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破解冷链物流这个瓶颈,农业的跨周期调节就更加现实了。
  近日,国家发改委号召各界为“十四五”冷链物流发展规划建言献策,相关司局也开展了专题调研;此前,农业农村部也表示,正加快构建农产品冷链物流基础标准体系,2020年新建或改建仓储保鲜冷链物流设施1.4万个。我国农产品冷链物流建设正在提速。
  农业生产的主要特点就是周期性,且周期比一般工业生产的周期长,少则几个月,多则一年甚至几年,还体现出明显的季节性特征。农业这种自然属性也带来了风险,即周期间不能有效衔接或信息不对称带来“超调”,进一步转化为市场风险,这就是我们平时看到的“多了多了、少了少了”的问题,比较明显的如“猪周期”。
1
  冷链物流恰恰能解决这个问题!冷链解决的是时间问题,物流解决的是空间问题。通过冷链物流建设,农产品就能够跨越“时空”,有效弥补周期间的“空档期”;市场中产品多的时候就收储,少时就抛出,进而减少了市场波动、平抑了物价。
  近些年我们切身感受到冷链物流带来的便利。笔者来自一个“板栗之乡”,记得小时候保存板栗,要么埋在沙土里过冬,要么风干,而现在甚至可以一直吃到第二年板栗“下树”。冷链物流对保质期短的农产品作用尤其明显,如水果、蔬菜,再加上我国物流业飞速发展,喜欢尝鲜的消费者甚至能在24小时之内吃到国内乃至国外的新鲜农产品。北方“冬储大白菜”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我们看到,冷链物流已成为农业现代化的重要一环,但却是相对薄弱的一环,是乡村产业振兴迫切需要补上的短板。相对而言,我国冷链物流在东部地区较为完善,在西部及广大农村地区较为缺乏;在销区大城市周边较为完善,在产区“最后一公里”较为缺乏。
  笔者认为,当前较为紧要的是在农产品优势区大力开展冷链物流建设,并逐渐延伸到特色产区和已脱贫地区等。各地在开展产业集群、产业强镇、一村一品等建设时,应当把冷链物流建设一并考虑、一起规划,否则产业发展起来东西卖不出去形成新的“卖难”,打消农民积极性,最终造成产业“夭折”。
  在发展冷链物流时,还要注意“建”与“管”结合。建设要因地制宜,在发达地区注重发挥市场手段,吸引产业链条上的企业投资,政府加强引导和配套服务;在欠发达地区,则要发挥政府投资主导作用,并探索利用PPP等模式形成合力。同时防止“重建轻管”,笔者认为,可以探索政府建设、乡村集体管理等方式,在促进产业可持续发展的同时增加集体经济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