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富士康郑州工厂“数码产品事业群”公布的招聘信息显示:如果生产线上的新员工,工作满90天且至少在岗55天,这些员工将获得7500元的奖金。
  据悉,早在3月底,富士康郑州工厂就提供了3500元的奖金。随着时间的推移,富士康郑州工厂逐渐把奖金额度提升至6000、6500,直到如今的7500元。有数据显示,2020年8月和9月份,富士康郑州工厂的新员工奖金达到了9000元。
322
  为了招募更多的“壮劳力”,富士康无疑是许下重酬,但是效果如何呢?
  01年轻人正在远离工厂
  实际上,开出高奖金招募工人的并不是富士康一家。今年年初,美的家用空调广州工厂的招聘负责人郑世富已经连续好几天在微信朋友圈“发贴”,晒美的“招工”新政策:推荐新员工奖励2000元;新员工大年初二至初十入职奖励2000元,初十至初十七入职奖励1500元,初十七(3月1日)以后入职奖励1000元。
  格兰仕海外市场管理部相关负责人张丁也在朋友圈晒格兰仕的招工新举措:2021年2月2日-2021年2月28日入职上岗的一线人员,介绍费为2000元/人;奖励于被介绍人上岗后十二个月内按在职时长分次发放给介绍人。
  据业内人士称,这些家电生产企业特别是大型企业纷纷用福利“留人”,顺便“扩招”,就是为了避免春节后出现去年那样的“用工荒”。
  据调查数据显示,在2020年下半年国内制造业进入全面复工复产阶段时,有66%的企业认为近期遭遇了用工荒问题,更有13%的企业表示已经常年存在用工荒难题。
  那么,家电工厂开出的“高薪”回报、“优渥”的入职奖励是否对“用工荒”起到缓解作用呢?据今年4月26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发布的《全国招聘大于求职“最缺工”的100大职业排行榜》显示,我国制造业人才严重短缺。其中,液晶显示器件制造工、电工、空调器制造工、半导体芯片制造工等跟家电相关的工种也榜上有名。
  02“用工荒”背后:年轻人越来越“贵”
  当人们深究家电工厂“用工荒”背后的原因时不难发现,其实企业招工时开出的“优渥”回报只是一种假象。据不少离职的员工透露,招工时和你说5000元,8000元,但一旦进入,给你开出2000元的底薪,其他的就算全勤奖、住房补贴、绩效奖等等,名目很多。
  此外,工厂工作的高强度也是众所周知:上班时间一般都在10小时以上,基本每天都要求加班,少则三小时,多则通宵赶工;白班夜班两班倒,没有固定的作息,基本上是主管说要工作就要工作;一个月顶多有2天或3天假,请假很难,迟到更要倒扣工资;有时还要求一直上夜班,每天12小时的工作制。
  以东莞某家外包装厂为例,该厂一天工作11小时左右,日薪大约在200元左右,月薪在5000元左右。而深圳饿了吗APP旗下全职蜂鸟骑手的月平均收入在8000元以上,更有跑单王最高月入3万元,工作时间也非常自由,弹性大,工作时长可以根据自身情况进行调整,没有固定的上班时间。相较之下,优劣可分。
  调查数据显示,制造业企业的员工薪资水平增速低于全行业平均水平,根据调查显示25%的制造业企业选择2020年不调薪,而在调薪的企业当中涨薪幅度在5%以内的企业占到一半以上,约占全行业的41%。即便企业面临缺乏劳动力的局面时,涨薪的意愿也不高。
  企业无法用以前的招工待遇招徕足够的年轻工人,也就意味着如今的年轻人越来越“贵”。这个“贵”的背后,也和中国的人口构成息息相关。
  近日公布的全国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与2010年相比,15—59岁、60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分别下降6.79个百分点、上升5.44个百分点。从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劳动力人口数据看,2018年为89729万人,2019年为89640万人,下降了89万人。
  专家认为,未来50-60年,中国将保持老年人口规模世界第一,步入全球人口老龄化程度最高的方阵之中。劳动年龄人口为表征的劳动力资源提前缩减,社会保障可持续性问题日益突显,人口负增长与低生育率陷阱相叠加。
  未来,中国年轻人占社会的比重将越来越少,对于那些还在依赖人工为主的制造业企业而言,如果不作出改变,就只能陷入用工荒带来的死循环当中:招不到人—无法扩大生产—利润无法提升—待遇无法提升—更招不到人。
  03家电制造的未来:马太效应和机械化生产
  “用工荒”的存在,让不少家电头部企业选择对生产方式进行改革。美的家用空调事业部负责制造的副总裁曾表示,美的空调工厂在自动化的在投资仅2015年一年就将达8亿~10亿元。
  除美的外,海尔已有四个互联工厂投产;格兰仕投30亿元改造中山微波炉生产基地后,还引进洗衣机自动化生产线;奥马冰箱已投产自动化程度达70%的第六工厂;TCL把华星光电智能化生产的模式,复制到彩电、手机等旗下其他业务……
  在代工大厂富士康,机械代替人工的现象也十分普遍。引入自动化设备后,一条生产线从7人变为2人,进一步改造后,就可以减少到1人。
  但是,头部企业的自动化改造并不能往下复制。仅其8亿元的改造费用,就让不少中小家电企业感到“肝颤”。
  因此,当头部企业已经摆脱用工荒带来的困扰,继续扩大生产时,其他中小家电企业则在越来越严重的“用工荒”中规模进一步萎缩,造成行业内的马太效应进一步加剧。奥维云网报告显示,空调、冰箱、洗衣机、显示器、彩电市场消费向头部品牌集中的迹象越来越明显,前五强市场占比分别达到89%、76%、76%、65%、66%。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数字化的发展、对技能要求的不断变化以及婴儿潮一代的退休,美国制造业公司同样也在为寻求技术人才而努力挣扎。数据显示,98.6%的美国制造企业都是小企业。据Score Association(中小企业发展提供指导的项目)统计,其中75.3%的公司雇佣的员工不足20人。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经济学家阿瑟·刘易斯(W. Arthur Lewis)曾在《劳动无限供给条件下的经济发展》的论文中提出了自己的“二元经济”发展模式。他指出,发展中经济体工业化的初始条件是资本稀缺、劳动力过剩,在工业化过程中,工业部门会不断吸收农村中的剩余劳动力,工资水平并非取决于劳动力的供求关系,而是取决于农民的收入水平。当工业化将剩余劳动力都吸纳干净,工资水平就取决于劳动的边际生产力———如果不提高工资福利,不改善劳动条件,就雇请不到所需的劳动力。这就是著名的“刘易斯拐点”
  如今,随着经济复苏,“保增长”大局已定,“用工荒”日益严重,并且从沿海地区向内陆省份蔓延,中国正在向先前的发达国家一样面临着“刘易斯拐点”的困境。怎样减轻“刘易斯拐点”造成的负面影响,成为各方必须面对的一个重要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