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末,中秋节已过,国庆节将至,全国多地却忽然开始“拉闸限电”。对于多地集中拉闸限电的原因,本文不进行探究,但拉闸限电引发的全国舆情,令本就处于低迷期的家用空调市场需求变得“雪上加霜”。
  家用空调产业极为痛苦的内销零售行情,叠加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等不利因素,包括空调电机在内的整个产业链陷入悲观态势之中,而在庞大的产能催动和经营压力下,整个产业链的“内卷”式竞争正在愈演愈烈。
32
  #1空调电机增速远低于预期,阴霾笼罩
  回顾家用空调产业的2021冷年,其实全程都在新冠肺炎疫情重创后的恢复状态中。空调电机产业在从2021冷年一开始就在全面加紧排产力度,紧跟下游市场报复性增长的需求速度。但是,整个家用空调产业在进入2021年3月之后开始由下游零售终端向上游零部件行业传导低迷情绪,空调电机行业也自2021年6月开始产量出现明显下滑,2021年9~10月,这种低迷态势全面扩大。
  根据产业在线的统计数据,2021冷年,空调电机销量达到3.92亿台,较2020冷年增长12.26%,较2019冷年增长6%。其中,空调电机内销量为3.5亿台,同比增长10.1%;出口量为7668万台,同比增长21.77%。
  如果单看2021冷年的规模数字,家用空调产业链的整体规模有一定的增量,但是这种增量建立在上年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出现市场停摆的基础上。即便如此,在2021年前三四个月销量平均增速超过60%的情况下,2021冷年家用空调总体增速也刚过10%。从2021年6月开始,由零售终端传导而来的负面情况接踵而至,空调电机的排产量持续下滑,为2022新冷年蒙上了浓重的阴霾。
  家用空调零售终端的情况则比预想的还要糟糕。奥维云网(AVC)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虽然家用空调零售总额同比上年增长3%,但是同比2019年则大幅下降超过20%;2021年1~7月,家用空调零售量竟然同比被疫情严重冲击的2020年下滑了5.7%。
  在最新的数据中,2021年8月家用空调呈现线下市场零售量同比下降近40%、线上市场同比下降近30%的局面,9月这组数据则进一步扩大。
  笼罩在家用空调市场终端的不利局面直观地反映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数据上。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自2021年3月以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连续下滑,至2021年8月已经下滑至2.5%。在消费者购买意愿明显降低、家用空调整机零售价格持续走高、房地产市场又在多地上演价格下滑剧目的情形下,家用空调产业上下游都感受到了危机的临近。
  拉闸限电的舆情,将这一波悲观情绪推到了极致。
  产业在线预计2020年空调电机总体规模达到4.05亿台,同比增长13%。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一预期较难实现。
  #2内卷的发生,体现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
  在一个产业的稳定格局没有形成之前,我们总将产业下行中的竞争称为“洗牌”。但对于空调电机这种竞争格局极为稳定的产业,如今的局面被称为“内卷”。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家用空调产业的制造规模已经突破全球制造规模的80%,空调电机的制造规模占比与此类似,甚至更高。这意味着,在全球多地因疫情导致制造业供应不足、制造订单加速流向中国的情况下,几乎全世界的空调电机都在中国工厂生产,或中国空调电机企业在海外工厂生产。全球市场需求的总量持续下滑,包括中国在内。
  那么,这样的内卷直观地体现在空调电机的市场竞争之中。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作为空调电机领域无可争议的龙头企业,威灵电机的市场份额持续扩大——据美的机电事业群提供的信息,威灵电机在2021年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获得了销量与市场份额的双提升。在空调电机方面,2021冷年威灵空调电机销量为16733万台,同比增长20%。同时,根据市场增长模型,威灵电机在2022冷年将维持高增长的态势,总销量预计可达到两亿台。
  按照前述市场行情的预期,威灵电机的市场份额将从当前的42%增长为50%。而提升的这8个百分点,将由威灵和凯邦双寡头之外的几家企业来争夺,要知道在威灵和凯邦之外,其余任何一家品牌的市场份额最多的还不足10%。
  内卷的发生来得如此猛烈,对空调电机行业来说,虽然原因是多重的,但是内卷之后行业的健康发展面临威胁。
  #3原料价格飙升,激发价格战
  自2020年8月以来,因全球疫情导致的原料供应紧张以及中国大规模制造对原料需求的快速提升,令铜、铝、钢材、塑料等与家用空调制造业高度相关的原材料价格持续抬升。出乎意料的是,这种态势竟然持续到今天,仍然和全球的新冠疫情一样,没有停歇。
  家用空调整机的制造成本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同比提升了超过25%,空调电机的制造成本提升幅度甚至接近30%。与此同时,市场零售终端需求萎靡不振,“不促不销”,可偏偏整机企业面对制造成本的提升已“无力促销”。
  家用空调整机企业全面压缩制造环节的成本成为共同的选择。首当其冲的,正是压缩机、电机的采购配套价格。
  于是,各个空调电机企业都面临残酷的抉择。一方面,下游整机企业对采购价格进行严格限制;另一方面,庞大的产能下,空调电机企业必须保证一定的市场份额。在这种情形下,价格再次成为企业的“胜负手”,也成了行业的“杀手锏”。
  据了解,在这样惨烈的竞争中,行业乱象变得频发,有的电机企业宁可减配、亏损也要维持和下游客户的配套合作,完全打乱了电机与整机出货价格联动上涨的“行规”。甚至,行业内出现了有的电机企业将问题产品四处兜售,与质量问题“博弈”的情况。
  这种局面不仅恶化了空调电机行业自身的经营情况,也为家用空调市场的健康发展留下了产品质量和性能的隐患。
  #4预期前景不佳,亟需确定破局路径
  拉闸限电的影响,必然在今年“双11”充分显现,尤其体现在家用空调线上市场的促销上。“618”都没实现的促销业绩,在“双11”几乎没有翻盘的可能。中国家用空调市场在消费理念提升、消费意愿下降的矛盾中继续前行。因原料价格暴涨导致的市场均价继续提升,因房地产价格下跌导致的新增需求继续下降,因拉闸限电导致的家用空调能耗高的意识,把家用空调市场的需求推向低谷。
  2022冷年,中国家用空调内销零售量极大概率将跌破5000万台。届时,产能过剩的空调电机企业,路在何方?
  首先来看出口市场。事实上,中国空调电机行业是一个外向型不足的产业,即使2021冷年海外订单需求全面提升,最终全行业出口量占比也不足20%。但与家电整机企业的情况类似,海外订单仍因全球疫情不可控而流向中国,出口市场“肉眼可见”地成为空调电机企业可以把握的机会领域。2021冷年,空调电机出口量同比增长21%,2022冷年这一增速将保持,且拉大与内销增速之间的差距。
  出口市场也呈现出一些不利的局面。第一,海外空调市场随着过去一年的囤积行为,需求量正在下滑,透支效应显现;第二,全球因疫情导致的经济下行,对海外市场的购买力出现的冲击,出口产品的价格在持续下滑,这令本就利润不高的出口业务,面临同行低价竞争的压力;第三,随着拉闸限电的陆续实施,中国的工业品供应稳定性也出现下滑,订单完成的效率下降;第四则是老生常谈的交通运输和原料成本问题。因此,如何在争取出口比重提升的情况下,做好战略平衡实现利润空间和市场拓展双丰收,非常考量空调电机企业的战略布局。
  虽然家用空调内销市场需求萎靡,但也并非一无是处。在更舒适、更健康、更有品质的消费理念的推动下,具有新风、舒适送风、便捷智能的产品仍是整机企业布置的重点,而直流产品的技术特性,将引发空调电机行业直流产品竞争的白热化。此外,轻型商用领域正在成为一个新的爆发式增长点,空调电机企业是否有能力将最优性能的产品匹配,并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产品切换布局,也是挑战中寻求破局的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