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爆发和快速蔓延,尤其是在美国、日本、韩国、英国、意大利、伊朗等国较为严重。这次疫情由于传播速度快不仅严重危害了世界公共卫生安全和民众生命健康,同时对于全球的经济、金融、贸易也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在疫情期间,多个国家出现了资本市场动荡,如美股10天内4次熔断,7天大跌,国际原油和黄金价格走低,这一系列现象都表明了市场态度。

  在经济全球化和产业链全球化的背景下,面对这一全人类的共同危机,没有一个国家能独善其身,这一方面在近期的中国对外贸易上已经有所体现。

  疫情全球大流成为中国外贸主要影响因素

  2020年3月7日,海关总署公布了我国前两个月的进出口数据。图1所示, 2020年1-2月,以美元计价的货物进出口总值为5919.9亿美元,同比下降11.0%。其中,出口2924.5亿美元,同比下降17.2%;进口2995.4亿美元,同比下降4.0%。

  从主要的贸易方式来看,2020年1-2月,一般贸易出口1701.9亿美元,同比下降17.9%,进口18885.5亿美元,同比下降2.8%;来料加工装配贸易出口97.5亿美元,同比下降17.6%,进口131.5亿美元,同比下降2.2%;进料加工贸易出口728.1亿美元,同比下降22.7%;进口414.4亿美元,同比下降12.1%。

  疫情对于1-2月出口下降起到了主导作用。而疫情是通过什么影响进出口,它的影响程度会有多大,这值得我们思考。

图1:2019-2020年主要月份进出口商品总值
  1

  我们首先通过梳理疫情的发展阶段,将疫情对于中国外贸的影响分成两个阶段。

  阶段一:中国境内的新冠肺炎蔓延对于外贸的影响

  1月中下旬开始,新冠肺炎在中国开始蔓延。临近春节的大规模人员流动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病毒的跨区域传播并增加了管控难度。随着疫情的爆发,居民尽可能减少外出活动,减少聚集性感染,中国进入全面战“疫”时间。

  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基于中国感染者数量增加和多个国家出现了疫情的判断,将本次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众卫生事件(PHEIC)”。对于疫情的判断可能会引起其他国家出于防控疫情的角度加强相关入境管制和贸易限制,因此虽然世卫组织强调不建议实施旅行和贸易限制,但不少国家都陆续采取了加强入境检疫、限制来华航班甚至关闭口岸的措施应对。这些措施对于贸易起到了破坏作用。

  同时除医疗用品行业外,其他大多数行业和地区的春节假期延长到了2月10日后才开始逐步复工复产。必要时期的复工延迟和城市交通管制,为中国防疫争取了时间并使得疫情防控取得了持续向好的成效。

图2:2019-2020年月度PMI指数
  2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网-数据中心

  通过海关总署公布的1-2月进出口数据,我们可以发现进口相对于出口,下降程度有限,这表明进口和国际运输受疫情的影响较小。

  从出口产品类型来看,前两个月机电产品和纺织服装等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下降,这可能和复工延迟有关。从图2 PMI指数来看,2月制造业和非制造业商务活动PMI双双创下历史新低。因此1-2月疫情对于出口的冲击,主要是由复工延迟导致的产能下降和供给不足引起的。

  现在国内疫情基本得到控制,国内各地陆续复工复产。那么国内的疫情导致的国内供应问题对于出口的影响就有限,现在影响我国贸易的主要因素是全球范围内大流行疫情。

  阶段二:全球范围内的新冠肺炎蔓延对于外贸的影响

  自2月下旬起,疫情先后在日本、韩国、伊朗、意大利、西班牙、德国、美国等国出现扩散的态势,并在3月份全球爆发。3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将这场疫情定性为全球“大流行”(Pandemic),“大流行”是世卫组织在流感定级中最高的一级。对于“大流行”的界定尚没有明确的标准,但受到学界认可的是其“人传人、致死率高、世界范围内流行”的性质。

  截至3月29日全球累计确诊病例已经超过60万例(图3),美国、意大利、西班牙三国的确诊病例之和,接近全球确诊总数的一半。

  疫情的爆发使得很多国家和城市商店关门、经济停摆、航班停运;同时经济衰退的风险使得国际资本市场持续震荡,全球股市、债市、能源和大宗商品市场大幅波动。

图3:海外累计确诊病例趋势
  3

  全球价值链因疫情扩散被切断进而影响中国外贸

  国际疫情的扩散对于外贸的影响,可能会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首先是疫情导致的经济停摆会影响国外需求。随着中国传统贸易伙伴欧盟、美国、日本先后进入疫情防控的紧急阶段,外贸可能会面临国际市场需求不振的冲击。例如,3月欧洲70余座汽车整车制造工厂因为疫情影响宣布暂时关停。作为高度全球化的汽车产业,停产随之而来的大量订单被取消,通过供应链层层传导,严重冲击了国内的汽车零部件生产商。

  3月26日美国失业人数大增328.3万人,远超预期164万人。因疫情爆发对美国经济产生负面影响,可能有1500万美国人要面临失业,这已经占到美国劳动力的10%左右。这将大大降低世界总需求。

  其次是国外原材料、中间品供给会受到冲击。作为全球产业链中的重要一环,中国复工复产的推进,也会受到上游原材料和中间品供应商的影响。因为中国进口的90%左右是中间品和资本品,如果原材料进口受到冲击,最终也会影响产品出口。目前来看,机电、交通运输设备、能源化工等我国出口集中行业进口受影响较大。

  至于贸易具体受到多大的影响,我们可以从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DI)来做判断,因为BDI指数的波动和我国的贸易增长总是正相关(图4所示)。

  近年来,中国贸易在2015-2016年有过短暂下滑出现负增长,而当时BDI也达到最近10年的最低点383点。后面两年2017年和2018年贸易一直处于上升情况,贸易增长速度平均达到9%,进口增长更快,达到12%。2019年由于贸易摩擦影响,中国的进出口总额增长只有3.4%,而BDI也达到了2017-2019的最低点600点左右。

  现在由于全球疫情,BDI还在继续下滑,在400-600的低位徘徊,对我们的贸易挑战不小。

图4:2019-2020年主要月份进出口数据与BDI指数对比
  4

  数据来源:中国海关总署、东方财富网-数据中心

  第三是一些国内外展会被推迟或取消。这对于一些主要是靠通过参展接单的行业影响较大。展会的取消会使得订单断崖式下滑。同时,对于中小企业而言,参加展会花钱最少效果最好。疫情导致参展成为不可能,也会增加企业的额外营销成本。

  最后,国际自由贸易体系遭遇更大挑战。部分国家间的商品进出口限制以及禁航禁运,使得国际货运网络通达性被削弱的同时也增加了贸易成本。这些举措会直接破坏国际自由贸易体系,并可能会进一步加剧贸易保护主义,贸易冲突会增加,自由度和开放度会出现下降。这是对我国贸易产生影响的最为不确定的因素,应该引起高度重视。

  如美国3月6日发布《中国履行WTO承诺情况报告》,认为中国遵守WTO规则的情况很差,中美贸易摩擦还在继续。疫情与中美贸易摩擦叠加下(正如表1所示,仍有很大一部分商品在遭受关税困扰)的中国外贸发展面临着不小的困难。

表1:当前美国对中国征收关税情况
  5

  因此从目前情况来看,全球疫情对我国贸易的影响主要是通过全球价值链切断而产生的,进而通过贸易和旅游等方式影响世界经济。随着疫情的全球扩散,各国采取的行动直接或间接对经济活动造成了危害。

  因此,在国际分工不断深化,全球供应链体系不断扩展、深度交织的大背景下,没有人能独善其身。各国只有对疫情防治达成共识,通力合作,畅通贸易才能维持经济稳定。

  从中国防疫经验来看,疫情对进出口的影响是暂时和阶段性的,因为疫情终将过去,外贸发展长期向好的趋势没有改变,关键是不确定的贸易保护是杀手锏。

  另外,关于农产品贸易方面,近日受疫情的影响,越南、哈萨克斯坦、塞尔维亚、俄罗斯、印度等国家开始限制粮食出口,目的是保障其国内粮食供应充足。现阶段来看,国外粮食出口禁令对于我国粮食的供应和价格影响有限。但应当注意的是,疫情的全球扩散可能会带来更多国家跟进实施出口禁令,进而引起粮食供应短缺和价格上升。中国已经成为粮食进口第一大国,中国三大主粮的净进口 (进口数大于出口数) 已常态化。在过去几年中,玉米、小麦和大米的进口量都在翻倍增长。

  破除省际贸易壁垒,保障国内价值链

  “抗击疫情,国内刚打完上半场,国外继续下半场,外贸人看完全场”。这反应了当前外贸行业的现状:国内疫情刚得到控制,工厂开始逐渐复工时,国外疫情又硝烟四起。因此,如何帮助外贸企业复工复产从而稳定外贸并促进经济发展?

  稳外贸首先是稳个人,要解决务工人员流动的问题。目前,中国存在着东部地区复工面临用工荒,而中西部地区大量务工人员滞留家乡不能返回工厂的情况。因此推动地区之间健康证明互认,真正做到低风险地区之间的人员和货物流动不再设障碍,才能够增进复工的进程。

  其次是帮助中小外贸企业解决订单被取消的风险及现金流紧张等问题。由于疫情的原因,很多外贸企业面临海外订单被暂停或取消的局面。而订单取消致使企业收入减少的同时,人工、社保、租金等刚性成本仍需兑付。这可能会使企业面临现金流吃紧的问题。企业在疫情下能否履约,关系到跨国客户的维持和未来的发展。正如一名外贸企业员工所说:“维持一个稳定客户可能需要五年甚至十年,而丢掉客户可能只需要一分钟”。因此地方政府应当加强政府协调,帮助企业畅通物流和交通,向中小微外贸企业提供进出口信保补贴和融资支持。

  第三是增加海关通关效率和审批效率。做到即到即查,无问题即放的通关“零延迟”。

  第四是加强国际间合作,积极推进国际组织协调下的多边贸易深度磋商和合作,强化区域疫情协调与合作。

  对于疫情影响较轻的东盟国家,进一步推进中国-东盟自贸区贸易投资便利化、自由化,降低关税和贸易壁垒,拓展贸易增长点。对于“一带一路”沿线疫情严重的国家给予疫情风险防范支援和经验分享,一方面有助于继续推动“一带一路”的建设,另一方面也有助于稳定中国同沿线国家的经贸关系。

  要特别关注与非洲的经贸关系。非洲现在疫情较轻,而且2019年7月7日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已成立。非洲大陆自贸区成为世界贸易组织成立以来全球最大的自贸区,并将促成一个覆盖12亿人口、GDP合计达到2.5万亿美元的非洲单一大市场。而这必将为中国提供更多机遇。

  第五,要重视国内贸易的重要性。在21世纪的贸易理论中,有个著名的EK模型,得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结论,就是一国进行贸易的福利取决于国内贸易额的大小。如美国75%的GDP是来自于国内,那么如果美国不和任何国家进行贸易,它的福利损失只有其GDP的7%。而中国国内贸易的比重只有50%左右,测算下来如果不进行对外贸易的话,我们的福利损失将会达到20%左右。因此,对于中国来讲,国内贸易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了。

  特别是在当前疫情导致全球价值链条被迫切断的情况下,国内价值链就必须得到保障。然而我们国内的贸易成本还是很多,省际之间还有很多壁垒,地方保护色彩还很严重,商品和要素还不能够自由流动。我们要做的是继续改革国内各种贸易壁垒,关起门来化冰山。如果国内形成了真正统一的大市场,其带来的福利效应将很有可能比国际贸易带来的还要大。

  最后值得注意的是,只要国外疫情仍在蔓延,境外疫情输入的风险就不能根本断绝。这也再次印证,疫情防控不是一个国家一个城市的事,而是全人类的事。稳外贸的重中之重是要继续呼吁和推动各国形成疫情共同治理的意识,开展国际联防联控。只有这样才能尽快恢复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运转和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