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凉阵阵,东三省已进入紧张的冬季用煤储备期。然而今年的煤炭形势不同于往年,多地保供压力极大,相关人士表明:“有可能是2016年以来电煤供需形势最为紧张的一年”。
  “因本地供应能力不足,东北用煤需要大量外购。”黑龙江冬季用煤缺口约1530万吨,预计可落实780万吨,硬缺口750万吨,补充方向或转为进口俄罗斯煤炭;原调入地呼伦贝尔供应受限,吉林用煤缺口需从锡林浩特、鄂尔多斯等地补充。“
1
  同样,今冬,蒙东没能达到往年的保供力度。并且价格也是直线飙升,9月份动力煤价格攀升至235元/吨左右,同比上涨9.36%,接近三年来的最高值。全区动力煤平均坑口结算价格从6月份的约223元/吨,持续上涨为9月份的235.73元/吨。其中,东部地区褐煤平均坑口结算价格为219.41元/吨,同比上涨14.86%;鄂尔多斯市动力煤平均坑口结算价格为276.11元/吨,同比上涨6.20%。
  东北地区资源紧缺,蒙东煤价同比增长明显。由于目前产地由于安全环保以及煤管票限制等原因供给仍然偏紧,需求端虽然随着天气转凉日耗下滑,但北方冬储已经开始,同时钢铁水泥等工业企业需求也在回升,煤价在电厂补库存以及终端需求的催化下快速上涨。值得关注的是,由于东北地区资源枯竭产能退出较多,且随着天气转量取暖需求启动先于其他地区,因此造成资源紧张局面。
  市场有传言称中国停止进口澳大利亚煤炭。由于进口煤政策的不确定性,市场各方均对传言没有准确回复,但市场多表示目前已有贸易商向外矿退货,此消息大概率真实,但针对已到港未通关的资源现仍无明确说法,需持续关注政策发展。即便进口煤限制放开,由于运距的原因,东部沿海的进口煤运送至东北地区已经失去了经济性,仍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局面,蒙东地区煤价上涨确定性强。
  按照目前的形式,若按全年平均水平配置资源,那么高峰期很可能出现运力紧张,煤炭难以及时到达。在完善相应的煤炭储备机制的前提下,如何快速推动“电代煤”是重中之重。
  “煤改电”在北方地区已推行数年,为助力蓝天保卫战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而南方“电代煤”势头也渐兴起,重庆于2019年集中实施近400个电能替代项目 “以电代煤”助农户增收。近日,合肥市生态环境局发布《合肥市大气环境质量限期达标规划》,要求积极推进工业生产、建筑供暖供冷、交通运输、农业生产、居民生活五大领域实施“以电代煤”,着力提高电能占终端能源消费比重。
  国家也相应的助力推动各地煤改电市场,补贴力度也不少,其中山西省发布《山西省2020年冬季清洁取暖工作方案》,山西阳泉、沂州、运城等地明确出台2020年取暖季煤改电补贴标准。其中煤改电补贴标准可分为直补到户、电价的优惠及补贴、取暖设备的补贴、电网以及线路改造补贴共四种补贴。
  2020年冬季煤改电补贴标准
  1、直补到户
  政府根据每个地区的实际情况,把补贴直接转到户头,而后电力公司抵扣。包括现在还有“电采暖用户补贴发放系统”,存在村民的电表当中,可以直接抵扣每个月用电的度数,非常方便。
  2、电价的优惠及补贴
  农村地区采暖季不一样,一般为11月1日至次年3月31日。在此期间,每个时间段的用电价格也会不一样,峰谷电价也有区别。
  3、取暖设备的补贴
  针对每个地区的煤改电,国家也给予了取暖设备的补贴政策,最高可领到2.4万元的补贴金,当然各个地区稍有差别。
  4、电网以及线路改造补贴
  电网改造由当地市电力公司承担70%的资金问题,政府固定资产投资承担承担30%,农户不要花钱,并且还有补助。
  早在2016年,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推动东北地区电力协调发展的实施意见》,指出在东北地区选择若干城市开展电能替代试点示范,鼓励先行先试,编制实施方案,在供暖、工农业生产等领域,实施以电代煤、以电代油。为保证电煤市场健康稳定运行,东北地区大力推行“电代煤”进程刻不容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