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焊枪,想必很多维修工都用过大型的、带氧气的、带乙炔的,既不方便携带,也存在安全隐患。后来,便携式焊枪出现了,无氧焊枪也普及了。
  这是焊枪的发展史,也可以看作是上海申桥的变革史。
  据了解,1987年,上海申桥推出国内第一款针对制冷行业使用的便携式有氧焊枪。并用了近30年培育了一块有氧焊枪的沃土,如今,申桥又颠覆传统,推出猛火牌无氧焊枪。
  在上海申桥总经理王廉远看来,大变局当前,与其等待外人颠覆,不如革自己的命!
  第一代无氧焊枪:侧重中国制冷市场焊接铜管的需求
  《制冷商情》记者:申桥为什么要做无氧焊枪?第一代产品解决了什么问题?
  王总:2017年上海申桥推出第一代无氧焊枪,并在小范围内试水。第一代产品更侧重实用性和功能的保障。虽然市面上有雷同的产品,但还是比国外的一些产品更适合于中国人应用。
  国外很多焊枪不是焊接铜管的,他们要考虑多方面,比如使用简便性,比如电子打火,可电子打火在充气量达到一定程度后是没办法点火的。那么,在低空气量的情况下,温度和热值的释放都是比较不利的,也就没办法在制冷行业使用。
  铜是一个导热系数比较高的产品,本身需要的熔点不低,铜熔点是一千一百度,是不是焊枪温度达到一千一百多度就可以,完全不是这样的,这就要考虑在空间中的热辐射,辅材的热传导等,我们推出第一代的时候,就考虑到焊枪是直接应用到制冷领域。

  第二代:脱胎换骨  第三代:拉开与同行的距离  第四代:难以被模仿
  《制冷商情》记者:现在主推的第二代产品有什么优势?第三代什么时候推出,继续深挖的第四代又有什么不同?
  王总:我们的第二代产品可以说已经脱胎换骨了,我们解决了第一代产品中便利性、方便性、安全性,以及美观度等不足。第二代研发费用接近50万,有双枪头和单枪无氧焊枪两款。
  第三代模仿的人比较少了,也表明我们与很多同行拉开了距离,第三代产品2021年第一季度会推出。温度、燃烧速率等都非常好,针对大家反馈的使用难度比一般的有氧焊枪高,也很好的解决了。此外,我们考虑在便利性问题上,向有氧焊炬去靠,把管子做的更细长,边边角角都可以去。
  第四代无氧焊枪正在研发中,即便是有的人看到了去解剖,也不一定能模仿出来。它主要是利用了一些比较尖端的科技,目前产品还在磨合中,重点深挖如何达到更高效率的配比。
  不断磨合、实验,死磕焊枪技术
  《制冷商情》记者:从有氧到无氧,为什么要转变产品方向?
  王总:其实,我们以前做有氧焊枪的时候别人也不看好,毕竟已有大焊枪工具了,但我们依然坚持下来,毕竟便携式焊枪有实用的意义。现在,各大城市对氧气管控越来越严,我们推出无氧焊枪,也是应时而为。
  《制冷商情》记者:市面上做焊枪的企业非常多,但你们真的是走哪火那,不管是强华信息联谊会,还是2020年的冷博会,你们为什么有这么多忠实粉丝?
  王总:确实,每场联谊都很火爆,即便疫情影响了会展,可冷博会现场我们的产品都被抢光了。
  我认为这源于产品的独特性,从2019年开始,我们在市场上摸爬滚打,找各种各样的配方,做了多次试验,收集客户反馈,对配方,热值计算,压力管控,应该说我们用千百次锤炼出最贴合市场的产品。之前我们一味追求高压力达到高热值,客户反馈压力高,点火方便,出气量过大,可不耐用,我们就不断改进。
  现在客户在进行铜管焊接时,只需要带上一罐MAPP气(俗称曼普气)及无氧焊枪即可作业(无须氧气瓶)。一般MAPP气燃气重量:453.6g,按照猛火牌双管无氧焊枪最大耗气量9g计算,一小罐MAPP气可以持续50分钟;如果用猛火牌单管无氧焊枪可以持续焊接1-2小时以上。
  此外,申桥不仅能研发,还掌握了模拟软件能力,在充其量多少,火焰达到多少距离的时候,吸入多少氧气会达到温度,在什么位置是最佳的,我们都是有软件模拟的。
  我们的焊枪有专利,无论是阀件还是气体充装都有安全证书,比如国家规定抽真空要到负0.6,我们做到负0.8,这是我们的标准。我们不怕别人模仿,我们不断前进,并尽力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