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梦百合董事长再次在雪球中发帖炮轰万华化学。
  这已经是今年第三次倪张根发文状告万华。
  “法庭见”!梦百花今年第三次喊话万华!
  12月11日凌晨,倪张根在雪球发布了《出离愤怒之万华案进展》帖子。倪张根所说的“万华案”,是梦百合和万华化学之间进行了将近3年的一场赔偿诉讼。
  在文中,倪张根提到,在过去3年里,自己费尽周折希望能找到万华化学可以对话解决问题的人。在中间人的劝解下自己这次有和解意愿。12月6日,倪张根与李立民见面,李立民提出按照一审判决(100万)金额加律师费解决,倪张根则希望在原有标的金额约1800万的基础上大约取一半,即800万,包含100万法院判赔金额、律师费、合同损失费,李立民表示要回去商量。
  12月10日晚间,倪张根和李立民按约定通了电话。李立民给出的方案是要求“梦百合撤诉、删除网络信息,后面业务慢慢谈”。倪张根认为,李立民态度含糊,没有诚意,因此曝光了二人此次通话的情况,同时截图发布了微信文字交流的内容,并喊话万华化学“法庭见”。
  多年合作,缘何反目?!
  公开资料显示,梦百合始建于2003年,并于2016年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是国内记忆绵制品龙头,主要从事记忆绵床垫、枕头及其他家居制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
  而万华化学也是MDI领域的全球老大,其成立于1998年,2001年挂牌上市,业务涵盖MDI、TDI、聚醚多元醇等聚氨酯产业集群,丙烯酸及酯、环氧丙烷等石化产业集群等。
  也就是说,两家公司都是各自领域的头等企业。
  ??吃瓜时间线
  2007年,万华化学与梦百合达成合作。
  然而,到了2015至2017年,聚合MDI与纯MDI的期货价格已经历了剧烈的涨价,在此情况下,2016年,万华化学与梦百合多次探讨,达成了2017年供货的价格约定。
  但没想到,2017年,MDI的价格继续暴涨。由2016全年13600元/吨的平均价格,上涨至2017年26451元/吨的平均价格,甚至在2017年9月15日创出43000元/吨的天价。
  面对巨大的市场诱惑,万华化学还想到了“折中”办法——依据合同规定价格,万华向梦百合提供50%的供货量,但剩下的50%原材料,要求梦百合以当时市场价格付费。
  因原材料价格问题,2018年1月梦百合以违约为由将万华化学告上法庭,要求对方赔偿1884.13万元。
  2019年11月,法院判决梦百合胜诉,万华化学赔偿梦百合100.16万元。梦百合将万华化学诉至法庭。2019年11月,法院判决梦百合胜诉,万华化学赔偿梦百合100.16万元。
  该金额与预期相差甚远,梦百合决定上诉。今年11月10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将案件发回重审。
  而发回重审的案件于2020年12月17日开庭。
  万华今年MDI疯涨!再引争议!
  今年7-10月,MDI 经历了一场大暴涨!一天暴涨1000元,一周暴涨3200元!这样疯狂涨价模式,让下游用户苦不堪言。
  9月,梦百合曾发文炮轰这种涨价模式。称,近期海绵(包括记忆绵,普通绵等)原料涨价的问题,背后的始作俑者就是万华化学,“这种杀鸡取卵的行为最终只有被市场给唾弃”。
2
  契约精神如何在垄断式涨价中生存?
  最近互联网风向,反垄断成了热点。对于任何行业企业,建造坚固的护城河,无疑是企业的优势。而能做到像万华那样,在国际中都享有名声的,足够站在前沿的企业,更是难能可贵。
  垄断带来的可能是,“一人话事”。上游涨价,其他关联企业只能跟着走,这本是商业社会的正常现象。然而,若是垄断企业只想着自身的利益,市场将会大乱。
  其实,关于这种纠纷,同为国企的中国远洋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2008年,国际航运市场表面上还一片繁荣,中国远洋挣了108个亿。中国远洋还租了很多船。那时候担心租金上涨,远洋签了很多五六年的合同,有的船,当时的租金,一天是8万美金,可是到了2011年,跌到了一天1万美金,但是远洋还得按8万美金的价码付账。
  是的,10年前,即便中国远洋亏损连连,然而按照契约精神,他们依旧履行合约,承认合约是有效的。
  只是,中国商业的主流价值观虽然一直呼唤契约精神,但还是由此引发出了众多的商业纠纷,如今则在万华化学身上开始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