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说江南风景,不外乎于小桥流水、白墙黑瓦、风情园林等,大多不是极致的婉约,便是极致的精细。


而在浙江丽水莲都区郊外的古堰画乡,拥有“五山三水二分田”的“黄金分割”。都说这里是八百里瓯江最瑰丽的地方,两条溪流交汇孕育了这里,江的一头是老街,另一头是古村,画舫、渔船在河中穿梭、联结,成就一个完整的古堰画乡。在此,你既能看到江南传统的温婉,又能感受到刺破青天的山峦剑意,还能闻到食物刚从土地中收获的那种原乡气息。



对于许多来这里的人来说,此行既是一场身心的旅行,也是生活的延续。这里,藏着一家很有人气的高端民宿——“江居小隐”。用主人老叶的话说,这名字寓意一种状态,“大隐隐于市,小隐在江居”。



“民宿,是生活和旅行的延续” 


老叶,古堰江湖人称“叶子爷”,工作日在都市职场纵横捭阖,晚上与周末则隐居画乡畅享慢生活。十多年前,他买下“江居小隐”原身破烂的砖泥房时,看中的是这里依山傍水的生态与风水特色、淳朴的民俗风情以及距城市中心并不算远的地理优势。



“白天属于生存,忙忙碌碌一下过去三四十年,晚上总得有一些自己的生活。”老叶说,他没什么别的爱好,就爱收藏一些老物件,总得有个地方能折腾下大的小的各种零碎。本打算将老房子翻修一番,只作为自己和三五好友“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好去处。朋友来了有好茶、共赏玩,闲来无事在院子里种种花、下下棋、喂喂鱼,出门逛逛早市、遛遛狗,兴致来了带上小酒去隔壁听听丽水评弹,生活本该如此。




因此,这厅堂楼宇里,一砖一瓦、一石一草都倍加费心。后来,赶上了旅游经济崛起,想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院落大成后,老叶就把这方小世界“共享”了出来。


他说,曾看过一句话,尤为认同:做民宿是生活,也是旅行的一种延续。出门时,住别人的民宿,听别人的故事;别人旅行时,住在这里,听我们的故事。人生也是一场旅行,要么走在路上,要么听别人走在路上的故事。



“生活体验是一回事,

旅行生活是另一回事”


从古堰画乡老街的售票处沿路而进,便见着了拥有上千年历史的大樟树与源远流长的瓯江。向左一拐,“江居小隐”在灯火阑珊处。



推开古色古香的木质院门,便能见到一处花树遍植、野趣横生的院落。左侧的歪脖子树已有上百年树龄,横着长的那段树干不知承载过多少孩子的童年。院里有两株两米多高的野杜鹃,从深山移栽至此,11月中旬还吐着花儿,仿佛贪恋这红尘暖冬。



几枝瘦竹贴着篱笆而长,看着有一种“欲与围栏试比高”的气质。一些小花小草错落散养在院子四角,一只纯白的秋田犬安静地卧于廊下的榻榻米边,悠闲地看着水渠里的肥鱼嬉戏。院落中间用清朝末年制的石拱门与藤蔓隔开,去到另一边,又是另一番风情。



建筑主体门庭方正,外装极简,内部为新中式风。五六百平方米的空间里,原木色、红棕色、黑色、白色是主色调,在光与影的映衬下,这些颜色被收录在屋檐、床栏、门锁、宫灯、蒲团、灯罩等细节上,时而温暖、时而厚重、时而神秘、时而简约,好似有一种神奇的治愈力。



老叶最洋洋得意的,是他赋予每一间房的性能与意境。


小隐中的十一间房,每一间有不同的主题。“一盏茶”“一溪云”“一袍风”“一叶舟”等等,取自声律与古韵的每个名字都是一种意境。房子里角角落落不起眼的摆件背后,都有一段引人遐想的故事,有的承载了寒门学子对跃过龙门金榜题名的期盼,有的见证了大家族几百年来的兴衰起伏……



老叶说,很多“隐客”都喜欢外面看着复古,但里面住着很舒适的民宿,毕竟生活体验是一回事,旅行生活是另一回事,拖家带口来旅游的,都希望精神上是一场修行、身体上是一次放松。因此,他在房间里搭配了许多现代化智能设备,专门做了水介质的空调和地暖,希望宿者皆感舒适。特别是冬天,一进房间就可以光脚、穿单衣,坐在榻榻米上,看着落地窗外的风景,说不出的舒坦。


△中广欧特斯产品实景



“体验过的人,才懂。”老叶有些骄傲地说。



“慢生活,体悟原乡的治愈力”


舒舒服服睡一个好觉,伴着鸟语醒来。山头的空气清新,水边的空气清润,山汽与水汽碰撞,让这里的空气里既有山的泥土味,又有江的鲜活味,还有昼夜交替时的微凉味儿。人在空气里,倍儿沁爽。



待完全清醒后,慢悠悠地上街觅食。出门左拐走几步,就到了老街。来上几个刚出炉的绿油油的清明粿,甜咸口都能很好地在口腔里还原出青草与食材本身的味道。没吃过油碟的小伙伴,不能错过这种皮薄、馅多的美味,萝卜丝和肉糜被淀粉外皮锁住,下高温油锅定型炸透,一口下去汁水丰盈。缙云烧饼有很多种内行吃法,普通版、脆皮版、加甜的、加辣的、半肥瘦、全瘦肉等等,每次吃一种或几种混搭,能不重样地吃上好几顿。店家跟渔民买的新鲜溪货,随便怎么烧都能把眉毛鲜掉。一筷鱼肉,一口鱼汤,一碗米饭,再来一小锅酒糟油菜,简单的搭配却能把人吃到撑。还有许多像山粉蛋面这样的地方特色美食,等待着游人来翻牌。


老街上有许多猫猫狗狗在晒着太阳打着盹,来一杯下午茶或是斟上半杯桃花酒,陪着它们一起打瞌睡也是不错的。有时间,在青瓷小铺里淘淘宝,小碟、小盏、小杯、小壶都显得精致可爱,几元钱有时能凑出颇有质感的一套。在猫的天空网红书屋里小坐,满房子的咖啡香最是勾人。



沿着江边道往回走,能乘船过江去古镇。多座庭院、天井和街巷,是对传统建筑空间布局的重释。那些古建筑并不是孤立的存在,而是在“自然”与“古镇”之间的“对弈”中显现出来,相融和谐。


不管是江这头还是江那头,写生的人随处可见。江上船桨声声、渔网纷飞,山上人影重重、梯田耕种,笔下画的是自然风景与劳作美景,落在他人眼里也自成景色。如果碰上摄影节、音乐节等一些前沿的烟火气,那会是另一种体验。 



这种贴近原乡的慢生活,最具有疗愈力量。我们在其中找回宁静与心安,也许对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更多的体悟。



“旅行中的劳作与收获,

是一种在地教育”


有人说,最好的旅行就是去接受一场在地教育,在陌生的地方,发现了久违的收获与满足。如果游人不知怎么开启这场教育修行,老叶非常乐意领路。


“隐客”中有许多是常客,每年中总有那么一段时间,要带上三五户友人家庭共聚于此。一年12个月,每个月老叶都能给这些老朋友们安排不重样的在地修行。




竹笋即将破土时最鲜美,一行人扛着锄头、背着竹篓爬山挖笋去。当地的农民,都是探穴、挖笋的好手,一眼就能瞅到哪片土下孕育着竹笋。艾蒿遍地的四月是浙、闽一带做清明粿和青团的时节,寄思于食,这是一种饱含深情的食物。六月杨梅大出,梅中东魁最好味,但这种水果太娇贵,一般很难完好地运到外地。夏天,安排北方“隐客”摘杨梅,边摘边吃也是极好的体验。秋季打糍粑,热腾腾的粑糕裹上红糖,软糯得仿佛舌头都要化了……


大人们的精力被一早的活动榨干了,纷纷回屋小憩。孩子们不想午睡,那就相约一起去陶艺馆玩泥巴,既解放了孩子的天性,也让大人们多享受些慢生活。要是天气不冷,或是约好了渔船下江捕鱼,或是带着鱼竿野外垂钓,在期盼中有所收获,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深夜,秋田犬热情迎门,厅堂中还为晚归人亮着灯。如果想要吃碗热乎的宵夜,老叶会安排上一顿家常“盲盒”点心,也许是一碗山粉饺,也许是一份土索面。


老叶说,人生嘛,再累再难,吃饱了睡好了才能扛过去,扛过去了回头看看,之前也没什么大不了。就像这方空间,细细品之,盈满禅意。



部分图源于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