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8日铜价再次暴涨!,长江现货1#铜价:73470元/吨,涨2120元/吨;广东现货1#铜价:73340元/吨,涨2130元/吨……
  铜价刷新10年来新高,铝、锡、铅等也相继突破历年新高。
  这一波原材料风波,给中国的各行各业造成了剧烈的振荡。
  一些中小制冷企业负责人表示,“毫无夸张,感觉自己每天看原材料价格需要呼吸机,太难了,压力太大了!”
  其中,一位小型冷凝器厂家指出,现在库存卖完了,不敢大量进货,只能小批量生产,万一原材料出现大涨后,再迎来大跌呢?即便是接单,也是按照最新价格执行。
  一方面,企业面临巨大的成本压力,更有甚至面临着有钱买不到货的困境。另一方面,如果企业大幅向客户提价,可能又无法保障准时供货,如果客户不能接受价格,就会寻求新的供应商。一来二去,订单便由转向更有供货保障和议价能力的企业了。
1
  这也表明新一轮洗牌或加剧,一些弱势杂牌企业被淘汰出局不无可能。
  当然,你以为涨价只对中小企业影响深远,那就想当然了,暴风之下,任何企业都不能独善其身。
       据记者了解,行业内有些大企业也是苦不堪言,同样深陷不接单亏,接单还是亏的泥潭。
  存亡之际,企业如何应对?
  目前,制冷企业首先通过提价、产品升级等覆盖原材料价格上涨造成的压力。
  企业加强成本管理也是应对“涨价潮”的一项策略。链条末端的产品生产企业通过供应链管理等把成本管理前移到供方,并通过管理体系活动降低企业人、财、物等其他成本,以此来补偿原材料涨价成本,整合要素重新优化配置,以达到降低成本、提高效益的目的。
  同时,多数企业期盼,当前大宗商品走势存在不确定性、不稳定性,国家相关部门应精准调控,确保价格总水平基本稳定,帮助实体企业渡过难关。
  从长远来看,只有努力提升品牌附加值,提升产品议价能力,才能在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那么,“技改+智造”,优化产品结构、提升生产工艺,成为很多行业制冷企业的重要应对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