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宏观经济“风向标”之一的铜价,从年初至今的走势可谓“波澜壮阔”。据记者了解,在年初疫情暴发导致铜价大幅下挫后,铜价自3月底开始一路高歌猛进,走出了“深V”反转行情。当前,铜价在创下53380元/吨的高点后持续振荡运行。在SMM铜行业首席分析师叶建华看来,是宏观和基本面共振推动了铜价上涨。
  从全球来看,一方面海外疫情仍未有效控制,美国新增确诊病例依旧领先,南美洲正在遭受第三轮冲击,智利、秘鲁新增确诊人数依旧处于较高水平;另一方面,在复工复产的推动下制造业逐渐复苏,在各央行刺激政策下资金面持续宽松。中国经济的逐步重启带动了制造业的逐步复苏,可以看到全球官方制造业PMI数据在4月触底后持续环比回升。
  从铜市基本面来看,在供应端,疫情加剧了原料供应紧张局面。SMM副总裁胡健表示,疫情下全球铜矿干扰率提升明显,直接引起的减量预计将达到45万吨金属量,同时预计疫情冲击将导致今年全球铜矿产量增速从2%下降到-0.3%。可以看到,面对中国铜冶炼厂新扩建产能投放高峰再起,全球铜矿供应趋紧难以避免。SMM调研数据显示,近3年可见和潜在的粗炼项目产能超150万吨。
  值得注意的是,疫情下废铜供应减少并且进口形势也在发生改变。叶建华表示,今年受到疫情和低铜价影响,废铜供应发生中断,1—5月中国进口废铜减少近30万吨金属量。同时由于中国固废政策的变化,废铜产业和进口形势也在发生改变。随着七类废铜被禁止进入中国,自2017年下半年开始,废铜拆解和融锭相关的企业在东南亚、中东等地区增加。
  在上述因素的影响下,二季度下旬开始,中国铜冶炼厂面临更多的原材料短缺风险,因为80%的原材料依赖进口。数据显示,今年铜精矿TC从3月中旬开始持续下挫,7月10日铜精矿TC均价报50.3美元/吨。
  在电解铜方面,叶建华表示,今年炼厂检修对于电解铜产量供应干扰偏高,前7个月实际检修影响的量普遍大于年初预估值。“在相对乐观下,预计中国2020年电解铜产量增加16万吨,增速为1.8%,在2019年年底的预估为增加40万吨。2019年中国电解铜产量为894万吨,增速为2.4%。”
  他表示,由于硫酸胀库叠加原料紧缺预期,二季度冶炼厂检修时间提前和拉长,炼厂维持偏低开工率运行。国内消费表现超预期,加上废铜供应紧张,加快了国内电解铜去库。仅4月国内电解铜总去库达到22万吨以上,创历史单月最大降幅。
  不过随着铜价快速回升,精铜替代废铜效应在5月开始有所减弱。“此前由于供应紧缺叠加铜价大跌,精废价差收窄导致废铜毫无价格优势,精铜杆挤占废铜杆效应带动国内去库。进入5月后,随着废铜供应渐松,废铜消费回暖,精废价差重回千元附近,挤占精铜消费,5月废铜杆行业开工率逐步回升。”叶建华预计,下半年废铜仍将保持偏紧基调,因为海外经济复苏的反复预期。
  从终端消费来看,4月国内终端消费环比全面回升,白色家电和商用车表现超预期,但同比仍面临巨大的下滑压力。他表示,疫情致使房地产和空调行业消费跌入历史低点,不过在4月份已经初现回升。从二季度来看,空调行业仍将面临海外出口订单减少的冲击,但是内销表现较为亮眼;同时4月汽车销售同比意外初现增长且表现强劲。为此,他预计,2020年国内铜消费增速为0.88%,高于2019年的0.60%。
  “总体而言,全球经济的逐步修复和全球流动性充裕推动市场信心向好,基本面环比改善超预期和宏观面向好共振,利多铜价。在不考虑全球再次大规模暴发疫情的背景下,国内铜价高位将攀升至56500元/吨,LME铜价在6200—6800美元/吨。”叶建华最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