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持续至今的价格战后,国内空调行业最近因新能效标准公布正式实施时间而再次噪起。

  2020年1月6日,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网站上一则最新公告中披露了关于空调新能效标准GB 21455-2019《房间空气调节器能效 限定值及能效等级》,将代替两项旧空调能效标准GB 12021.3-2010和GB 21455-2013于2020年7月1日正式实施的相关消息。

  一时间,各路媒体对新能效标准即将带来的相关影响进行了各种解读。

  库存、老品规模过亿,新年国家连发两项标准,空调需要悲观吗?

  旧库存销售大限为2021年7月1日

  有媒体认为,“2020年7月1日正式实施,意味着,目前整个家用空调市场中的绝大部分生产于一年前的库存产品,都将在2020年7月1日失去销售资格”。

  而在各种各样的媒体报道中,始终都解读了同一个意思,那就是:伴随新国标2020年7月1日正式落地,留给所有空调企业的时间从现在算起,就剩半年。

  事实上,各个媒体解读中给行业和企业所造成的这种“紧迫感”,是一种误读。

  据记者从知晓新标准原文的知情人士处获悉,空调新能效标准中第7条关于标准的实施规定如下:“本标准自发布之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在本标准自实施之日前出厂或进口的产品,销售可延迟到2021年7月1日前。”

  这意味着空调企业至少还可以生产旧标准能效产品长达半年的时间,届时库存品仍有一年的销售消化时间,这与此前媒体解读的旧能效库存产品都将在2020年7月1日失去销售资格,有着很悬殊的时间差异。而2020年7月1日的正式实施日,也是旧标准产品的生产截止日。

  据了解,空调新能效标准的具体能效限值要求于2019年5月份的标准审查会上获得通过,所有空调企业的技术准备周期都比较长,当下都是在产品全系列上市前的最后准备阶段。

  空调新能效标准实施出台的目的,客观来说并不是把一部分空调企业打死,而是让企业都能跟进新能效技术的布局,从而推动空调行业整体能效水平的升级。

  根据产业在线提供的2019年前三季度家用空调内销市场分定变频能效占比数据,在3级能效中,变频占比达到48.8%,定频占比高达92.3%,这不仅反映出了企业的产品能效结构,也从侧面反映出消费者在价格和能效的权衡下,选择购买低能效产品的居多。

  由此也可以推断出,在业界盛传的3600万台空调库存中,势必需要消化的变频3级能效产品和定频产品的结构占比较大,这就需要相对足够的时间进行消化和过渡。由此看来,新能效标准中规定“在本标准自实施之日前出厂或进口的产品,销售可延迟到2021年7月1日前”,是考虑了企业的过渡期的。

  无品牌会掉队

  亦有媒体报道称“新能效标准落地,空调行业要变天”,实际上“变天”这种论断是有些危言耸听的。真正影响市场和竞争走势的在于头部企业这半年的策略。

  一位上游空调压缩机企业的高层向记者分析称,“如果龙头企业持续低价降库存到2021年,这半年二线企业从跟随角度出发,空调行业则依然会以现能效产品的产销为主”。

  “我目前还看不到有分化的可能,市场上新能效的表现大概率是雷声大。如果头部企业大量投放市场新能效产品,二线企业可能会出现策略分化。但有一个前提,就是绝对价格和相对价差的市场规律在起决定作用。而真正不确定性之处,就在于头部企业之间的策略分化,以及消费市场的偏好是否发生重大改变”,该高层进一步分析道。

  据记者了解,几家头部空调企业目前的状况不一而足,由于践行T+3的柔性产销,美的掌握着主动权,另外旗下还运营着华凌品牌,前期美的也通过华凌消化库存,美的空调自身选择性较大。海尔已经坚决跟随新能效标准的实施,并做出产品布局。格力鉴于仍在库存消化期而面临选择。传闻奥克斯高层刚刚走马换将,企业经营层的决策艰难,一直在变化调整之中。

  从这次空调新能效标准实施和2013年6月1日实施的能效升级标准互相对比来看,两者的过渡情况也有很大差别:2013年的能效升级,标准发布和实施日之间只差三个月,过渡期很短,所以各企业不存在其它选择,市场上是统一切换。而此次过渡期偏长,通常情况下企业在标准发布前三个月完成产品和生产准备即可顺利过渡,但目前已经有空调企业在一季度前完成产品准备,就是为了有多种市场应对的选择。

  外界有很多声音认为一些不具备技术实力的企业可能无法生产新能效标准下的变频空调。对此,上述压缩机企业高层认为,新旧标准最大差异是新标准将定速和变频勉强放到一个能效框架下了,虽然单独为定速产品制定了两个能效等级,但经济规律基本上将定速判了死刑。变频产品的能效等级方面,新旧之间有两个等级完全相同,即旧标准中的一、二级是新标准中的二、三级。如果想符合新能效标准,尤其是一级,技术上不存在难以逾越的障碍,关键是成本。

  对于技术上为何不存在障碍,该高层进一步向记者分析,“空调的技术实现是系统级,涉及技术因素很多,其方案较多依赖各相关方,尤其是零部件的贡献,如压缩机、空调电机、四通阀、电控驱动、风扇等等,历次能效升级的差异在于考虑并选择的要素多少和程度深浅,也依赖于各企业的产品细微差异化路线导致的技术侧重点。所以原则上只要想做,成本上可以对应,从技术上没有品牌会掉队”。

  “但新能效标准下的产品能效等级占比能否保持现有结构是存疑的,并且挂机与柜机各个规格细分表现又不尽相同”,上述高层最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