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面临宏观预期变化及传统消费淡季的双重压力,近期铜价振荡回吐前期涨幅。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每逢国内春节假期临近,铜期现货市场往往都表现弱势。
2223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进入2021年以来,铜期现货整体呈现振荡偏弱态势,这一定程度上受到宏观预期、流动性及供需因素的叠加影响,“春节效应”也是重要的推动因素。
  事实上,有色行业都具有一定的季节性规律,尤其是中国传统春节前后,由于有色行业上下游开工截然不同,供需阶段性失衡往往导致供需边际走弱,春节前后铜期现货市场表现相对弱势。
  “有色行业季节性规律的背后其实是传统淡旺季因素推动的,也受到长假因素及重量级宏观事件的影响,具有一定的研究意义。”国信期货研究咨询部主管顾冯达对期货日报记者表示,若按季度来分,铜期现市场往往在一季度春节前后处于相对低位,最明显的表现就是铜基差和比价走弱,较为适合产业客户参与套保套利。
  数据显示,近6年来,以沪铜主力合约节后首日收盘价较节前最后交易日的涨跌幅来计算,2015—2020年为“五跌一涨”,但如果不考虑2020年春节后的极端行情,整体铜价波动幅度较为有限。
  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负责人程小勇表示,当前铜现货市场已经进入春节假期模式,铜下游加工需求低迷,部分下游电线电缆企业已陆续停产放假。铜现货升水和绝对价格都面临季节性淡季向下调整的压力,但考虑到持续偏低的库存和偏紧的铜矿供应等利多因素,预计铜价的调整不会是急剧的,更多将是振荡式向下调整。
  “从季节性表现来看,一季度冶炼厂多维持正常生产,下游加工企业多有7—15天不等的假期,导致库存出现季节性回升,因此一季度铜市场多呈现供应过剩局面。”方正中期期货有色研究员刘崇娜表示,自去年4月以来,全球电解铜呈现供小于求状态,累积缺口持续扩大,随着铜市传统消费淡季来临,一季度精铜市场呈现供需双弱局面,国内铜市或出现累库压力。
  StoneX集团分析主管RhonaO'Connell表示,通常铜市会因为中国春节而出现累库,过去5年一季度的铜库存平均上升了30万吨,其中仅1月就约有8万吨。但2021年以来全球电解铜库存不增反降,为历史罕见,表明中国以外的电解铜市场也处于供给紧张的状态。预计这种趋势会持续,而且从二季度开始新冠疫苗可能会拉动全球铜市场的需求回升。
  与此同时,海外市场不确定性依然存在。记者发现,当前全球主要经济体“一手抓抗疫,一手救经济”,欧美主要经济体仍酝酿推出大规模经济刺激措施,以对冲实体经济长期陷入衰退的威胁。在疲软的全球经济现状和乐观的复苏增长预期之间,铜价也面临着海外宏观政策博弈及基本面供需扰动等诸多不确定性的影响。
  “从海外市场来看,1月美联储议息会议显示美联储维持利率不变,保持当前购债规模不变,但是美股一度暴跌,市场波动加大,这意味着流动性驱动的资产价格泡沫濒临破灭的风险。”程小勇表示,目前美联储尚未决定结束QE和货币转向,但是未来一旦通胀回升超预期,那么货币紧缩可能提前到来,资产价格泡沫破灭的风险是持续存在的,并可能波及铜市。
  RhonaO'Connell表示,过去一年以铜为代表的有色金属风光无限,铜价从2020年3月19日的低点反弹80%。“回顾上一轮金融危机后的行情,铜价从2008年12月的低点上涨了260%,当时全球金融危机后的经济复苏比现在花的时间要更长,市场可能低估了铜等实物资产在2021年继续增值的潜力。”她说。
  此外,还有机构大胆假设LME期铜价格在2020年收盘价接近8000美元/吨之后,或将在2021年上涨50%,现货价格将达到12000美元/吨的创纪录高点。高盛日前也表示对铜价强烈看涨,并给出了10000美元/吨的12个月目标价。
  RhonaO'Connell补充说,近期美元指数反弹到90以上打击了铜价,但过去20年美元和铜之间的相关性为-0.29。考虑到全球经济从二季度开始将复苏,美元持续走强的可能性并不大,更不会对铜价产生持续的利空。
  “目前海外疫苗接种进度缓慢,全球经济复苏或晚于预期,预期差或拖累铜价。”刘崇娜对记者表示,在多空因素交织背景下,铜价连续10个月强势运行而无明显回调,高位多空博弈加剧。预计2月铜价呈现振荡偏弱走势,沪铜运行重心或在58000元/吨附近,建议单边以波段操作为主,套利方面可考虑多沪铜、空国际铜。
  顾冯达表示,近期全球金融市场风险偏好切换频繁,各类资产价格尤其是股市及大宗商品振荡加剧,铜短期价格剧烈振荡回吐部分前期涨幅,预计春节后宏观若无“黑天鹅”事件或政策转向的利空,铜市将在供需复苏中企稳反弹。他建议产业与机构以生产利润保值为主,投机者以短线波段操作为主,可以关注铜价回调后的反弹机会,临近长假注意控制仓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