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格局来看,因为消费需求增长与去产能等供应侧结构性改革等因素影响,中国钢材市场处于一个运行新周期。2018年四季度以来,决策部门各项稳增长措施的推动,将推动中国钢材市场将继续升温。 

钢铁

  一、此次中央稳增长决心很大 
 
  近期经济下行压力较大。PMI跌入荣枯线下方,全球主要国家经济增速被纷纷下调,全球一些大公司相继出事,韩国12月份出口同比下降1.2%(它是中国出口的先行指标)。 
 
  面对经济下行压力,尤其是外部需求形势严峻,决策部门选择适度定向刺激:以扩大短板领域基建投资和消费升级为主要手段,保证经济增长速度处于合理区间。因为经济增速是结构调整、高质量的基础。如果经济失速,陷入衰退、萧条,一切都无从谈起。可以说,外部需求形势越是严峻,决策部门逆周期调节的力度也会越大。 

  二、强化逆周期调节主要体现几个方面  

  同以往一样,此轮逆周期调节,也是一套组合拳,只是力度更大。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扩大基建投资,成为稳增长排头兵。近一段时期以来,国家发改委密集批复了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其中仅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项目,其投资总规模就接近1万亿元,显示了基建投资全面加码信号。受其影响,预计2019年全国基建投资将增长10%左右,比2018年增速有显著回升,成为拉动国内需求的关键力量。此外,房地产投资也会保持高位,房地产销售与住房价格都会好于预期。

  二是全面大幅“降准”。促进基建投资增长,要有资金支持。新年伊始,人民银行全面大幅“降准”,其力度之大超出预期,显示中央稳增长决心。预计年内还会继续降准,甚至不排除降息可能。

  三是提前分配地方政府债务限额。宏观政策的调整,在于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确保重要基建项目资金来源。为此,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预计其规模将超万亿元,由此成为固定资产投资的另外一项资金来源。四是增加预算内资金。国家发展改革委表示,为增加有效投资,今年将进一步增加中央预算内投资规模,进一步加快中央预算内投资下达进度,并提前下达一批投资。预计今年赤字规模将会突破GDP的3%,由此可以额外增加数千亿元资金。  

  三、强化逆周期调节增加国内钢材需求  

  此轮逆周期调节,许多行业都会受益,但比较起来,钢铁行业受益较大。

  上述强化逆周期调节,首先会刺激基础设施投资,增加钢材需求。必须指出的是,今年投资结构中,单位耗钢量极大的铁路等交通设施投资占据重要位置。在中央预算内投资下达进度,并提前下达的一批投资中,铁路投资是增加最多的。预计2019年中国铁路建设投资将会达到历史新高,达到8500亿元。尤其是今年铁路建设中将开工几条耗钢量极大的铁路,比如川藏铁路、成昆高铁、渝昆高铁等。这些崇山峻岭地区所修建交通设施的单位耗钢量,可能是平原地区修建交通设施(比如京沪高铁)的数倍。此外,今年的投资项目有很多是地铁项目,钢材消耗强度也会很高。 

  其次会刺激房地产投资,增加钢材需求。预计今年全国城市房地产调控将会出现了一些松动和微调。当然,2019年“房住不炒”的政策主基调不会有实质性扭转,意即在支持居民刚性与改善性需求的同时,继续限制和打压投资、投机性需求。同时,货币政策中性偏向宽松,不可避免地会产生溢出效应,致使房地产行业从中受益。由此兰格钢铁陈克新认为,2019年全国房地产投资状况会好于上年。  再次,基础设施投资与房地产投资会刺激消费,增加制造业订单,亦会增加钢材需求。建筑施工企业是制造业的需求大户。随着建筑施工量的增加,其对制造业领域中的施工机械、建筑材料、物流设备、建筑施工人员消费品等的商品的订单也会增加,并引发制造业内部许多行业需求的撞击式相互增加,从而直接与间接增加钢材需求。 
 
  最后,消费升级刺激钢材需求增加。所谓消费升级,兰格钢铁陈克新理解为住更大、更高级房子;用更多、更高级电器;驾驶更多、更高质量汽车;以及大幅增加旅游消费等。所有这些,其背后都离不开巨量的机械制造设备、建筑施工与交通运输设备,也就预示着更多数量的钢材间接消费。所以说,认为中国经济增长主引擎转向消费后,就会使得中国钢材消费总量显著下降,这是不全面的。2019年要适应居民消费升级的大趋势,将出台稳住汽车、家电等热点产品消费的措施,这些最终都会促进钢材需求,特别是下半年需求。  上述这些,都会成为2019年乃至今后数年内中国钢材市场利好因素。由此可见,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尤其是外部需求形势严峻,引发中国高强度逆周期调节。而决策部门逆周期调节,又将以大力增加短板领域基建投资为龙头,从而显著提高2019年基建投资水平,一定会使得中国钢材需求好于预期。这是2019年中国钢材市场的运行主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