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是全球仅次于亚洲的第二大冰箱冷柜消费市场,近几年也一直是我国冰箱冷柜出口的最大市场,占据着大约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地位举足轻重。
  今年上半年,我国对欧洲总出口量为900万台,同比微幅下滑0.7%,市场占比33.5%。虽然总量变化不大,但不同国别表现迥异,出口量前十的国家位次发生了较大变化,去年的第三位德国超越英法而位居第一。

  2020上半年我国冰箱冷柜出口至欧洲TOP10国家情况
冰箱冰柜

  从总体冰箱冷柜的市场规模来看,居前三位的依次是俄罗斯、德国和法国,2019年俄罗斯的市场规模超过500万台。在我国对外出口方面,三国也是重点市场,今年上半年呈现出不同的发展变化。
  德国
  对德国出口增长最好,德国一直是我国冰箱冷柜出口至欧洲的TOP3国家之一,今年上半年,对德国的出口量同比实现了24.9%的增长,位列第一。
  疫情期间德国实行严格的封锁措施,部分企业生产甚至一度停工,另外产业链上游部件供应等问题也影响了生产。之后虽逐步恢复生产,但大多企业的产能恢复不甚理想,2020上半年德国当地的冰箱冷柜生产同比下滑17%左右。
  与此同时,今年上半年德国大幅度增加了与我国的贸易往来。相关数据显示,德国出口预期已经连续三个月回升,6月更是实现了出口额环比增长14.9%、进口额环比上升7%的好成绩。
  从消费端来看,德国政府为全国企业、普通劳动者提供了大量补贴和贷款,个人最高可申请9000欧元。而疫情期间居民进行居家隔离,外出购物不便,囤积食物特别是冷藏冷冻食物意愿上升刺激了存储的需求,导致冰箱冷柜的需求剧增。 
  此外,因原材料价格下滑而成本有所降低,以及在经济放缓的大背景下企业为提高竞争力纷纷促销让价等因素,使冰箱冷柜的价格下滑,也促进了人们的消费。2020上半年出口至德国的冰箱冷柜均价同比下滑7.6%。
  总之,德国目前生产不足、中德贸易往来日益增多、政府补贴、民众需求增长、冰箱冷柜价格下滑等都是促进我国出口冰箱冷柜量上升的原因。
  法国
  今年上半年对法国出口量115.2万台,同比下滑15.2%。其中4月份下滑最多,同比下滑超过50%。
  受新冠疫情影响,法国3月17日至5月11日期间实行封闭措施,关闭非必要的商店、生产基地和建筑工地,导致经济活动急剧下降。而后疫情防控措施逐步放松,但经济恢复缓慢,第二季度法国GDP下跌了13.8%,经济跌幅明显大于德国(-9.7%)。
  禁足期间储蓄率大幅提高,一部分是因为无法消费,另一部分是出于谨慎考虑而存钱。法国一、二季度失业率均在7%以上,5月初,法国私有部门已经有1170万人登记了部分失业,超过私有部门工作人数的一半。法国家庭商品消费在限足令期间大幅下滑,第一季度下降6.8%,第二季度下降7.1%。
  另外,麦肯锡的调研显示法国消费者正在削减除生活杂货以外的所有类别的支出。近年来法国农业持续走下坡路,蔬菜、水果、水产等产品进口比重上升,疫情期间生鲜产品等进口受影响而减少,居民囤积了大量意面、通心粉、各种罐头等,对冰箱冷柜的需求没有显著增加。
  总之,经济恢复不佳、失业人数上升、家庭消费下滑、对生鲜食品的购买减少等因素都影响了法国人对冰箱冷柜的购买意愿。
  俄罗斯
  俄罗斯是今年上半年我国出口欧洲TOP10国家中下滑最大的国家,同比下滑达28.8%,出口量仅为53万台。
  今年以来,西方国家的制裁、全球油价暴跌、疫情爆发、卢布贬值等不断冲击俄罗斯的经济,今年二季度GDP下滑8.5%。另据俄罗斯央行预计,全年经济下降幅度或为4.5%-5.5%,整体经济低迷降低了人们的购买意愿。
  俄罗斯的失业率在2020年6月升至6.2%,是自2013年3月以来的最高失业率,二季度俄居民实际可支配货币收入同比下降8%,但商品和服务价格显著上涨,因此贫困人口迅速扩大,进一步降低了人们的购买力。
  与此相应,价格变动成了重要的影响因素。今年上半年,200-500L冷藏冷冻箱的出口均价同比上涨45.8%,出口量下降了56.6%,所占出口份额下滑了16个百分点;而≤200L冷藏冷冻箱的出口均价下滑了25.9%,仅65美元左右,出口量增长了67.6%。
  从出口企业看,海尔一直是出口至俄罗斯的TOP2企业之一,去年全年出口至俄罗斯的冰箱冷柜近40万台,但今年上半年出口量同比下滑超60%。不过海尔在俄罗斯本地的生产情况良好,上半年生产量同比增长14%左右。海尔对俄出口的下滑直接影响了我国整体冰箱冷柜对俄罗斯的出口规模。
  对于三季度的欧洲出口市场,产业在线预计将恢复增长。一方面是各国对居民和失业人口的补助政策提升了民众的消费意愿,同时随着欧洲进入“边恢复边防疫”的阶段,消费需求开始回升;另一方面,则是海外生产恢复情况不佳,而我国出口至欧洲产品多为中低端产品,合适的价格更容易被消费预算下降的民众接受,成为订单增长的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