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直直地往前走,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掉下去了,我当场就被吓傻了。”法庭上,装修工常某坤回忆起当时的情况,皱着眉无法释怀。
  只因回收一台旧空调,想要“赚外快”的垃圾清运工顾某明从24楼坠下身亡。悲剧背后,多处细节问题引发纠纷:为什么死者会从2.3米宽的空隙中坠落?装修工到底有无拆除空调的权利?
  围绕责任承担,死者亲属将房屋产权人、物业公司、房屋实际占有人、装修工及其转包的装修公司老板、员工告上法庭。近日,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审理了这起案件。
  1
  回收旧空调
  垃圾清运工
  意外从24楼坠下身亡
  常某坤至今还记得2019年1月5日,那个略微有些寒冷的早晨。“九点多钟,我下楼找到了顾某明,问他收不收旧空调,他说等会上楼看看。”常某坤是该小区28号24层住户的装修工,因为替业主拆旧,他想把旧空调拆下卖掉,恰好遇到了小区的垃圾清运工顾某明。
  “大概半个多小时后,他才上楼查看空调。”常某坤在法庭上回忆。而此时,应该是房屋住户、被告之一龚某柽要求,常某坤已经将房屋内一处墙体完全拆除。证据照片显示,拆除墙体处与空调所在的平台之间有2.3米的空隙,往下看便是24楼高的“深渊”。

空调

空调
  窗户与空调所在平台有2.3米宽的空隙

  常某坤在法庭上回忆,他将空调所在具体位置告知顾某明后,顾某明前往查看,不料却从被敲毁的墙壁处坠楼。
  顾某明身亡后,家属伤心之余,将房屋产权人姜某妮、物业公司、实际占有人龚某柽、龚某柽委托为他装修的朋友蒋某鹏,以及转包的装修公司老板郭某方、员工常某坤告上法庭,要求六被告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失费等共计119万余元。
  法庭上,死者顾某明的儿子顾某山现身法庭,房屋实际占有人龚某柽及装修工常某坤作为被告出席。
  2
  “拆空调”是否超出职责范围?
  原告认为,房屋产权人姜某妮与占有人龚某柽对房屋装修均没有主动报备,没有选择有资质的公司进行装修;装修公司、装修工常某坤违规拆除连接阳台的砖、混凝土墙体,野蛮作业,没有设置警示标志。而物业管理公司,有义务将装修注意事项告知装修人。六名被告应该承担连带侵权责任。
  姜某妮、物业公司代理人认为,顾某明与装修公司员工常某坤在缔结买卖合同中发生意外坠楼身亡,并不在顾某明垃圾清运的职责范围内。被告蒋某鹏、郭某方的代理人也认为,常某坤擅自将旧空调拆除卖掉,超出了其装修的职责范围。
  “我只委托他(常某坤)装修地面、墙面、厨房间和卫生间的翻新,将厨房间的窗户整体外移,把旧的装修拆掉等,并未委托拆除空调。”法庭上,被告龚某柽表示:“我没有对旧空调的拆除进行过任何的交代。常某坤想拆除旧空调将其卖掉,这是入室盗窃!”
  记者在现场注意到,龚某柽说到此处时,被告常某坤一直低着头,面露懊悔之色。
  针对上述争议,常某坤代理人表示,“常某坤负责的工作就是拆旧,在没有安排其他拆旧人员的情况下,拆除旧空调在常某坤的职责范围之内”。“常某坤受雇于郭某方,在从事职务行为中发生的一切后果,应当由雇主郭某方承担赔偿责任。”
  3
  从2.3米的空隙坠落
  死者注意义务几何?
  在走进这条略微有些长“死亡狭道”时,2.3米的空隙为何没能引起顾某明的注意?顾某明自身是否应当承担责任?
  法庭上,六名被告一致认为,死者坠落处,断面长度超过2.3米,空隙十分明显,死者没有尽到应尽的注意义务,应由自身承担主要责任。
  原告律师却另有说法:“在没有警示标志、没有照明设备、明暗对比强烈的情况下,顾某明对自己的死亡过错承担责任比重非常小。在敲断的墙壁前,装修公司没有设置警示标志,对此也应承担责任。”
  此外,双方还围绕装修工是否具有装修资质等展开辩论。法庭将择日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