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段时间,江苏省部分地区受疫情影响出现农产品“卖难”,暴露出冷链建设方面的短板——如果地头成熟的瓜果蔬菜能在冷库里暂放,农户就不会因为产品一时销不出去而心急如焚。作为农业大省,江苏如何加强冷链建设短板?连日来,记者深入多地进行调查。
32
  现代农业生产,呼唤“田头冰箱
  “葡萄园开了有四五年了,往年坏掉的果子肯定有些,但从来没像今年这么多,好好的果子就挂在枝头坏掉了,看着真心疼。”南京市高淳区黄宽本葡萄园负责人黄诚福告诉记者,受疫情影响,今年葡萄销售不畅。虽有区农业农村局帮忙拓宽销路,但近一个月只卖出六七百斤,坏掉的却有七八千斤。
  记者问他家里是否有冷库可将葡萄暂时储存,黄诚福说:“听说过冷库,但那都是大公司做的,我们没有技术和足够资金,所以也建不起来。如果政府能牵头建冷库,我们肯定是愿意付费使用的。”
  同样是销售农产品,位于邳州市宿羊山镇的恒大食品有限公司却不担心滞销问题。9月1日,记者在恒大食品新厂区内看到,高约6米的冷库内冷风阵阵,网格袋包装的新鲜白蒜成堆码放在架子上。“目前新厂有26个冷库,温度控制在零下2.5摄氏度到零下3.5摄氏度,可储存两万吨大蒜。因为有冷库,所以疫情期间产品没有出现严重的因滞销而损毁问题。”恒大食品有限公司副总岑顺利说,有了冷库,大蒜的保鲜期更长,不仅能延长销售期、扩大销售范围,还有助于加工开发更多大蒜产品。
  两相对比,冷库的作用显而易见,而冷库正是农产品冷链的一个重要环节。
  江苏省农科院农业设施与装备研究所副所长、江苏省冷链学会农产品保鲜专业委员会专家智库主任李鹏霞介绍,冷链是使农产品在预冷、分级、包装、贮藏、加工、运输、销售等各个环节始终处于必需的特定低温环境下的特殊供应链系统的总称。“冷链是保证农产品营养品质和食品安全最基本的条件。如今老百姓饮食的多元化和营养化,很大程度上是靠冷链建设的逐步提升来实现的。”
  “这次疫情导致一些农产品滞销,而产地对农产品的商品化处理和贮藏能力有限,导致大量农产品产后损失严重,这就说明我省亟待加强农产品产地商品化处理能力和保鲜设施建设。”李鹏霞把农产品产地保鲜库比作一个大的“冰箱”,产地商品化处理就类似家里根据农产品的特点分门别类进行整理归类、包装存放。产地商品化处理是农产品进入冷链流通的“最初一公里”,做好这个环节,才能有效延长农产品保质期,进而解决农产品采后贮藏、保鲜、加工和流通的问题。
  “江苏农产品冷链建设还存在短板。其实江苏本身冷库容量并不少,但冷库的分布、冷冻库和冷藏库的比例不合理。通过我们在全省的调研来看,目前产地商品化处理的技术和设备非常少,导致了江苏农产品贮藏保鲜效果不显著,不能满足市场流通的需要。目前的冷库主要解决流通周转过程中的临时过渡,并不能形成完整冷链。” 江苏省冷链学会秘书长陈昌伟说。
  “海门已形成蔬果产业生产标准化体系,现有的农产品产地冷藏保鲜设施难以满足全区生鲜农产品所需,特别是难以适应不断增长的蔬果生产与市场消费需求,相对现代农业的发展较为滞后。”南通市海门区农业农村局局长夏林辉说,目前全区共有冷藏保鲜库容20万立方米,至少还需建设20万立方米。
  产地冷库建设,试点“整县推进”
  今年4月,农业农村部和财政部联合印发文件,全面推进农产品产地冷藏保鲜设施建设工作,在全国选择100个蔬菜、水果等产业重点县,开展农产品产地冷藏保鲜设施整县推进试点。其中,我省的徐州市铜山区、邳州市、东台市和南通市海门区入选。
  “整县推进”在东台已展开探索。东台市农业农村局局长朱宝美介绍,东台市今年计划在国省道沿线11个镇建设不同类型冷库32座。弶港镇是27个建设主体中唯一一个以镇为单位、整镇推进冷链设施建设的主体。
  “高温库与低温库在农产品保鲜方面有什么区别?高温库能否调节成低温库?”9月2日,在弶港镇政府三楼会议室里,副镇长杨小明向远道而来的专家们咨询。
  为实现整镇推进的目标,弶港镇全镇一盘棋,盘活农村闲置土地。“镇上有一处30亩闲置土地,我们接管过来后计划建一个包括通风库、高温库、低温库等多种功能冷库的弶港冷链物流综合体,以点带面,带动全镇有产业特色的村,按需建设冷库,实现富民强村。”杨小明表示,弶港镇由5个镇合并而成,东南西北各有特色产业,对冷链设施的需求较大且各不相同,整镇推进方便统一规划和安排。
  根据两部门文件,此次中央财政支持的冷链设施建设主体主要包括县级以上示范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示范社以及已登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等。
  东台市安丰镇宇丰园艺作物种植家庭农场是省级示范家庭农场。“我们现在有900亩地用来种植大葱,去年的年产量是5400吨。建冷库主要是为了延长销售期,增加大葱的附加值。”农场主张礼兵直言,大葱放入冷库,大约能延长40天的销售期,实现“错峰销售”。听到国家支持冷链设施建设的消息后,他第一时间报了名,计划把农场里一间仓库改建成冷库。
  冷库人人都能建得起吗?“小农户建设冷库行不通,因为建设冷库需要较多资金,还要考虑用地用电等因素。有小农户曾想向银行申请贷款建冷库,但由于风险高无法获批。现在我们转换思路,由镇设立平台公司,集合全镇18个村的村集体经济组织统一建设18家冷库,统一管理,保证风险可控,现在农业银行邳州支行等银行还主动上门对接,想要贷款给我们。用地方面,邳州市政府特批144.05亩土地用于农产品产地冷藏保鲜整县推进试点项目建设,就在宿羊山镇现代农业产业园区。”邳州市宿羊山镇武装部部长袁增超说。
  邳州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王光飞说:“目前邳州冷库仍存在较大缺口,特别是田头预冷保鲜设施难以满足家庭农场、合作社的冷藏需求。今年我们重点支持29家建设主体,拟总投资7543万元。”
  “之前也有一些大户自己建库,但是容积小只够自用。这次四甲镇头桥村股份经济合作社在建的冷藏保鲜项目是海门区20个冷藏保鲜项目中唯一一个气调库设施,总投资400多万元,容积约3500立方米。由于所需资金量较大,冷库由合作社统一建设,用于储存村民种植的草莓、葡萄等水果以及生菜、杭白菜等绿色蔬菜。蔬菜种植户和收购户可付费使用,由村集体统一管理。在建的这个库能保证果蔬10个月不变质。”海门区四甲镇农业农村局局长许仲贤说。
  “存得住”“运得出”,合力构建完整冷链
  “目前选定的4个试点县产业基础好、资源特色鲜明,其他地方在建冷库前一定要认真调研考察是否真正需要冷库,需要多大的容积。”省农业农村厅市场与信息化处处长樊宝洪说,农产品产地冷藏保鲜设施建设涉及到用地、资金和人才等诸多要素,还是要因地制宜。
  “我们依托村集体经济组织和示范家庭农场等经营主体,正在建设一批规模化、现代化的农产品产地冷藏保鲜设施,力争培育形成一批一体化运作、网络化经营、专业化服务的农产品产地冷藏保鲜设施运营主体,基本建成与现代农业产业发展相适应的农产品冷链物流体系,促进蔬果产业链不同环节的分工协作、优势互补,实现蔬果等农产品产销衔接、优质优价。”夏林辉说,“十四五”期间,海门将重点发展产业关联性强、技术含量高、比较优势明显的村集体股份经济合作社,采取田头预冷、冷藏、漂洗、分级包装等商品化处理方式,提高农产品附加值,带动农民增收。
  8月31日,省农业农村厅召开全省农产品产地冷藏保鲜设施建设推进视频会。“建库不是目的,为用户创造效益才是根本。要探索建设产地低温配送中心,培育新型经营主体,构建形成以农产品产地冷藏保鲜设施为核心的产地冷藏保鲜服务网络。”省农业农村厅二级巡视员黄非说,建库之后还要推动管理创新,提升运管能力,试点县应把财政补贴折股量化到合作社社员或村集体成员,让农民群众参与管护,将农产品的商品化处理、产销渠道构建、品牌培育等相结合。
  “补足短板需要加强田头预冷设施投入,各级政府、部门和各类市场主体一定要强化田头预冷概念,需要建立农产品产地商品化处理中心,经过预处理和加工筛选后的产品更易流通进城,同时注重采用信息化技术统一集配各类冷藏设施,让农民分享到更多更便宜的冷链服务。”樊宝洪表示,冷链是全产业链,是贯穿农产品生产、储存、运输到销售的所有涉及温度管控环节的体系化建设,朝智能化方向发展是必然趋势。
  冷链要让农产品既“存得住”又“运得出”。南京市邮政分公司同城业务负责人刘杰表示,为保障农产品质量,目前南京果蔬主要在本市销售,采取“同城当日递”专门服务。“生鲜产品不适合自动化分拣,常规的收派模式也满足不了客户的时效要求,我们便推出了‘同城当日递’服务。”南京邮政为每个同城投递站点配置了冷冻(藏)柜、冷冻(藏)保温箱、保温投递挎包等设备,用于处理中心到末端投递的生鲜产品运输。
  在东台市西溪植物园向北1公里、新204国道的西侧,有一个东台市重点项目——中农联·东台云仓农商城。“该项目计划打造华东地区最先进的区域冷链商贸中心,建设一座传统冷库、两座智慧化立体冷库,共计约10万余立方米。库门直连月台,方便装货卸货,真正做到从仓储到装卸、运输一体化服务。同时将打造消费交易大数据和远程交易大厅,提高农产品流通效率。”中农联·东台云仓农商城营销副总熊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