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年复工后,铜、铝等原材料价格同比大涨超过30%,家电企业面临严峻的成本压力。空调出口价格已经上调约10%,预计国内价格3月旺季也将会上调,有预测称国内空调价格将上涨20%。
  与供应商共同消化成本、与销售商洽谈价格提升及通过技术研发降本增效,是解决之道。在此过程中,大企业的日子将好过于小企业。鉴于成本大涨,空调企业生产谨慎,旺季或会结构性缺货。

  资本市场如惊弓之鸟
  “这两天铜价涨得太恐怖,从59000元/吨涨起,分分钟会破70000元/吨的节奏。”2月22日,做出口风扇的中山乐途电器的总经理黎明阳就听到了风声。
  塑料也在涨价。国内春节尚未过完,大洋彼岸的美国就遭遇了百年一遇的极寒天气,导致大规模停电,众多原油企业被迫关停,美国已停产每日逾400万桶的产能,接近全美原油产量40%。下游PE、PP等石化厂的生产也受到严重冲击。这使ABS、PS塑料每吨涨价1500元。
  黎明阳给第一财经记者提供了一张原材料涨价清单:今年2月,春节后相比于春节前,铜价涨了38%,合金涨了48%,铝价涨了37%,铁矿石涨了30%,不锈钢涨了45%,玻璃涨了30%,纸箱涨了20%,泡沫包装涨了15%,塑料涨了35%……
  “苦了我们制造企业!”黎明阳说,利润本来已很薄,人民币汇率提升给家电出口带来了压力。他估计,今年2月其家电制造业务成本环比整体上升3.5%,“对已经接到的订单没任何办法”。
  资本市场如惊弓之鸟。国内市值最大的家电龙头企业美的集团(000333.SZ)2月22日股价深度回调,下跌7.7%收于90.44元。当天,家电上游大宗原材料铜、铝的价格大幅上涨,铜价涨3760元/吨至67060元/吨,铝价涨320元/吨至16730元/吨,外界担心这将使美的一季度毛利承压。
  春节前,美的集团的股价曾创下108元新高。对于节后股价大跌,美的有关人士22日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情况正常,股价波动可能是原材料涨价、大环境的问题。2月23日晚,美的集团公告将斥资不超过140亿元,回购5000万~1亿股股份,回购价不超过140元/股。
  铜价疯涨背后的逻辑
  上海钢联有色金属研究员李丹2月23日在2021年铜市场新春复盘线上会议中表示,春节期间海外大宗商品市场躁动不已,油价升至13个月新高,铜价触及2012年以来高点,铜价获得来自宏观面的较强支撑。
  今年春节后的首个交易日,沪铜便刷新近10年高位,伦铜创9年高位。沪铜持仓大幅增加,投机资金大规模入场也使得价格波动放大。最近,对于“碳中和”、“新能源”中铜的新需求点,投资者均给予乐观预期;同时在供给端,智利海运延期、秘鲁运力受阻,短期之内铜产品的流通也受到一定干扰。并且春节累库幅度也不及往年,都对于铜价上涨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李丹预计,2021年在全球疫情逐步得到控制,秘鲁铜矿产出恢复增长,紫金非洲卡莫阿铜矿、智利新增铜矿项目、中国玉龙铜矿、铜陵在厄瓜多尔的米拉多铜矿等投产的情况下,全球铜产量增长4.6%至2113万吨。
  今年春节后铜价大涨,精铜与废铜的价差前几天扩至4300元/吨,达近八年历史新高,废铜替代优势明显。节后因船期延误的进口废铜陆续到港,废铜货源相对充足,废铜货商出售节前囤货获取利差。下游利用废铜的企业开工后囤货逐步消耗,新产能逐步释放,“精废差”将回归合理区间。
  从中国精炼铜的情况看,2021年1月,中国电解铜产量82.96万吨,同比增长15.4%,环比上年12月增长0.7%;2月,产量预计81.61万吨,同比增长23.7%,环比下降1.6%。2020年中国精炼铜产量约889万吨,同比增1.98%;预计2021年产量925万吨,同比增4.04%,而消费增速为3.59%。
  节后2月18日,中国电解铜现货库存23.53万吨,较节前增加7.02万吨;保税区铜库存41.8万吨,较节前增加0.5万吨。后续消费端预计恢复较快,库存预计难以大幅增加,保税区库存预计维持高位。
  从下游情况看,据我的有色网今年1月采集信息,国内50家精铜制杆企业开工率为58.3%,环比上月下降3.85%;35家废铜制杆企业今年1月开工率67.3%,环比上月下降0.87%;铜板带产能利用率小幅回调;而空调铜管排产好于去年。
  2021年1月中国铜管加工企业整体产能利用率为78.95%,环比上月下降4.5个百分点,同比上升21.73个百分点。今年1月,国内空调排产量环比增长7.85%,2月空调排产量受春节假期影响而环比下滑明显,但同比大幅增长20.97%。
  李丹展望说,短期铜价脱离基本面快速上涨,抑制需求进一步修复。
  出口空调已涨价10%
  前格力海外总经理、现珠海三友环境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肖友元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家电上游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主要有两大原因,一方面海外进口原材料短缺,另一方面中国替代性需求增长。
  从供应看,目前中国制造所需的铁矿石、铜、塑胶、石油等大宗原材料和核心电子元器件主要依靠进口,而国外相关企业受疫情等因素影响而开工不足,使采购成本上升。这也说明,全球供应链是一个整体,任何国家都不能独善其身。
  今年2月,电子元器件的价格同比上涨约10%~15%,芯片、IGBT模块、IPM模块等进口价格上升、交期延长,其单台空调中的成本约100元左右;而大宗原材料价格比去年同期上涨在30%~40%,其中铜价涨得最猛,从去年约50000元/吨涨到68000元/吨,这些都直接反映到空调的成本里。
  从需求看,国外企业受疫情影响而开工不足,而中国企业正常运营,全球对中国制造的需求旺盛,中国企业的替代性需求增长。上游供应短缺,下游中国企业需求增长,造成整体市场价格上涨。
  影响方面,今年1、2月份,出口空调已经涨价10%。肖友元说,铜、铝等材料在空调中的成本占比约15%~20%,铜主要用于空调的蒸发器冷凝器(俗称“两器”),虽然铝代铜的技术已经成熟,但是并不适用于所有产品。另外,今年2月,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同比已上升了近8%。
  对家电制造商而言,大企业的日子比小企业好过。大企业在原材料采购、产品价格上有更多话语权,能消化一些成本压力。目前,制造商主要通过与供应商共同消化成本、与销售商洽谈价格提升及通过技术研发降本增效,来解决成本问题。
  “这样成本高企的形势将会延续到今年一、二季度,成本压力至少要到三季度才会有所改善。”肖友元说,目前国内空调销售终端的价格没有变化,“谁也不敢提,怕影响旺季”。预计到3月旺季将会提价,因为空调厂难以消化所有成本。今后,空调行业将“大者恒大”,弱者更难生存。
  飞利浦空调(中国)运营总部总经理甘建国则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认为,当下的形势,主要是受美国发行2.2万亿美元国债的疫情救助方案影响,出现全球性通胀、货币贬值,大宗原材料涨价。用铜、铝较多的空调企业,成本大幅提升,预计同比去年成本上涨10%~15%。
  甘建国预计,今年国内市场家用空调的终端零售价将上涨20%~30%,在上半年成本上涨的压力下,企业的利润会大幅减少。另外,空调处于旺季,刚性需求较大,鉴于成本大幅上涨,企业生产会比较谨慎,旺季有可能会出现空调货源的结构性紧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