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化地质矿山总局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呼吁,从现在起,国家应像重视稀土那样重视萤石,为我国今后更高质量发展打牢资源基础。
  01萤石的应用领域及现状
  据中化地质矿山总局专家介绍,萤石是自然界含氟最高的矿物,随着技术进步和需求的增长,萤石应用领域已拓展至新能源、新材料产业并体现出强烈的不可替代性。如六氟化铀是铀同位素分离中惟一合适的一种气体化合物,所有进行原子能军事或和平应用的国家必须建立六氟化铀合成与其同位素分离的装置;电子级氟化氢主要用于芯片、液晶面板等行业的清洗、蚀刻,是微电子行业制作过程中的关键性基础化工材料之一;六氟磷酸锂(LiPF6)以其优良的电导率、稳定的电化学性能,作为锂离子电池电解质,是近中期不可替代的锂离子电池电解质。含氟密封材料,可满足国防军工对密封材料的耐高腐蚀介质、耐高温、耐低温、耐辐射、耐老化等特殊要求,部分特殊要求甚至只有氟材料才能满足;含氟涂料具有耐腐蚀、耐老化等特性,已在飞机、舰船、雷达等应用;含氟油脂具有比重大、粘温性好、耐氧化、耐老化、耐辐射等特性,是生产潜艇氧气系统、火箭导航陀螺仪的必需材料。此外,在各种医药化合物的合成过程中,大都需要利用含氟化学品作为原料或中间体。据有关专家估计,25%~30%的新原料药研发是建立在氟化学产品基础之上的。
322
  这些新的应用领域表明,以萤石为主要原料的氟化工是具有先导性和战略性地位的基础产业,氟化工产业强大与否,已成为一个国家是否拥有现代科技、现代国防、现代产业的重要标志之一。
  中化地质矿山总局专家强调,目前,世界氟化工行业呈现出高度集中和高度垄断的特点,3家美国企业(杜邦公司、3M公司、霍尼韦尔公司)、2家日本企业(大金工业株式会社、旭硝子株式会社)以及比利时苏威公司、法国阿柯玛公司、墨西哥化学公司等8家氟化工企业,不仅产品覆盖整个氟化工产业链,且长期占据世界有机氟材料总产能的80%、气体氟化学品产能的70%。
  中化地质矿山总局专家指出,我国是萤石资源大国,又是萤石矿生产大国和消费大国。由于我国萤石资源具有品质较高、开采条件较好等优势,我国萤石行业在全球萤石行业中逐渐获得了主导地位,对全球的萤石价格具有重要的话语权,氟化工也是我国少有的具有特殊资源优势的产业。但与氟化工的战略性地位和西方寡头已经形成的产业格局不相适应的是,目前我国仍以生产氟化工原料(萤石精粉)为主,氟化工以中低端产品为主。每年消耗大量宝贵的萤石资源,致使我国萤石资源储采比快速下降,我国萤石资源保障程度堪忧。
  基于此,中化地质矿山总局专家强烈呼吁,从现在起,我国应像重视稀土那样重视萤石资源。
  02如何加强萤石资源开发利用?
  1.编制规划,宏观管理。萤石作为一种重要的战略矿产资源,长期以来未受到足够的重视。鉴于萤石在传统工业、战略新兴产业、新能源、高端制造中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鉴于萤石资源供应能否足够持久关乎我国工业可持续发展,建议国家有关部委尽快制定全国萤石勘查开发规划和全国氟化工产业规划,宏观管理和调控我国萤石资源和氟化工产业。
  2.加强萤石地质找矿工作。据统计,截至2018年底,我国查明萤石资源储量约2.4亿吨,但易开采、价值高的可利用资源储量仅为6000万吨,保障年限不到10年,萤石储采比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因此,国家应通过设立专项从两方面加强地质工作,提高萤石资源的保障程度:一方面,加强已知矿产地和矿山的地质工作。有关统计资料显示,目前我国已提交的萤石矿产地、在产的小型萤石矿山,其地质工作程度绝大多数为预查或普查,亟需通过加强地质工作提升资源储量级别;另一方面,应加强西部地区的萤石地质勘查工作,寻找新的矿产地。
  中化地质矿山总局专家建议,可通过两条渠道解决地质工作的资金投入问题。一是国家设立专项资金,将相关萤石矿产地工作程度提高到详查程度后列入国家战略性矿产资源储备地目录,今后视氟化工产业发展需要再有计划地以竞争出让方式投入市场;二是鼓励企业投资,对企业投资矿产地提升勘查级别的、已有矿山深边部找矿的,国家可通过出台减免税赋、给一定补贴等政策予以激励。
  3.加大萤石资源整合力度,提升原料生产的集约化程度,使稀缺资源向自觉维护国家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的企业集中。我国萤石矿业总体呈现生产经营企业多、规模小、行业集中度不高的特点。统计资料显示,目前全国萤石矿山数量达到938个,其中大型矿山仅16个,占比1.7%;中型矿山41个,占比4.4%;小型矿山680个,占比72.5%;小矿201个,占比21.4%。“小字辈”唱主角,开采技术和装备水平落后、开采无设计、生产无计划、采富弃贫、开采过程中忽视环境保护等问题突出,不仅加大了政府监管难度,也限制了行业技术水平的提高。
  对此,中化地质矿山总局专家建议,国家可借鉴稀土行业整合经验,以国务院国资委管理的中化明达控股集团(原化工部地质矿山局)、中国中化集团、中国五矿集团为主体成立中国萤石产业集团,对我国萤石行业实施全产业链的整合。在整合过程中,可依照《政府投资条例》(国令第712号),以资本金注入的方式进行支持,助其最终发展成为集萤石资源勘查开发、氟化工产品生产及应用基础研究为一体的综合型企业,并赋予其国家有关萤石产业发展规划编制、萤石资源战略储备等职能,以增强对国家相关战略性产业安全的保障能力。
  4.加强共伴生萤石和氟资源的综合利用。统计资料显示,我国共伴生萤石矿占查明萤石资源储量的半壁江山。截至2018年底,我国探明的萤石资源储量约2.4亿吨,其中选矿难度较高的共伴生资源储量近1.15亿吨,且有3600万吨单一型萤石矿产资源储量难以开采利用,开发价值较高的单一型萤石矿占比实际并不高。
  磷矿伴生氟是氟资源的又一来源。截至2018年底,我国查明磷矿资源量达252亿吨,按2%氟含量计算,磷矿伴生氟资源约5亿吨。目前,贵州瓮福(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在引进技术进行再创新后,已形成了国际领先的在磷化工生产中回收氟化氢的技术,并在全国建设了5条年产1万~3万吨的生产线。
  基于此,中化地质矿山总局专家建议,国家应从战略高度重视共伴生萤石和磷矿伴生氟资源的综合利用,并立即启动两项工作。一是出台鼓励性政策,加大铅锌、锡等有色金属矿床中共生萤石资源的回收;二是出台鼓励性政策,鼓励磷肥生产企业利用磷矿中伴生氟元素生产氟化工原料(无水氟化氢),可替代宝贵的萤石资源。
  5.加强以企业为主体的科技创新体系建设。据中化地质矿山总局专家介绍,目前我国共伴生萤石综合利用和氟元素综合回收利用的成熟技术,均为企业自主投资形成。基于此,中化地质矿山总局专家建议,国家在中化明达控股集团、翁福集团等企业设立国家级的企业技术中心,加大氟元素综合回收技术、中高端产品生产技术、新的应用领域等研究,加快我中国氟化工的整体升级。
  6.严格控制低端氟化工合资企业的审批。自我国政府1994年开始对萤石出口实行许可证有偿招标使用制度后,八大氟化工寡头采取了新策略变相获取我国的萤石资源,即以独资、合资的形式在国内建设氟化工厂,但仅以生产中低端产品为主,如国家不及时加以控制,我国的氟化工仍摆脱不了以卖矿石或原料为主的局面,且会加剧萤石资源紧张状况。
  对此,中化地质矿山总局专家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应加快氟化工产业结构调整和产品结构升级,遏制氟化工低端大宗产品的无限制扩张,同时制定氟化工合作产品清单,对凡不在清单之列的引资、合作项目,一律不予审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