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需求逐步恢复、供给瓶颈仍存的背景下,全球原材料价格涨疯了。而下游企业纷纷通过涨价来向消费者转嫁成本、提振利润。眼下,涨价潮丝毫没有缓解的迹象,全球性通货膨胀预期不断上升。
  从黑色到有色,原料涨疯了
  今年以来,在商品方面,中国和美国定价品种都大幅上涨。中国对标的主要是黑色产业链,包括动力煤、螺纹钢、铁矿石、焦煤、焦炭等;原油及铜铝铅锌等基本金属的价格与美国等海外经济体的相关性更大。
  4月26日,普氏铁矿石62%指数涨6.35美元并突破190美金大关,报在191.45美元,创下2011年2月14日以来价格新高。4月27日,沪铜涨破72000元大关,再创历史新高。
  标普普氏铁矿石指数经理王杨雯对记者表示,“随着我们进入第二季度,钢铁库存持续下降,这表明国内和出口的钢铁需求都很强劲。钢铁生产商的产量如此之高并不令人意外,它们的利润率正在飙升,目前处于每吨130~160美元之间。除了中国需求强劲外,全球宏观经济复苏也提振了中国以外的钢铁需求,提高了钢铁总产量和铁矿石消费量。”
1
  下游制造业巨头密集涨价
  近期国内各大家电企业纷纷宣布涨价,包括格力美的海尔科龙志高、、格兰仕TCL等等大企业上调洗衣机、空调、冰箱、电视等产品价格。
  海信日立4月1日起,产品价格全线上调;
  天加4月1日起,上调家用中央空调价格,涨幅暂未知;
  安徽格力于2021年3月8日发布调价通知函,自3月16日起,挂机涨价200~300元,柜机涨价300~500元;
  麦克维尔3月15日起,产品价格上调5%~11%;
  美的空调从3月10日起,涨6~15%;
  约克3月1日起,主机上调10%,末端及阀件上涨4%;
  往前追溯,在2020年7月份、9月份,12月份,包括奥克斯、志高等头部品牌均进行了调价……
  当然它们只是涨价大军中的典型代表。可口可乐、宝洁、金佰利相继宣布,为应对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压力,将提高产品售价。
  中小企业无奈夹缝中生存
  值得一提的是,并非所有中下游企业都能轻易转嫁成本。原材料成本的上涨对于中小企业而言更具杀伤力,而巨头因为具备采购规模和供应链优势,深谙成本控制之道。
  以“快乐水”为例,虽然可口可乐在涨价原因中,提及了包装材料塑料、铝以及糖浆等原材料涨价或短缺给公司带来的压力,但实际上可口可乐已经将大部分装瓶业务外包给装瓶厂,剩下真正需要由可口可乐自身去承担的原材料涨价压力就只有10%的原浆成本。
  面对持续上涨的原材料成本,中游加工环节及下游的众多小企业普遍面临着“做多亏多”、“有单也不敢接”的困局中。
  对于今年原材料的夺命涨价潮,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