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上半场下半场都赶上了,4月底之后订单全取消”还未完全从国内疫情的冲击中缓过来,赵鹏(化名)的公司又被海外疫情迎头一击。

      中国外贸企业的至暗时刻!

      赵鹏是义乌一家大型服饰制造商,在国内疫情期间,他公司旗下的多家工厂停工,数百家家线下直营店营业额几乎为零。与此同时,公司每个月还不得不支付超千万元的成本。“每个月要支付2000多名员工的基本工资,还要还银行利息,还有一些其他的基本支出。”赵鹏说。

      2月中旬开始,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形势的好转,赵鹏的公司开始了期盼已久的复工,虽然这一过程是缓慢的——先是义乌市政府专门成立了近40个复工工作组,前往全国各地帮助公司员工返厂,同时积极帮助公司对接金融机构,降低在疫情期间的信贷利率和利息。接着公司又克服了产业链条不畅的问题,生产线终于逐渐恢复。与此同时,公司的线下直营店陆续开业,销售公司生产的高档内衣等产品。

       国内疫情防控仍未完全解除,国内线下门店的销售情况并未明显好转。“3月本来是公司一年国内销售最好的月份,尤其是妇女节当天,往年公司全国一天的销售额在1200万元上下。但今年妇女节当天销售额只有215万元,其中100多万元的销售还是店面导购通过微信等方式向老客户推荐所得。也就是说,直营店实际销售额只有100多万元,是往年销售额的十分之一。”赵鹏说。

      赵鹏以为,随着国内疫情防控的好转,艰难的日子即将熬过去了。“我们原来的判断是,公司3个月的亏损期即将熬过去了,再过两个月国内市场就可以恢复了,企业生产销售的拐点即将来到。”

但海外疫情的大规模暴发打破了赵鹏的预期。

      “我们供货的欧美线下运动服饰店、大型商超基本上全部暂停营业了。”还未从国内疫情影响完全恢复过来,赵鹏开始收到海外客户取消订单的信息。“除了工厂目前正在生产的4月份的订单,只要是已经定下的、没有生产的订单,或者客户准备下的订单,统统取消了。这些被取消的订单基本上都是秋冬季的订单,占据了公司出口70%的订单。可以说,公司在4月后基本就没有订单了。”而在3月24日接受新京报采访前,赵鹏还刚接到客户从美国打来的电话,对方要求正在生产的订单也要停下来。

     “我们公司国内外业务各占一半,疫情的上半场、下半场,我们都赶上了。现在看,预计一季度公司亏损超5000万。”赵鹏说。

       外贸订单被取消是近期纺织行业共同的困境。赵鹏的公司还为数百家制衣厂供应原材料,他最近也开始陆续收到下游工厂要求停止供货的电话,“因为这些制衣厂近期都陆续收到欧美市场退单的通知。”

       赵鹏估计,欧美疫情要经过4到5个月才能得到有效控制。“在以外贸为主的制衣厂中,有80%的企业最多撑到4月底。估计4月开始会有不少企业开始停产或者裁员。”

  外贸企业自救:囤货、转向生产和销售防疫物资

  义乌跨境电商孙勇决定再挺一挺。“两三个月还能挺得过去,暂时还不打算裁员”。

  孙勇自己的工厂为公司的跨境零售提供货源。“虽然订单在减少,但没有刻意调低工厂的产能,我们准备暂时先屯半年的货。”不过,孙勇同时表示,当前决定是基于海外疫情在三个月内得到有效控制的判断。虽然目前公司资金充裕,如果海外疫情大规模流行时间在半年以上,“一切就不好说了。”

  赵鹏公司的部分生产线也在紧锣密鼓生产中——美国知名连锁仓储超市Costco仍在营业,这是赵鹏公司在欧美地区唯一一个没有取消订单的客户。“等到Costco的订单生产完以后,我们的生产线会继续开工做库存——如果不做库存的话,每天公司1000多万元的支出等于白白亏掉了。如果做库存的话,这些基本支出还可以摊到库存里,等待市场复苏。”赵鹏说。

  不过,赵鹏将更多的希望寄托在口罩的海外订单上。

  作为一家大型服饰制造企业,赵鹏的公司有一支具有较强实力的研发团队,正好可以开发无缝技术的医用口罩。“我们最近研发的一些N95口罩刚获美国FDA等认证,投产的话,工厂一天可以生产60万只左右。”

  当前赵鹏在国内外的公司正在全力为海外的口罩订单做准备。欧美的分公司正在和当地政府争取口罩订单,“其中,美国的一家公司正在竞标当地市政府防疫物资的采购清单。一旦中标,都是1000万只级别的订单。”而国内的生产线一边在等待海外的订单,一边正在加紧对原有服装生产线的员工进行培训,新的口罩生产线开工在即。

  近期,赵鹏刚和董事会开会讨论裁员事宜。“如果一直没有稳定的订单,谁也吃不消每月1000多万的亏损。要是海外口罩订单量上不来,我们准备裁掉30%的流水线工人。如果海外的口罩订单上来了,公司就不裁员了。”

  像赵鹏这样转做防疫物资的外贸企业不在少数。

  “我到朋友圈一看,十几家同行都开始生产口罩业务了——有原来生产小工具的企业、生产大功率电源的、还有生产各种电子产品的企业。”上述东莞一生产LED产品企业主林先生也开始经营口罩外贸业务,将采购的医用口罩通过西班牙分公司供应当地的医院。“销售口罩必须质检,现在部分公司的员工经过培训转为口罩的品检,或者外派出去采购、跟单。”

  防疫物资能否成为中国外贸企业的稻草?

  据媒体3月中旬报道,亚马逊已宣布在其网站上屏蔽了口罩、洗手液和其他与新冠病毒相关产品的新品上架。eBay公司宣布全面禁止销售口罩和洗手液,以防止价格欺诈。此外,沃尔玛和其他电子商务公司也在努力遏制第三方卖家对相关的防疫商品哄抬价格。

  “一夜之间几乎下架了所有在售的防疫物资,在国外的电商平台审核销售资质后,商品才能重新上架,并且价格会被严格管控。”贾先生说。
  而在赵鹏看来,转做防疫物资是外贸企业自救的方式之一,但并不是每个企业有足够的自救能力。“我们有能力研发符合欧美市场要求的医用口罩,还有一支遍布欧美的销售网络。有多少企业有这样的能力?我相信没有几家企业有这样的能力。”赵鹏说。

  救助企业的精准度

  据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今年1-2月中国出口2.04万亿元人民币,下降15.9%;贸易逆差425.9亿元,而去年同期为顺差2934.8亿元。

  海外疫情带来的冲击倒灌,企业承压明显,出口形势不容乐观。自国内疫情发生以来,有关部门已出台了多项政策。

  “有关部门出台的很多政策都是有必要的,但是部分政策也要随着形势的变化进行及时的调整。”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姚枝仲认为,当下外贸企业面临的问题是外部需求急剧减少,而且这一趋势在短期内不会逆转。在这一形势下,此前出台的部分政策就失去了抓手。“比如现在企业的出口没有了,没有足够的营业额,减税降费等传统的政策就难以有效发挥作用。”

  上述义乌企业主赵鹏持有类似的看法。“减税降费这样的政策对不少企业有帮助,但已不适应营业额已经在大幅下降的外贸企业。政策不能‘撒胡椒面’,一定要精准,要为不同类型的企业量身定做。”赵鹏建议,政策要重点关注中型企业的生存状况。“疫情对大中型企业的影响远远大过对小微企业的影响。国家针对小微企业出台了很多的政策,很多小微企业能够享受到的政策,反而最需要减成本的大中型企业得不到支持。”

  “现在中型外贸企业最难,却不得不开工。为什么?不开工,企业可能很快倒下去了。开工的话,企业还可以把支出成本摊到囤积的产品中。问题是,欧美的疫情可能要持续四五个月,这些企业如何撑下去?”赵鹏呼吁,一定要想办法保住中型企业。“相对于小企业,中型企业有核心专利技术、有核心竞争力。国家用了十几二十几年市场经济的洗礼,好不容易培养出来了一批企业和企业家。对企业来说,很多管理团队经过多年的磨合才形成了当前的战斗力。如果这些企业在疫情中倒下去了,很难在短时间内再复制出这样一批企业和企业家。”

  那么,如何提高帮助企业的精准度?

  赛意企业研究所研究部主任唐大杰在疫情期间一直跟踪研究中国企业。在他看来,外贸企业的一个特点是信用记录相对完整,银行、海关对于外贸企业的业务、资金往来有规范的记录。“在政府实施帮助政策时,可以利用这些数据甄别企业情况,实施有针对性的措施,比如增加授信额度,按比例增加贷款,直接给稳岗补助等。”

  姚枝仲呼吁,随着外贸形势的严峻,会有企业破产,或者裁员自救,失业问题会带来一系列问题。因此,下一步政策的重点应是帮助企业稳定就业、减少破产,政府直接可以向在疫情期间留住就业人员的企业给与一定的补助,也可以通过企业向员工发放失业补助。

  除了给与企业就业补助,姚枝仲还建议,通过刺激内需减少外部需求疲软带来的负面影响。“一方面,要尽快解除疫情管控,让人流、物流、企业动起来,消费才能被带动起来。另一方面,要通过投资拉动内需,投资的方向和重点可以是新基建、通信技术领域的研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