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特拉华州衡平法院批准了杜邦的请求,正式驳回科慕对杜邦公司的诉讼。该诉讼涉及2015年科慕从杜邦剥离时,杜邦严重低估了科慕需要承担的环境责任成本。

  经法院裁定,法院没有审理此案的管辖权,因为两家公司的分离协议“明确规定”,所有因分拆产生的纠纷都要接受有约束力的仲裁。

  对此裁定结果,杜邦公司表示公司对这一裁决感到满意,并将采取措施,落实《分离协议》赋予公司的权利。而科慕公司则表示公司计划向该州最高法院提起上诉。这两家公司都位于特拉华州的威尔明顿。

  2015年7月,科慕从杜邦拆分出来,成为一家独立的上市公司。单在拆分之前,杜邦知道费耶特维尔的工厂已经向开普菲尔河排放了30多年的PFAS。但在企业私下讨论时,杜邦保证科慕公司只需支付不超过200万美元,就可以清理费耶特维尔工厂的环境污染。但事实上,目前这一数字远远超过了200万美元,不包括可能来自集体诉讼的罚款,预估高达2亿美元。此外,科慕还需要数亿美元来修复新泽西州的几个地点。

  2019年,科慕提起诉讼。在诉讼中,科慕指控杜邦故意剥离其化学产品业务,将数亿美元的环境责任转移给新公司。当时,这家前化工巨头正面临涉及3500起人身伤害索赔的多地区诉讼。这些人身伤害索赔与PFOA有关,PFOA是用于生产特氟龙产品的添加剂之一。

  科慕的律师曾要求法庭宣布,该公司的债务超出杜邦认证的最高限额,或其历史债务超出最高限额,该公司不对此负责。此外,该公司还要求对其支付给杜邦的39亿美元股息进行补偿。

  虽然科慕的一些立场得到了杜邦公司前首席执行官Ellen Kullman的支持,但她表示,公司从未打算承担巨额债务,杜邦目前的管理层坚持认为,该协议规定分拆只对超过一定金额的债务负责。

  科慕则认为,协议中列出的1.28亿美元的总负债数字是不准确的,尤其是杜邦后来解决了一起重大案件,赔偿了6.71亿美元,其中科慕支付了一半。

  该公司还面临着其他价值数十万美元的遗留诉讼,以及要求替换PFOA氟表面活性剂的GenX公司并赔偿个人伤害的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