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本土钢材价格正在持续上涨,一吨热轧钢卷的期货价格从去年9月的615美元涨到目前的1923美元,涨幅达213%。
  另一方面,钢材原材料铁矿石的价格却在持续下跌,自7月中旬以来已暴跌40%以上。
  两种截然不同的走势似乎反映出:钢铁的需求在飙升,而铁矿石的需求却在下降。这背后有中国因素?
  9月17日,美国知名财经媒体“石英网”(Quartz)认为,钢材价格飙升的原因有很多,包括美国政府对进口钢铁加征关税,被新冠疫情压抑的制造业需求反弹,当然还有美国货币宽松政策导致的通胀上升。
  但铁矿石价格暴跌,主要因为占全球钢铁产量57%的中国,限产力度逐步提升。
1
  中国对钢铁产业进行限产,主要是为了遏制污染,完成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
  今年1月,中国工信部强调“坚决压缩粗钢产量,确保2021年粗钢产量同比下降”。8月上旬,中国重点统计钢铁企业粗钢日产实现了同比、环比双下降。
  与此同时,为更好保障钢铁资源供应,推动钢铁行业高质量发展,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宣布,自今年8月1日起,适当提高铬铁、高纯生铁的出口关税,调整后分别实行40%和20%的出口税率。
  “长期而言,我们预计中国粗钢产量将持续下降,”研究机构Wood Mackenzie高级顾问史蒂夫?席(Steve Xi)表示,“钢铁行业是重污染行业,今后几年仍将是中国环境保护工作的重点领域”。
  随中国钢铁限产持续推进,钢厂高炉开工率、日粗钢产量不断下降,铁矿石需求显著下滑。9月7日,澳大利亚铁矿石价格降9%,至每吨177澳元(约合人民币847元),创有史以来第二大降幅。
  日前,澳大利亚经济学家维韦克·达尔对澳洲新闻网表示,有消息称随着中国重点粗钢生产厂继续限产,加上中国冬季全国钢铁产量削减,从11月中到次年3月中情况(铁矿石价格)将更加严峻。
  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粗钢产量5.63亿吨,同比增长11.8%。2020年全国粗钢产量10.65亿吨,而“确保2021年粗钢产量同比下降”是去年工信部等部门定下的目标,如将今年粗钢产量同比不增长作为目标,下半年粗钢产量要控制在5.02亿吨,需要比上半年减产至少6100万吨。
  在此背景下,铁矿石公司也在调整自己,以适应中国的限产措施。8月底,澳大利亚铁矿石巨头必和必拓的副总裁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下半年中国钢铁业的限产措施或将更加严厉,考验着期货市场的看涨决心。
  “石英网”认为,随着中国限产导致的供应量减少,美国钢铁市场可能会像芯片行业一样出现供应问题。
  根据世界钢铁协会的数据,2019年美国钢铁产量为8780万吨,不到中国9.954亿吨产量的十分之一。因此,尽管美国钢铁制造商目前的钢铁产量已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平,但他们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填补中国限产造成的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