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铜矿资源相比于其他主产国而言储量不多,一直以来铜被视为价值最高的贱金属,而和铁等金属相比,铜的抗腐蚀性很强,因腐蚀而产生的损耗较小,因此废杂铜原料是铜产业的重要原料来源之一。目前全球废杂铜原料占铜全部消费比重约35%,而废铜的利用方法分为两类,一类是经过阳极炉熔炼生产电解铜,即再生精铜,全球通过废杂铜生产的再生精铜占精铜比重的15%;另一类是直接以非精炼铜或铜合金的形式生产出铜材或铜合金。
322
  2021年上半年,随着铜价持续上涨,下游冶金、加工企业的原料成本压力也日益凸显。在此背景下,相对低廉、环保的废铜成为了回收企业关注的焦点。2021年以来,下游企业对铜的需求较为稳定,尤其是如新能源汽车、电子、家电等行业景气度较高,对铜的需求量增大。而随着国际铜价持续上涨,废铜的经济性也得以凸显,由于使用精炼铜的成本过大,加工、冶炼企业倾向于加大废铜用量。根据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5月中旬江浙等地的废铜价格突破6.5万元/吨,相比于年初增长32%。
  但是废铜市场由于国家进口政策产生了较大的变化,自从《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发布以来,中国不断调整进口固体废物管理目录,固体废物进口种类和数量有序减少。其中,铜、紫杂铜、黄杂铜等,特征为废铜碎料,均值含铜量 78%的废铜碎料被划为废六类,即限制类进口固体废物名单。由于废铜进口受到了极大限制,加上近年来随着国内冶炼产能的不断扩张,铜精矿进口量和国内精炼铜产量都大幅上升,精铜消费逐步挤压废铜空间。2020年,中国精炼铜产量达到1002.5万吨,同比增长2.5%,无论在冶炼端还是加工端,废铜消费的比重都有所下滑。
  铜由于金融属性较强的特点,拉动废铜价格年内两次上调。第一次是国内经济复苏带动市场经济复苏,主要体现在工业复工、出口恢复至零增长以及必需品的补偿式消费;第二轮在于基建投资的回暖以及耐用品消费增速提高。得益于全球疫情爆发之后海外订单向国内持续转移,中国家电行业在2020年下半年出口量呈现出迅猛增长态势。其中空调冰箱的主要原材料铜、铝、塑料的市场需求量大增,2020年中国空调出口量不降反增达到6077万台,而冰箱产量达到9014.7万台,同比2019年大增12%。进入2021年上半年以来,包括3月和4月的电线、电缆加工和使用高峰,5月和6月的铜管、铜板带加工热潮,国内铜价将进一步攀升,废铜价格持续走高。
  在国家对于洋垃圾进口政策持续收紧以后,中国废铜进口量连续三年下滑,2020年中国废铜进口量仅为94.43万吨,同比下降约40%。其中由于RCEP协议的签订,中国对于RCEP签约方的废铜进口大幅增加,马来西亚、日本、泰国、澳大利亚、韩国均为主要废铜来源国,RCEP成员国约占废铜进口总量45%左右。
  而由于国内用铜需求大增,2020年10月生态环境部、海关总署、商务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四部门发布《关于规范再生黄铜原料、再生铜原料和再生铸造铝合金原料进口管理有关事项的公告》,在标准修改后,高端进口六类废铜转为可再生铜而不是废铜。新标准分为再生铜原料和再生黄铜原料,再生铜原料主要包括铜线、铜加工材、铜米、破碎铜和镀白紫铜。再生黄铜原料包括普通黄铜料、镀白黄铜料、黄铜管料和混合黄铜料。新标准将引导国内废铜市场朝着更加规范化的方向发展,国产废铜的供给量和质量也将得到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