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需平衡:
  据ICSG,2019年全球精炼铜产量2392.9万吨,消费量2432.6万吨。ICSG在今年三月发布报告预测2020年铜矿产量增速在2%,低于五年平均4%,主要集中在中国、智利、刚果(金)和秘鲁。2020年精炼铜产量2421.3万吨,增速1.2%,低于五年平均3%。由于需求降幅大于供给,今年以来,铜略显过剩。根据最新数据,WBMS统计全球3月铜累计过剩18.80万吨,ICSG统计全球2月铜过剩13.1万吨。
  需求预测:
  3月以来铜价的这一波反弹主要源于两个因素,一是货币市场流动性增强,二是市场普遍预期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经济在缓慢复苏。美联储明确表示将维持零利率到2022年,俄罗斯、印尼等还有降息空间的国家也还在降息周期当中。当前市场流动性足够宽裕,波动率逐渐下滑,美元指数走弱,新兴市场货币风险下降。下半年经济复苏仍然面临诸多的不确定性,预计今年后半年各国宽松计划延续,铜价底部有支撑。
铜价
  3月以来,为降低疫情带来的经济衰退,各国央行和政府祭出多项政策,利率被降至历史最低,央行加大资产购买计划;同时各国推出增加贷款,保障工人薪资水平等财政计划抗击疫情带来的压力。欧元区财政措施规模最大,德国、意大利等国财政支持超GDP的30%;美国除了2.9万亿美元的计划之外,还提出了1万亿美元的基建投资,以及6000亿美元的主街贷款。在如此大规模的货币及财政刺激之下,就业和房地产市场进一步走弱的概率不大。这两个部门的稳定奠定了今年经济触底的基础。
  后市展望:
  当前全球处于降息周期,各国为维持流动性,扩大量化宽松规模。二季度各国疫情管控导致经济大幅走弱,但在解除封锁之后逐渐复苏。后期走势主要取决于疫情何时好转以及经济修复是否符合预期。若疫情恶化,经济复苏进程放缓,后期铜价或缓慢下跌。但基于当前宽松的货币和财政政策,铜价底部支撑较强,大概率不会跌破今年低点。反之,若疫情出现好转,经济修复加快,则铜价可迎来一波强劲上涨。
  一、行情回顾
  2020年1月,铜价原本运行在欧洲弱复苏和美国相对强劲的预期之中,沪铜在49000元/吨和50000元/吨之间震荡。但1月中旬,新冠肺炎开始在中国蔓延,并有愈演愈烈之势,出于对中国经济前景的担忧,铜价开始回调。从1月下旬开始,中国大部分地区实行“封城”措施,以牺牲经济的方式来对抗疫情,铜价大跌。3月份,新冠疫情开始蔓延到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市场恐慌情绪升温,带动流动性紧张,铜价再次暴跌。
  3月16日,美联储将联邦基准利率降到0,并推出7000亿购债计划,3月23日,美联储表示将继续购买美国国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不设额度上限,市场流动性危机缓和,铜价在4400美元/吨的阻力位开始回调。4月之后中国逐步重启经济,经济数据反弹,引发了市场对各国解封之后的乐观预期,虽然公布的经济数据仍较差,但信心不断增强,铜价延续上行。截止到6月15日,沪铜收于46280元/吨,较年初跌5.84%;伦铜LME3收于5739美元/吨,较年初跌6.97%;COMEX连续铜收于2.5850美元/磅,较年初跌7.63%。
  图1 LME铜和沪铜走势
铜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