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中国经济已经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2020年突发的新冠疫情,对世界造成了巨大冲击,导致全球经济进入了衰退期。中国经济虽然也遭受了重创,但仍然经受住了考验,冲击和挑战并没有改变我国经济长期向好、稳中向好的基本趋势。预计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为2%左右。
  因此,中国成为疫情爆发以来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唯一实现正增长的国家,而之所以能够取得这一成就,其坚实的基础就来自于我国超大规模的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
  中国的规模和体量之大,可以概括为4超:即超大型的人口规模、超广阔的疆域国土、超悠久的历史传统、超丰富的文化底蕴。19世纪,英法崛起时人口是千万级的;20世纪美日崛起时人口数上亿级的;而中国崛起则是14亿人口规模将要实现现代化的巨大规模。在这一发展过程中,中国善谋善成,把后发劣势变成了后发优势,把规模优势转化成了发展优势。
  我国超大规模的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是长期积累培养、从量变到质变的结果。自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前夕,我国建立起了较为完整的工业体系,储备搭建了超大经济规模体的构架。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通过改革释放内生动力,不断发展壮大自己。在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同时,加快结构调整步伐,着力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超大规模的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逐步形成和显现出来。
1
  当前,在中国经济发展的新阶段,发挥我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努力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市场,已经成为构建我国经济新发展格局的重要基础。
  面对疫情所导致的全球经济衰退和复杂多变的国际环境,以及国内经济转型缓慢,内需不振的背景下,中国经济发展应该充分发挥超大规模市场和内需潜力,而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进一步推进改革与开放相互促进,“开放是中国经济最大的改革”。
  “十四五规划”中提出,“力争2035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建设超大规模市场”,可以说是颇具雄心的远景目标。但是,我们必须清醒认识到,我国目前的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只是一种潜在的优势,必须依靠更高水平的开放和更深层次的改革来充分激发这种资源和优势。
  目前,中国经济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中占据重要地位,兼具“世界工厂”与“世界市场”的双重角色,是打造超大规模市场的前提和物质基础。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5.96万亿美元,美国同期为6.22万亿美元。从进口规模看,我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进口国,进口规模占全球比重已由2001年的3.8%上升至2019年的10.8%,接近美国的12.3%。
  随着我国率先控制住疫情并实现经济正增长,消费品零售市场和进口规模均有望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消费市场和进口市场。近年来,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我国对高质量产品与服务的消费能力提升增长迅速,跨国企业在我国消费市场的渗透率已经远高于其本土市场的渗透率,我国超大市场规模对全球需求的外溢效应明显上升。
  与此同时,作为世界工厂,我国对于全球大宗商品、中间零部件等需求巨大,其中铁矿石和大豆进口总量超过全球50%。因此,这一情况也导致我国经济发展受制于资源禀赋条件,中国经济不可能完全脱离世界,中国经济的发展将继续受益于全球产业分工,而世界经济也受益于中国超大市场规模所带来的溢出效应。
  因此,在我国经济发展新阶段,应该加快改革和结构调整步伐,着力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将超大规模的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逐步形成和充分显现出来。
  中国经济的超大规模的市场和内需潜力的优势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中国作为全球唯一拥有全部工业门类国家,同时具有大国规模经济优势
  以人口为主的大国规模经济,意味着其每一个细分的分工协作的产业,都能规模化生产和经营。而且一个产业、上游产业与下游产业之间,包括横向联系的产业之间,在供应和需求方面,得到平衡的比例很高。
  由于目前中国是全世界唯一拥有全部工业门类国家,同时具有大国规模经济优势,因此中国对于吸引全球资本投资具有很大的吸引力。比如,改革开放初期,可口可乐探讨进入中国时,按照人均收入水平指标衡量,中国还不具备开发的市场条件,。但是,考虑中国人口规模很大,只要有1%的消费,就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实践证明,投资是成功的。
  然而,目前我国的开放型经济体制发展水平还有待于提高。不久前,中国表态将积极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CPTPP被称为面向21世纪的最高标准贸易协定,代表了全球新一代贸易规则的典型特征。
  这一表态彰显了我国将会以更加主动的姿态,以规则变革为切入口,构建改革与开放相互促进的开放型新经济的决心。
  二、中国具有技术易于创新、应用和市场化的规模经济优势
  我国是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许多新技术的产业化开始价格比较高,只有较少人去消费,随着逐步被规模化,再逐步降低价格,消费层次逐渐下移,最终应用和生产被大规模化。我国的一些科技产品就是采取了走军民两用的道路,先国防开发利用,再民间市场化和产业化的路径。
  三、中国具有发展网络经济的人口规模化密度优势
  人口规模和领土面积的叠加,给宽带互联网、移动通信、大数据储存即快速计算等技术,给高铁、高速公路、航空、水运、城市各类交通和城市交通枢纽等一系列其他管网系统,提供了密集人口巨大的需求,提供了足够的信息、旅客、资金、货物、能源等流动要素。
  其结果就是,有关网络技术发明、应用和产业化,在人口规模和国土面积较大的国家里,最容易实现和得到发展。
  四、人口规模化国土面积较大的国家,在经济转型和产业结构调整方面,也具有大国经济优势
  在国民经济遇到重大转折时,大国有较大的回旋余地。新技术和新产业的发展有人口需求的规模效应,其起步发展实际上需要劳动力的重新配置,一些从传统和趋于过剩产业转移的劳动力,一些要进入劳动年龄的新增劳动力,可以由新的产业吸收。
  总之,中国的超大规模市场和内需潜力决定了中国经济是一片大海而不是小池塘。由于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有着14亿人口的巨大消费市场,这一切使得中国经济更具有韧性,即使在面对各种外来冲击时仍然具有较大的回旋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