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当地时间4月20日,西得克萨斯州轻质原油(以下简称:WTI)期货5月结算价收于每桶-37.63美元,当日跌幅超过300%。

  油价跌至负值,这意味着卖方需要向买方支付费用,才能让买方从其手中拿走原油。

  这可真是咄咄怪事,原油这个香饽饽,竟然成了烫手山芋,贴钱还要送出去。

1

  而且这还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负的油价。纽约WTI石油期货市场1983年开盘,在迄今37年的过程中,从未出现过某一石油期货合约“负价交割”,所以2020年4月20日凌晨5时至21日凌晨5时——纽约原油期货市场上这24小时中的戏剧性变化,必将载入期货市场史册。

  事实上,有业内人士指出,市场上先前已经露出端倪,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主机先前并不支持负价格交易,上周临时重构代码支持负价格交易;4月20日,洲际交易所(ICE,包括美国期货交易所和伦敦期货交易所)将熔断机制关闭,理由是近期市场波动率大。就在相关机制调整的当日,原油期货市场第一次出现负油价,难免不让人产生联想——是不是有人已经设了套,早就盯上原油宝了。

  这是巧合,还是偶然,不得而知。但对那些参与原油期货买卖的人来说,比如中国银行原油宝持仓人或机构,则是惊天霹雳。他们面临的现实是:不仅本金全部亏进去不算,还得补上差价,否则会进入征信系统,银行还会提起追索。

  血本亏光还要倒欠,这是什么概念呢?比如20日5月份石油期货(纸原油)开盘是20美元每桶,收盘是-37﹒63美元,如果移仓,每桶油亏损57.63美元,折合人民币是400元以上,持有一手(1000桶),收益将是负400000元。持有数更多,损失将会更大。

  据市场人士估算,工行、中行及建行三家银行的“纸原油”持仓量14万手左右。根据CME数据,最后高达77076手合约是按照的TAS(Trade at Settlement,以下简称TAS)原油期货结算价交易指令执行。该指令允许交易者在规定交易时段内按照期货合约当日结算价或当日结算价增减若干个最小变动价位申报买卖期货合约。根据每一手合约1000桶计算,此次总计高达7707.6万桶原油在结算价附近成交。假如开仓均价20美元/桶,则结算总损失将高达44.66亿美元,约合315亿人民币。315亿的亏损中行占多少,需要由中行自己公告才能确认。 

  也就是说,中行旗下的原油宝一夜之间亏损300多亿,这个损失谁来买单?中国银行和持仓人展开了激烈的较量。中国银行认为,按照合约,他们有追索权。原油宝持仓人则坚称,中国银行风险机制有问题。

  这样一来,一系列问题接踵而至:为什么原油期货会出现负价格?为什么持仓客户本金亏完了还不够?为什么同样的理财产品,中国工商银行逃出生天,中国银行万劫不复?

  首先得从成为争议焦点的中国银行原油宝说起。原油期货又称“纸原油”,类似“纸黄金”,即通过账户买卖“虚拟”原油,以赚取价格波动所产生的差价利益。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和建设银行均有各自的“纸原油”产品,如中国银行的“原油宝”。

  原油宝是中国银行面向个人客户发行的追踪国际原油期货合约的不具备杠杆效应的商品保证金交易业务。产品报价与国际原油期货价格挂钩,对应的基准标的为“欧洲期货交易所(ICE)北海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和“纽约商品交易所(CME)WTI原油期货合约”。通过中行所提供的报价和交易平台,在事前存入等于开仓货币名义金额的交易保证金后,进行做多或做空双向选择的交易。原油宝以人民币或美元买卖原油份额,只计份额,不提取实物原油。

  首先来讨论为什么会出现负油价这一现象。简单地说,就是没有接手的下家,要把手中的期货出手,只能是不断下探,直到有人愿意接盘为止。如前文所说,CME芝交所在上周末修改了规则,允许期货跌至0元以下。如果无人接盘,而持仓人又必须平仓,则报价就会不断探底,直到有人接盘。于是就在交割日当天,中行交易员在卖出5月原油期货时,不得不不断地下调价格,直接把原油价格砸到了近-40美元,创了历史记录。

  此次跌至负数的是5月即将交割的原油期货,因为于4月21日截止交易,如果交易人员不选择平仓,那么当期货交割之时将得到原油实物。

  有人会说,原油价格这么便宜了,为何不索性接受原油实物呢?这一方面是原油宝的客户本来是炒期货赚取中间差价,没有谁真心想去把原油运回来。另一方面,就是运回来还得有运输船,运回来后还得有存储和炼油设备啊,那造成的损失会更大。

  根据协议,在最后交易日之前没有选择移仓或平仓的客户,中国银行将在北京时间4月20日22时前停止交易,代为移仓或平仓。现在争议的焦点之一是,合约规定的是20日22时持仓人停止交易,但中行却以21日凌晨CME的结算价结算。这中间的空档期,究竟该如何对待?

  还有一个质疑,为什么中国银行不能像中国工商银行那样那样提前展期?这个好理解,根据协议,除非到了合约到期最后交易日,客户账户仍然没有操作,那么中行才会介入帮助强制展期(或者结算,投资者可以自行选择)。中行的产品设计,完全对接了NYMEX(纽约商品交易所)对于美国原油各个月份的最后交易日的规定。从逻辑上,这种设计更能与国际油价市场无缝对接,使得投资者在美国原油到期前,可以充分自主地选择何时移仓。在未出现负值这种百年难遇的极端黑天鹅情况下,这样的产品设计更符合市场逻辑。

  但问题是,这种极端现象就这么百年一遇地出现了。

  对于持仓者来说,这是哪门子事儿老本赔了不算,现在还要砸锅卖铁补窟窿,这放到哪里也说不过去。按照一般投资人的理解,抄底实物资产,最多也就是本金亏干净,但是现在状况是,投资者不仅仅本金亏完了,还可能倒欠银行200%的本金。

  一般人会想,现在油价这么低,正是抄底好时候。假如我用1万美元玩石油期货,大不了1万没了就没了。数据显示近期原油宝开户帐户明显增长。但是,在穿仓的情况下,1万美元变成亏4万美元也确实是个实锤,如果再加个杠杆,亏个百万美元是可能的。

  由于持仓人认为中国银行没有提供应有的风险预警,没有合理地处理时差问题,于是这些受损户准备群起维权了,这让中国银行如临大敌,发出如下警示:

  原油宝的持仓人投进去的都是真金白银,那么这些钱又去了哪里了呢?现在有一种观点认为,WTI原油5月合约暴跌成负数,其实是那些国际石油大佬,和手握大量石油存储空间的人,在集体收割那些纯粹参与石油投机,而没有能力交割现货的人。也就是说,国际空头早就盯上了中行,没有现货交割能力,所以到期必须卖;产品设计,限定为合约到期日卖,所以一起在这一天狙击中行,逼中行挂更低的价格出让手中的原油期货。

  要达到这个目的,必须宏观条件、技术手段和操作时间三者具备。

  从宏观上看,目前原油市场基本面是需求不足,库存高企。全球的储存设施包括海上浮仓也都历史高位了。在这个背景下,接5月货的基本没有,所以出现多杀多,失去流动性,导致5月出现历史性的负值。而这正好为空头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杀猪机会。

  从技术上看,由于及时调整交易规则,交易所已经重构了系统,废除了熔断机制,可以在技术上体现负价格,这就等于挖好了陷阱。

  从时机上看,由于6月期货价格高于5月期货价格,提前移仓会增加成本,持仓人在等待形势好转,这也让操作的窗口期缩短。按照事先协议,如果持仓人没有行动,默认中行代为移仓或平仓。或许由于中行操作方面的延误,最终只能以结算价结算。

  于是,中行旗下的原油宝,就成为国际资本大鳄围猎的肉鸡了。

  中国银行的原油宝,已经被薅了羊毛,其他纸石油前景如何呢?专业分析机构认为,在WTI原油期货5月期约周二到期后,6月期约成为空头的主攻目标。WTI原油6月期约继周二创下近20年来新低之后,周三亚洲盘时段经历短暂的反弹后,又再度下挫。

  欲哭无泪的宝宝们,近期想翻身是没啥可能的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这个亏了200%的窟窿该由谁来补上。

  还是那句话,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你想着别人的息,别人想着你的本,还要把你身家赔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