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知识产权”已然成为商界共识,侵权者代价惨痛。
  格力电器(61.330, -0.59, -0.95%)董事长董明珠6月2日透露,与奥克斯从2017年开打的专利侵权官司已经胜诉,奥克斯被判赔偿4000万元。这一案件被广东法院列入“广东省知识产权审判十大案件”,打破了家电领域判赔金额的记录。
  法院判决书显示,奥克斯侵害了格力一款空调室内机的实用新型专利。法院终审裁定奥克斯恶意侵权成立,须立即停止制造、销售涉案侵犯专利的产品,赔偿格力4000万,并销毁相关侵权产品库存及专用模具。
  不久前的两会上,董明珠直斥奥克斯为“专利流氓”,并直言将与奥克斯继续“开战”,提起一起索赔金额超1亿的专利官司。
  随着中国提升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更多侵权者已然或即将付出代价。
  陆风坐实抄袭,路虎获赔150万
  2020年1月,路虎公司与江铃控股历时5年的外观专利纠纷迎来最终判决。
  2010年,路虎揽胜极光首次亮相,进入中国市场后火速成为爆款车型。2011年,路虎为极光外观设计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专利,并在2012年8月获得专利授权。
  而到2014年,江铃控股推出陆风X7车型。凭借与路虎揽胜极光相似的外观和低廉的价格,月度销量一度超过2万辆。同年,江铃控股也为这款车型申请了外观专利。
  此后,路虎和江铃两家公司进入了漫长的专利之争。
  2014年7月,路虎公司指控江铃控股抄袭其外观设计,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专利无效请求。2016年,专利委员会裁定,涉案的路虎和江铃权利全部无效。
  2018年3月,江铃控股上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判决裁定,撤销陆风X7专利无效宣告。同年11月,二审改判,维持专利无效决定。江铃控股随后继续上诉,但最终被最高人民法院驳回请求。
  双方的“专利”之争终于尘埃落定。但侵权的诉讼还在继续。
  早在2016年,路虎公司就以江铃控股生产和销售的陆风X7车型构成不正当竞争和著作权侵权为由提起了诉讼。
  2019年3月,法院最终裁定,陆风X7汽车有5项车型设计是直接抄袭了路虎揽胜极光的设计。根据判决,江铃控股立即停止涉案“不正当竞争行为”,立即停产、停售两款陆风X7特定车型,在官方网站及媒体上发表声明,并向捷豹路虎公司支付赔偿金150万元。
  至此,江铃控股坐实抄袭之名。
  共享充电宝“三电一兽” 上演专利之争
  共享充电宝行业“三电一兽”同样在专利问题上官司不断,街电、来电、小电、怪兽充电之间的专利纠纷频频上演。
  其中,来电与街电之间专利诉讼引发了极大关注。2018年11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结了两起来电对街电的官司。
  判决结果显示,街电于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制造和三十日内停止使用涉案Anker设计12口产品;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街电向来电赔偿经济损失100万元,两起案件共200万元。
  在北京高院对于两家公司的判决之外。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的判定中,街电也再次败诉。
  街电因侵犯“吸纳式充电装置”和“移动电源租用设备及充电夹紧装置”两项专利被判赔偿来电经济损失3000万。
  判决书显示,“街电公司通过向其合作商户发表声明及寄送告知函的形式,鼓动相关商户配合其持续侵权,可见街电主观恶意十分明显。这种不尊重在先裁决、不积极履行裁定,无视国家法律和他人权利的恶意侵权行为,应当付出沉重代价。”
  价值2.5亿美金的7行代码
  不只在国内,国外版权之争也时有发生。2018年6月,美国达拉斯地方法院裁定了一桩侵权案件。Facebook旗下虚拟现实设备子公司Oculus VR,因剽窃游戏开发商Zenimax的技术,被判赔偿2.5亿美元。
  2014年,在Facebook以20亿美元宣告收购Oculus不久后,Zenimax便将Facebook告上了法庭。ZeniMax表示,公司处于设备软件和硬件的开发关键时期,一名雇员John Carmack却违反了员工协议自立门户。同时将来自Zenimax的核心软、硬件技术带给了Oculus,之后Oculus又将这些技术作为自身VR软件的基础技术使用,构成对ZeniMax知识产权的盗窃。
  2017年2月,听审会陪审团判定Facebook旗下的Oculus部门在VR头戴设备上使用来自其他公司的代码,须罚款5亿美元。
  对此,Oculus表示,公司软件中只有7行代码是从ZeniMax的“大约420亿行”代码中拷贝过来的,而且这些代码是作为试验证据引入的。
  经过四年的诉讼拉扯之后,最终判决Facebook向ZeniMax支付2.5亿美元的赔偿。
  面对接连不断的专利侵权纠纷,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有着越来越强烈的社会需求。2020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对外公布了《关于全面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提出将聚焦当前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中的突出问题,着力降低权利人诉讼维权成本、缩短诉讼周期、提高侵权赔偿数额。
  一面是维权门槛的降低,一面是惩罚力度的加大。越来越多的案例表明,企业侵权不再是“花点小钱”就能解决的“高收益”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