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新冠病毒疫苗接种工作范围逐步扩大,国内新冠疫苗冷链物流市场受到政府和资本的重视。
  2月2日,交通运输部公布的第一批新冠病毒疫苗货物道路运输重点联系企业公示期满,28家道路运输企业被列入名单。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所长许文波在1月31日举行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截至目前,中国各地累计报告接种新冠病毒疫苗数量已超过2400万剂次。
  根据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披露的数据,2019年,国内疫苗领域批签发数量约为5.8亿支。
  业内人士分析,考虑到目前中国生物等公司研制出的新冠疫苗需要接种2~3针,新冠肺炎带来的疫苗增量在28亿~42亿支。据此推算,这将给国内疫苗冷链运输市场至少带来4倍以上的增量,此外还拥有广阔的海外市场前景。
  近期,第一财经记者采访国内多家疫苗冷链物流以及相关制造业企业发现,物流企业细分赛道下的疫苗冷链物流,尽管利润高于一般的物流企业,但已形成了较高的行业壁垒。面对mRNA疫苗提出的低至-70℃超低温运输要求,他们试图通过技术突破驶入一条快车道。
  冷藏运输设备需求大增
  “从2020年5月开始,我们接到用于疫苗运输的冷藏车订单明显增多。目前来看,已经销售出去的冷藏车比公司往年增加了两成以上。”河南新飞电器集团总经理焦守臣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作为国内专用汽车制造、冷藏车主要生产商,对接的采购方涵盖了医药物流企业、科研院所和医疗卫生机构等。
  对疫苗运输设备采购热情的高涨,不仅缘于新冠疫苗,还有增幅巨大的流感疫苗。2020年,国内流感疫苗合计批签发5765.3万剂,同比增长87.3%。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冷链物流专委会(下称“中物联冷链委”)秘书长秦玉鸣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十四五”规划明确提出全面推进“健康中国”建设,这意味着卫健工作的中心从治病转向健康,“预防为主”被摆在了更突出的位置。由此,疫苗接种的需求量和重要性可见一斑。
  根据中物联冷链委近日发布的《新冠疫苗全球冷链运力分析报告》,经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底,我国医药冷藏库面积为80.6万平方米,同比增长约47%;我国医药冷链自有冷藏车8146辆,同比增长61.96%。初步预测,2020年冷藏库面积增长约10%,冷藏车数量增长约25%。
  对于医药冷藏设备制造企业而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在于温控。从需求端看,国内研发的新冠灭活疫苗运输温度要求在2℃~8℃,而美国辉瑞公司与德国生物科技公司BioNTech联合开发的新冠mRNA疫苗需要-70℃的运输环境,才能实现长时间的保存,莫德纳研发的mRNA疫苗也需要-20℃的运输环境。这种超低温的环境对于运载工具的技术设计、物流解决方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国内通用的低温冷藏车,温度大多是-20℃左右,到-30℃就很少了,-40℃以下的我还没见过。”焦守臣表示,这一产品的空白并非是因为在理论上不可行,而是此前市场并没有广泛的需求。目前,新飞集团已经立项,希望早日研发出温控在-75℃~-70℃的超低温运输车。
  另一个广泛的解决方案是,采用加入干冰的保温运输箱或者相变冰排。中集冷云(北京)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刘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2020年初,公司新冠核酸检测试剂盒的相关运输设备销量大增,2020年7月以来,疫苗保温箱的需求量开始增加。截至去年12月,公司国内营业增长32.7%左右,国际增长101.3%。
  -70℃以下的相变冰,被认为是替代干冰运输的一种新型材料。刘娟表示,干冰是固态的二氧化碳,在航空、铁路等运输过程中有严格的使用限制。此外,干冰易挥发的特性也可能导致产品温度出现波动。相较于干冰,相变冰技术具有温度稳定、环境友好、可重复利用的优势。目前,该公司-70℃的相变冰研发已取得阶段性成果,预计今年将服务市场。
  谁能为新冠疫苗提供运输服务
  1月26日,四部委印发《新冠病毒疫苗货物道路运输技术指南》,首次对新冠疫苗运输设备准备查验、预冷、温度实时监测、交接核对、装载方案等关键技术要求作出明确说明。
  这一指南基本延续了此前疫苗管理的相关法规。根据2019年12月1日正式实施的《疫苗管理法》要求,疫苗运输最主要的两个要求是全程可追溯、全程温控。同时,对疫苗运输网络下沉深度提出高要求,应具备送达三四线城市甚至村镇级网络覆盖的能力。
  谁能为新冠疫苗物流提供运输服务?业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来看,我国主要的疫苗物流配送企业集中在国药控股、华润医药、九州通等医药物流龙头,但新冠疫苗激增的巨大需求,仅靠这些龙头企业难以消化。因此,第三方物流企业迎来了发展机遇。
  作为本次上榜的28家重点运输企业之一,北京华欣物流有限公司也属于第三方物流企业。该公司总经理李艳纯向第一财经记者解释,所谓第三方物流,既不属于疫苗的第一方“发货人”,也不属于第二方“收货人”,自然就成了第三方。
  对于经营和配送疫苗的企业来说,需要通过GSP(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认证。而对于仅承担疫苗运输的企业来说,通过与获得GSP认证的企业签订运输合同即可,并不需要单独取得这一资格认证,因此也被外界认为门槛相对较低。
  但李艳纯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一个不能忽视的事实是“隐形门槛”。几个人,买几辆冷藏车,拼一个车队就能上路,这样的场景并不适用于疫苗冷链运输行业。在“全程可追溯、全程温控”的硬指标下,企业需要具备一整套规范的冷链运作管理能力,要求并不亚于GSP的相关流程规定,新企业很难入局。
  另据业内人士透露,从利润来说,整个物流运输行业的利润率基本不超过10%,作为物流业务中的高端场景,疫苗物流的利润率即便高于普通物流,也很难达到15%以上。
  另一家上榜的重点物流公司,上海康展物流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的优势主要在于干线运输,近期在上海、苏州、广州、武汉、昆明等城市分别建立了医药级中转仓,以及搭建了独立的计算机信息系统,通过物联网技术将医药运输的温度数据和订单捆绑在平台上,实现可视化追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