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济南供热用户心中有哪些不快和希冀?供热模式有哪些不足和改善?供热管理面临哪些挑战和抉择?这个冬天,记者继续“问暖”,敬请关注。

  山东济南济安新区登记居民一千多户,2012年基本全部签了热计量供热协议。而今年,该小区续签的仅余20户左右。自2010年推行热计量试点5年来,济南热计量收费仅占全部供暖面积的6%。热计量改革,本是节能之举,但为何步履蹒跚?这背后,热企与市民的利益角力如何平衡,行政强制推行的背后如何寻求市场化道路,仍都是待解之题。

  热企用户两头不讨好

  10月30日上午,记者来到济安新区,居民齐女士说,自2012年试行一年后,自己便又按照面积缴费了,“我们家的房子70平米,小户型用热计量不合适,第一年用算下来比按照面积算还多花一百多块钱呢”。

  记者在顺祥新区、百花小区等小区了解到,已具备分户计量条件的用户中,真正选择按热量计费的并不多。一些坚持使用分户计量的,大多是白天上班家里无人值守或是出差频繁。“虽然是热计量试点小区,但是我家计量表一直没走过字”、“家里已经安装了计量表,但是现在仍然按照面积收费”……采访中,记者不时听到这样的说法。来自济南市供热办的数据显示,今年该市新增热计量供热面积301万平方米,不到新增供热面积的四成。

  用户热情不高,热企对热计量改革也不怎么感冒。济南共13家供热企业,但仅有济南热力和济南热电两家大型企业开展了热计量改革。济南热力一位经理告诉记者,“推行热计量供暖费时费力费钱,小企业根本没有能力做,大热企来也是消耗了成本挣不到钱,参与热情也不高。”

  强制推广下的市场化之困

  为推动分户计量试点,2011年,济南市市政公用事业局与财政局联合制定了《济南市供热企业规范化运行管理考核办法(试行)》及《济南市供热企业以奖代补资金使用管理办法》,相关部门组成联合小组对供热企业制定年度目标、按时完成供热计量工作任务、实施供热计量收费等工作实行量化考核。

  一方面是自上而下的强制推广,另一方面却是用户的热情不高,直接导致了大量新安装热计量表的闲置浪费。目前,每个热计量表的费用为2450元,即使有的开发商缴纳了这部分费用,也几乎会全部摊派到用户身上。如何找到热企、用户和政府都满意的方案,就要在强力推进和市场化之间找到平衡点。

  “不只是济南,热计量改革从全国来讲推行都比较慢。”济南市供热办副主任纪涛告诉记者,推行热计量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和现实的差距太大。虽然用户可以在自己家里调节暖气,但现阶段对热企来说,厂里的煤并没有少烧,供的暖气没有减少,即使居民少用了,剩余暖气还是在管道里流失了,并没有达到节能的目的。

  多方纠结成本分担

  “目前与其在终端搞热计量,还不如在热企方面加大节能补贴,促使热企技能改造,技术升级。”纪涛说,对于用户来说,每家每户安装计量表,平白给水泵加了负担,事实上加大了能耗。

  济南热力公司数控部副经理丁鑫认为,如果大面积装表的话,热计量是个好事,有利于节能环保。从发展的角度看,热计量改革是大势所趋。

  近日,济南市物价局公布今冬热计量供暖价格,改“多退少不补”为“多退少补”。丁鑫说,看似涉及费用不多,但也会成为影响热计量改革的一个不小因素,“以前的时候多退少不补,反正自己怎么用都是赚,用超了就按照面积收费,不超就退钱,现在如果用多了还得再交钱”。

  一位热企工作人员表示,热计量供暖价格调整纠结的背后是配套落后和“大家都想省钱”的烦恼,“要热企节能最好先让用户节能,用户用暖更合理,热企才能少烧煤或者开辟更多热源。但现在配套还很落后,节能改造这块成本谁来出这个问题不解决,就难保各方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