代煤用户数就超过了年初制定的气(电)代煤总目标。
  此外,据焦世清披露,去年河北省气代煤投入使用的数字为213.4万户。以此数据计算,该省去年煤改气投用量比180万户超出近19%。之所以出现工程改造量231.8万户和投入使用量213.4万户之间超18万户的数差,焦世清解释称,其中一部分是由于长期在外等原因,自己要求不供天然气,另一部分则是还没有最终完成气代煤。
  焦世清介绍说:“我们9月就发现了这个问题,要求大家把控气代煤的节奏。”对于目前没有完成的,由于受气候等因素影响,已终止了施工 。“这种情况,清洁煤和炉具由政府统一安排,一定保障群众供暖!”
  河北省发改委能源局综合处副处长梁义科在去年12月11日的座谈会上称,根据摸底测算,河北省2017年采暖季天然气的需求量将达到约82亿立方米。这与此前落实的65亿立方气源存在17亿方的缺口。
  据了解,对于去年的用气量大增,河北省并不是没有预判,反而是较往年提前数月着手准备,譬如提前3个月与“三桶油”(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签订供气合同,去年10月根据新的需求变化又签订了增加供气的补充协议等。
  去年底河北出现气源紧张的另一重原因,是天然气峰谷差高、天然气调峰设施落后。根据国际经验,一旦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达到和超过30%,地下储气库工作气量就需要超过消费量的12%,而且国家整体储气能力要达到一定规模。但目前中国的储气调峰设施远未达到这一标准。
  去年12月印发的由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财政部、环保部、住建部等十部门共同编制的《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规划(2017-2021)》称,中国地下储气库建设严重滞后,有效工作气量仅占天然气表观消费量3%左右,难以满足季节调峰需求。LNG接收站储罐均是正常运营储罐,可供调峰使用的容量很小。
  干线管道管存气只有在应急状况下可动用,不具备调峰能力。而目前华北地区天然气季节峰谷比已达到 3.5,加大清洁取暖“煤改气”力度将进一步增加冬季用气峰值天然气保供难度大。该规划提出,到2021年,六省市需具备的城市应急储气量分别为:北京1.7 亿立方米、天津1.2 亿立方米、河北2.1亿立方米、山东2.3亿立方米、河南1.6亿立方米、山西1.4亿立方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