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现有冷库容量约162万立方米,其中5000立方米以上冷库容积约占冷库总容量的92.2%。 “十三五”期间,全省新增库容55万立方米,如取最大入库量数值计算,这部分新增库可储存12.7万吨蔬菜,或22万吨冻肉,或25万吨冻鱼。令人向往的是,“十四五”期间,这组数据将飙升26倍!
  近期,海南省发布最新规划,全省将在“十四五”期间新增冷库总容量约1445万立方米,打造52个冷链物流规划项目,建设服务国内超大规模市场的“国家冷链大仓库”,努力把海南打造成为区域性国际冷链物流中心。
322
  海南冷链物流产业为近在咫尺的加速度做好准备了吗?面对即将到来的行业红利,产业链上的企业家们准备怎么接招,他们正在哪些上游行业深耕?近日,新海南客户端、南海网、南国都市报记者走进岛内瓜果菜预冷库、肉制品冻库、日销品低温中转库进行实地探访,这些海量物资紧贴着冷链物流进出海南,链条上流转的几乎全是诱人的美食……
  我们在记录,即将在这片海岛上热起来的冷产业前夕。
  海南热带水果种植总面积约230万亩,冬春瓜菜在236 万亩左右,它们加起来,构成全岛反季节瓜果菜种植的基本盘。生产与销售旺季集中在1-5月份,出岛销量占全年总产量七成,冷链物流护送它们一路北上,到达全国30多个省份上百座城市的大型农批市场。这一路,保证新鲜运抵变得至关重要,品质鲜货才能卖个好价钱。
  这条冷链的发端,就在海南田间地头的预冷库,瓜果菜要在采后关键一小时迅速入库,只有先冷下去,才能链起来。然而冷链物流不是一个单纯的低温概念,不同的瓜果菜,自采后开始就要量身定制配套冷链技术参数,有时一个参数出差错整柜产品就得扔,损失以吨为计量单位。比如牛油果,冷链温度低于14度,它就无法后熟。
  在有些瓜果菜生产上,冷链物流相当于1,之前所有的种植努力都是后面的零,“1”若立不住,前期辛苦全白搭。没有这条冷链,海南会消失一批规模化瓜果菜种植产业。
  9月初,三亚崖州区梅村返乡创业大学生蓝神正在为火龙果剪枝疏果。记者 康景林 摄
  火龙果:搞定预冷库才敢大规模种植
  进入9月,三亚天涯区梅村400亩火龙果进入半休眠状态,果农们剪枝疏果,图的是入冬后丰产,搭上反季节种植的车。这难得的农闲让返乡创业大学生蓝神只敢松半口气。“果休眠了,我的脑子不能停,还有最要命的事没办妥。”蓝神在为下一茬火龙果找预冷库。
  蓝神是他的真名,在互联网语境下,这个名字让人过目不忘。他是近年返乡创业大学生的典型,在三亚小有名气。2020年回村,他流转了150亩地种火龙果。火龙果采后保鲜、运输、直到送达终端消费者,全程需紧贴冷链。村集体的冷库仍在筹划中,他不时为预冷库着急上火。
  水果是一个生命体,所有水果采摘后便开始走向衰败,如不根据它的特性做预冷处理,绝大多数水果无法在全国范围内销售。火龙果采后不预冷,仅仅三天,高温导致的真菌病害可令70%的果实发病,表现为果皮软烂长毛,果肉迅速衰败臭味还大,彻底没了价值,这就是所谓的采后病害;同理,离开冷链物流,海南火龙果运输与销售存在巨大风险。
  预冷的核心作用是什么?海南热带水果采后保鲜专家、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研究员高兆银两句话点出要害:预冷能快速降低田间热、快速降低果实生理代谢,相当于让其进入休眠状态;同时降低微生物繁衍,抑制真菌等病原菌的繁殖速度,达到保鲜目的。所以说,预冷是水果采后保鲜的关键第一步。
  “十三五”期间,海南瓜果菜主产区市县零星布局建设了一批田头预冷库,但数量远远不能满足生产需求。记者在三亚、乐东、东方采访发现,这些田头预冷库,多为上千亩种植基地建的自有预冷库。像梅村这样火龙果面积小于千亩的种植基地,预冷库建设压力没那么迫切,属于可以缓一缓的情况。可这给果农带来额外的成本负担。
  火龙果每年可采摘13-14批,蓝神每次采果后,要花一个多小时运往周边村庄朋友的冷库预冷。即便是友情价,他每年也需投入好几万元。同村的果农有的拉去乐东九所、有的拉去三亚一些农业龙头企业的冷库,路途更远了些,投入自然更高。“如果我们村集体有个公共预冷库,这些时间与钱都能省下来。预冷过的果能要得起价,每斤还会高出近一块钱。”蓝神与村里人自然都盼着预冷库早些落地。
  不仅是火龙果,像莲雾、龙眼、番荔枝、蛋黄果等热带水果产业,都需要冷链支持才能上规模种植。在海南,大规模种植基地必然同步建设预冷库,这是产业发展的刚需——想规模化种植就需要有配套预冷库等保鲜设施。
  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更加详细地提出冷链相关基建的投入方向,其中包括“农产品仓储保鲜冷链物流设施建设工程、田头小型仓储保鲜冷链设施、产地低温直销配送中心及国家骨干冷链物流基地建设。蓝神遇到的麻烦,高兆银给出解决办法,高兆银说“我们建议海南瓜果菜种植重点市县,最好以行政村为单位,建立公共预冷库,一个库辐射周边四五个村庄。水果采摘后经过分级、杀菌进入预冷库,把果实上携带的地热降下来,降低果实新陈代谢,延长保质期与货价期,保持浓郁风味。这是冷链物流助力海南瓜果菜增收的主要途径。”
  在他看来,海南眼下最缺的是预冷库,它与低温冷藏库的区别是降温快,风力大,隔夜果肉温度就能达标。而冷藏库的风力小,制冷时间长,制冷成本高,无法满足瓜果菜迅速降温的需求。
  《海南省“十四五”冷链物流发展规划》表明,为助力农业生产,海南还将改造和新建农产品产地集配中心冷库26座,新增冷库约4万立方米、冷藏能力约1.7万吨,覆盖全省85个瓜菜主产区和产品优势区。海南将以0.2-1.9万亩为单位建设一座预冷库,需建设121座预冷库,确保瓜菜采后运输时间控制在30分钟运程,1小时内进行预冷。
  10倍保鲜期:冷链物流带来无限商机
  在海南规模化种植的火龙果基地,清一色配套了预冷库,眼下是海南冷链物流配套最完善的种植产业,产品在整个运销过程中以极低损耗率傲视百果。
  为什么是火龙果?剖析火龙果产业模式,有助于我们了解凭借冷链兴起的热带水果产业以及回报。
  在海南,大规模火龙果种植基地一个月可采果三四百万斤,一年可产果十三至十四批次,其中反季节种植时段的价格不时会冲上15元/斤。简单的加减乘除即可得出种植毛利。高收益促使种植者加大预冷库等保鲜设施投入,高度成熟的冷链物流更好地反哺产业,精细化种植可持续提升海南火龙果品质。良性循环强有力地推动着火龙果产业发展,使其在海南种植面积迅速扩大,近年来仅次于芒果与荔枝。
  中国热科院采后保鲜专家高兆银对火龙果、芒果、莲雾等热带水果的预冷保鲜、长途冷链运输技术参数研究全国领先,研发了热带水果采后保鲜与冷链物流配套技术。如大型火龙果基地周年生产需要配套完善的保鲜、预冷、贮运设施。“火龙果采后需经过保鲜、分拣、分级等采后处理,进入预冷库9至12个小时后,果肉温度低至5-7度时就可以装冷藏车发货。车厢温度也需全程设定为5-6度,运往全国各地。”
  即使在北方城市,货架期的保鲜状态也能保持3-4天;若二次进入低温冷藏库中转,保鲜期可达一个月。待销售时,果实风味变化不大,或者说变化非常小。原本只能放3天的一颗果,保鲜时长变成30天,在冷链物流加持下,它的货架期成功延长了十倍!
  “预冷库以及冷链物流对火龙果产业至关重要”, 高兆银极为肯定地下着结论,“如果没有冷链物流,海南不可能大批量出现大型火龙果生产企业,产业无法发展壮大,决定性就这么强!”
  换句话说,没有冷链物流,就没有火龙果产业的蓬勃发展。与之相似的水果还有荔枝、释迦等瓜果菜。没有冷链物流,它们只能在房前屋后种一些,十里八村卖一些,谈不到产业化种植。预冷库与冷链物流能成功保住销售期、保持卖相、保护品质,果农们戏称其为“吉祥三保”。
  高兆银给出一组数据,海南热带水果种植总面积约230万亩,面积在5万亩以上的有十余种,其中芒果以85万亩体量排名第一,香蕉 50万亩,荔枝31万亩,分列第二、三位;海南冬春瓜菜种植面积236 万亩。其中瓜类种植面积94.28万亩,豆类种植面积38.99万亩,椒类种植面积56.28万亩,茄类种植面积13.19万亩。
  海南省农业农村厅数据标明,2020年海南全省运输鲜活农产品出岛42万余车次,比2015年增长近四成;载重量953万吨,比2015年增长两成还多。经预测,2025年全省冷链物流市场需求总量约4310万吨,产值约9784亿元,这是一个近万亿市场。
  在我国,经过预冷的果蔬占比通常为10%,而发达国家高达95%-100%,其冷链物流通率基本达85%以上,而我国只有19%。对比以上冷链物流常用指标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海南的这个万亿市场眼下依然是一片蓝海。
  2020年5月,海南三门坡荔枝采收基地繁忙的流水线。完成预冷的荔枝正在加冰打包,这是装车前的最后一道工序。记者 康景林 摄
  冰水预冷:另类实用的蔬菜冷链物流
  冷链技术参数是个复杂的系统工程,自瓜果菜采摘开始,都是各种讲究,采访过程中,面对各种“冷知识”,新海南客户端记者刨根问底探究竟。“这个展开说,就是一门功课,太复杂!”高兆银点到为止地讲述,把海南蔬菜简单粗暴的预冷模式勾勒了出来:
  为了节约成本,南菜北运走冷藏集装箱的很少,大部分用冰水预冷后直接装货车运走。这个预冷模式比较初级,可蔬菜在海南大多都是这待遇,有的菜农图省事,干脆直接塞冰瓶。只有辣椒例外,它遇水后会全部烂成糊。想留住产量,保住品质,蔬菜冷链运输精细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除了蔬菜,海南的荔枝预冷也是冰水待遇。
  自2019年开始,杭州鲜科果品公司总经理张雪峰每年带队来海南收购荔枝,从陵水第一茬果实成熟开始收,追着成熟期一路向北收购,每年收果500万斤左右。“我们是小生意,那些大果商对冰块的需求量实在太大了。”冰块制冷速度快,几个小时内果肉温度即可降至最理想的5摄氏度。每年荔枝采购高峰期,海南本地制冰厂生产力不足,一些大果商会从湛江调运冰块进岛。几个荔枝收购点的用冰量每天都在100至120条左右,一条冰重100斤,不停地敲碎塞进泡沫箱。“荔枝在北方销售时货架期很短,很快就没了卖相。塞冰虽然简单了些,可冰块很好地保护着荔枝红润的表皮。
  这种规格的冷藏车长9.6米,可载货22吨,是向内地运送海南新鲜瓜果菜的主力军。记者 康景林 摄
  预冷库也好,冰块也罢,高兆银看来,海南冷链物流产业要聚焦,首先扶持常见反季节瓜果菜的冷链物流,建立从“采购预冷-保鲜仓储-冷链运输”的服务体系。“2025年,海南全省冷链食品进出岛和配送冷链运输率将有极大提升”,高兆银随时关注着冷链物流数据,他点赞“十四五”规划对中心冷库的调配————将改造和新建农产品产地集配中心冷库为26座,新增冷库约4万立方米、冷藏能力约1.7万吨,覆盖全省85个瓜菜主产区和产品优势区。
  海南热带瓜果菜已锚定冷产业,冷与热、冰与火在田洋间完美统一,和谐相处。冷产业正在琼岛大地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