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不受疫情影响,这些年制冷机组企业也一直处于焦虑中。

神舟总经理宋明刚首先指出,“焦虑导致很多企业不得不转型。” 最近几年,工程商、经销商总在被干掉的论断中,胆战心惊的过日子,严重缺乏安全感。有的直接找个大企业做“靠山”,更多的则是想在被“干掉”前往上游拓展,做厂家,有个实体工厂,最起码有个自己品牌,才像个“企业家”。不过,做“厂家”也没那么简单, 厂家有厂家的门槛,厂家有厂家的难处:研发、生产管理、成本控制、品牌塑造、渠道设计,哪一样也不容易做。



此外,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激化了制冷机组的竞争,淘汰赛加速上演。今年以及未来的几年都是行业洗牌的过程,行业集中度会进一步增加,有些企业会深入到一些细分领域。

浙江凯迪制冷销售总监陆勇指出:“市场从来都是残酷的,优胜劣汰一直在进行着。疫情之下,各家企业的压力都会很大,这就非常考验企业的抗压能力了,尤其是一些销售模式单一的企业,单量会急剧下降。”

同样, 浙江凯迪方面也给出一些建议,认为每个企业都应该清醒分析自己的定位,到底该做什么?哪方面有所专长?既要能发挥自身优势,又能满足市场需求,给社会创造价值。陆总坦言:“实际上,我们更担心不规范、不专业的小作坊,他们做出的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应用起来会出现各种问题,即给业主工程商添堵,造成损失,也会给社会带来较大负面价值。”

目前,制冷机组市场仍处于分散且无需竞争态势下,高端市场容量较小,被国外发达国家厂商垄断,中低端市场容量巨大,被国内大大小小的、成百上千的生产厂家割据。浙江高翔副总经理舒宪峰认为:“机组市场格局必将遵循市场一贯的规律,从无序竞争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将迎来一次或多次的洗牌,最终将形成技术力量强、管理水平高的几家大企业相对垄断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