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5日,被告常某让死者顾某至系争房屋内查看准备出卖的旧空调
  当日上午8时许,顾某至系争房屋查看房屋厨房外平台上放置的空调外机时不慎从系争房屋厨房内已被拆除的墙体断面坠落身亡。
222
  死者家属认为,被告姜某作为房屋产权人,龚某作为房屋权益人,装修选任不当,选择没有资质的施工人员;被告蒋某、郭某和常某在施工过程中野蛮作业,拆除系争房屋厨房的窗户和墙体后并未设置警示标志,属于违章作业,导致死者死亡的损害后果;被告物业公司未履行将装饰装修的禁止行为和注意事项告知装修人的法定义务;故要求上述被告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配图,图文无关各被告均认为己方无过错事发后,各被告均主张己方无过错,不应为此事担责。
  物业公司认为,事发前系争房屋的业主及实际装修人均没有向物业公司报备装修情况,自装修开始距离事发时间间隔短,故难以发现系争房屋开始装修的情况。且事发地点属于业主的私人房屋内,不属于物业公司管理、服务的公共区域。故物业公司对死者死亡不存在侵权行为及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房屋实际所有人龚某认为,事发时自己并不等在现场,死者顾某进入系争房屋与被告常某发生买卖关系,不属于自己能监管到的范围。另死者顾某与常某在未经业主同意的情况下,买卖空调涉嫌盗窃,自己已经报案处理。自己对系争房屋的装修行为与死者死亡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故不应承担侵权责任。
  工程承包方蒋某、以及工程转包方郭某认为,蒋某拿到系争房屋装修工程后,将该装修工程转包给被告郭某,并将装修的要求口头告知郭某。双方对死者不存在侵权行为,且并未授权被告常某拆除空调,其通知死者至系争房屋内收空调超出指示范围,属于其个人行为,并非其工作范围。故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
  拆旧工人常某认为,其系郭某雇佣至系争房屋内拆旧,即使自身有责任,也应当由雇主承担。且死者自身未尽到注意义务,存在重大过错,故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产权人、工程承包人等均需负责首先,事发时死者系经常某许可进入系争房屋,常某在拆除争房屋厨房的窗户及窗户下的墙体之后并未在该处断面采取任何防护措施,亦未设置警示标志,致进入系争房屋厨房内的死者不能及时注意到相关危险的存在,明显存在重大过错。但因事发时被告常某系受雇于被告郭某,两者属于个人劳务关系。根据法律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故常某所造成的损害,应由被告郭某承担侵权责任。同时被告郭某作为实际施工人,对已经拆除的窗户和墙体断面未采取任何安全保护措施,未尽到施工现场的安全保障义务,存在一定的过错。
  第二,根据法律规定,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被告蒋某将系争房屋装修工程转包给不具备装修资质的郭某,明显存在选任过失。蒋某明知未经城市规划行政主管部门批准,指示郭某拆除房屋厨房内的窗户及窗户下的墙体,明显存在指示过失。故被告蒋某应当对原告的合理损失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第三,被告龚某作为系争房屋隐名购房人与被告姜某作为系争房屋的借名购房人,将系争房屋的装修发包给不具有装修资质的被告蒋某个人,对于系争房屋装修工程的承揽人选任明显存在过失。同样被告龚某与被告姜某明知未经城市规划行政主管部门批准,指示被告蒋某拆除房屋厨房内的窗户及窗户下的墙体,明显存在指示上的过失。故被告龚某和被告姜某应当对原告合理损失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至于被告龚某主张常某盗卖空调缺乏事实依据,法院不予采信。
  第四,死者顾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进入正在装修的系争房屋时自身疏于观察,未尽到必要的安全注意义务,对于损害后果发生亦存在一定过错,可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第五,被告物业公司作为系争房屋所在小区的管理人,对于系争房屋内的事宜并不具管理职责,且对顾某的死亡亦不存在过错。无需承担赔偿责任。
  综上,法院根据事发起因、经过、损害后果、当事人的过错程度等情况,酌情确定被告龚某、姜某对原告的合理损失承担20%的赔偿责任;被告蒋某对原告合理损失承担20%的赔偿责任;被告郭某对原告的合理损失承担30%的赔偿责任。具体以最终生效判决为准。
  来源:周到
  【来源:周到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