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据外国媒体报道,科慕(Chemours)股东就股票回购和股息问题起诉董事会,并称科慕从拆分之初就资不抵债。
  21
  科慕公司的一名股东代表起诉了该公司的高管和董事,指控他们违背对该公司的职责,在2015年科慕从E.I.杜邦公司(E.I. du Pont de Nemours and Company)剥离后,明知公司濒临破产,却批准了17.4亿美元的股票回购和股息。
  在向特拉华州法院(Delaware Chancery Court)提出的长达111页的诉状中,由伯恩斯坦·利托维茨·伯杰和格罗斯曼(Bernstein Litowitz Berger&Grossmann)代表股东罗伯特·平托(Robert Pinto)声称,科慕的高层,包括首席执行官兼董事会成员马克·维尔尼亚诺(Mark Vergnano),在批准股息和股票回购时玩忽职守,同时意识到该公司承担了25.6亿美元的环境污染负债。
  根据这份长达111页的诉状,董事们直到2019年5月才承认该公司尚未“从破产边缘转型”,其债务正在崩溃。
  而科慕发言人Thom Sueta表示,该诉状没有法律依据。
  今年1月,杜邦与科慕就如何分摊未来诉讼责任的争议达成和解,这些诉讼指控他们在分拆之前用全氟烷基物质和多氟烷基物质(PFAS)污染环境。几十年来,这些化学品一直被用于制造特氟隆等不粘涂料,并与严重的健康风险有关。PFAS因不容易分解,而被称为“永远的化学品”。(相关文章请点此查看)
  和解协议要求科慕向托管基金捐款高达20亿美元,以支付诉讼费用,包括各州对所谓的PFAS污染的索赔。
  平托在诉状中表示,和解协议显示了2017至2019年间,科慕高管和董事批准的股票回购和股利增加时的巨额债务。平托称,根据特拉华州的法律,这些行为是非法的,特拉华州法律禁止损害公司资本的股票回购,只允许用当年的盈余资产或净利润支付股息。
  平托还指出了科慕在2019年针对杜邦公司提起的诉讼,该拆分公司本身就意味着它从成立之初就已经破产。
  在特拉华州法院的那起诉讼中,科慕指控杜邦低估了科慕必须赔偿的环境责任,但后来要求无限赔偿。Chemours在诉状中表示,如果新公司对全部债务负责,那么它从一开始就将违反特拉华州法律而破产。副大法官山姆·格拉斯考克(Sam Glasscock)于3月份驳回了该案,称该分拆协议需要仲裁。
  科慕发言人Sueta表示,平托的诉讼“误读和曲解”了科慕2019年的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