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国有背景的企业在海外能源、矿产资源并购过程中不断遭遇资产价格哄抬、交易审批政治化等问题,在海外市场的收购频繁被狙击,无法快速实现国家海外能源的战略布局。

  另一方面,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年,一大批上规模民营企业已经逐步成长起来,如何培养这些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已经成为关系到在国际舞台上中国国家竞争力的重要课题。推动这部分民营企业“走出去”、进入国际舞台已经成为当务之急。同时,国内民营企业在“走出去”实施海外能源、矿产资源并购过程中,较容易取得企业出售方和海外当地政府审批部门的信赖,其灵活、高效的决策机制也更容易抓住市场机遇。但面临的主要问题却是金融信贷受到国内贷款与特定外汇额度的限制,融资困难、融资渠道紧张,大部分情况下导致最终无法实施海外并购,丧失良好的投资机会。

  鉴于上述两种情况,建议国家实施海外能源、矿产资源投资方式的多元化,逐步将上规模民营企业通过多种方式引入到国家海外能源战略布局中,使得上规模民营企业成为中国海外能源、矿产资源收购的重要力量。 

  具体操作方式建议如下:

  联合出海。政府引导国有背景的金融企业如中投等,与上规模民营企业组成联合体同船出海。将民营企业高效的机制与国有金融企业强大的政策、资金背景相结合,通过各种合作方式规避海外并购过程中的政治审批风险,资源互补、形成合力、实现双赢。

  启动国家外汇贮备投资方式多元化。从国家战略的高度,为参与国际化能源、矿产资源竞争的上规模民营企业开辟资信“绿色通道”。同时启动国家外汇储备投资方式的多元化,进而推动国家外汇储备结构的多元化,变部分无形的金融资产为有形的能源、矿产实业资产。优先考虑减持部分美元金融资产,以委托理财或外汇信贷的方式,提供给参与海外并购的上规模民营企业,作为信贷资金支持,使其在走向世界的道路上有了强大的国家后盾。

  放宽海外并购准入政策,加大上规模民营企业海外并购比重。鼓励上规模民营企业进军海外能源、矿产资源市场,打造一批具有国际化水平的中国民营能源、矿产企业。要发挥民营企业没有官方背景,容易被国际舞台接受、机制灵活的优势,加快积累国际管理经验,提升国际竞争力和整合能力,为国家在国际能源及矿产资源市场上争取更多的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