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培育新的增长曲线,近期多家企业宣布跨界转型,进入节能减排及新能源汽车与储能行业,与之配套的上游氟化工领域随之成为热门赛道。
32
  圈外企业 跑步入局氟化工
  10月25日,在黔西南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举行了普安县和晴隆县3个萤石矿探矿权的现场拍卖会。经过紧张激烈竞争,施达矿业公司以3个矿权总价1.43亿元,拍得普安和晴隆3处萤石矿的探矿权,标志着施达集团“跨界”拿到了进入未来氟化工科技行业的入场券。
  施达集团表示,此次施达集团成功竞拍萤石矿,为公司未来布局和进军氟化工产业提供了良好的资源优势和基础。
  其实,跨界跑步入局的并不只有施达集团一家。在福建上杭县蛟洋工业园区,能源巨头宁德时代思康新材料项目一期在加紧施工中,一期项目总投资10亿元,达产后可年产含氟锂电新材料1.2万吨;二期投资18.5亿元,达产后可年产2.5万吨含氟锂电新材料。
  “目前项目建设已完成了土建,设备的安装,下一步安装管道以及电器、仪表的调试。”宁德时代思康新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潘伟楷说。
  此前,作为国内磷化工龙头之一川恒股份与国轩控股集团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及《投资合作协议》。双方将在磷系电池材料(包括但不限于磷酸铁及磷酸铁锂)、氟系电池材料(包括但不限于六氟磷酸锂及聚偏氟乙烯)领域开展合作。今年9月份以来,川恒股份入局新能源领域,新能源转型战略愈加明晰;深耕有机硅行业的新安股份与多氟多实业共同出资成立泰兴安福新材料有限公司的议案,合作建设1万吨/年六氟磷酸锂原材料项目,主要为多氟多实业及其下属子公司或指定第三方公司提供化学原材料;医药企业湖北省宏源氟化工有限责任公司2万吨/年锂电新材料一体化项目(一期)环境影响报告书(征求意见稿)已完成等。
  氟材料 助力“双碳”目标实现
  氟工业是伴随着现代工业发展而迅速崛起的一个新兴朝阳产业,由于产品具有高性能、高附加值,氟化工产业被称为“黄金产业”。氟化工作为化工新材料之一,近年来,随着技术进步和需求的增长,氟材料的应用领域开始从传统行业向电子、能源、环保、生物医药等新领域渗透。在新能源领域,氟化工产品已成为锂离子电池、燃料电池、太阳能电池、风能、核能等新能源领域的关键材料之一。
  2021年被业界称为国内氟化工行业发展的关键年。一方面,“双碳”目标的推进,以及《〈蒙特利尔议定书〉基加利修正案》的落地,与制冷剂直接相关的企业面临巨大机遇和挑战;另一方面,集成电路、太阳能光伏、新能源汽车、储能等行业快速发展对特定含氟产品需求的突增,不断影响着氟化工产业“版图”。
  萤石作为氟化工的基础资源,其制成工业产品是氢氟酸。氢氟酸是新能源车的电池(六氟磷酸锂电池)、光伏发电和芯片等新能源设备制造的必用材料。六氟磷酸锂是电解液成分最重要的组成部分,约占电解液总成本的43%。
  随着新能源领域的持续扩张,六氟磷酸锂迎来爆发。据Wind、百川资讯数据显示,10月20日,六氟磷酸锂市场价格报收52万元/吨,创近5年来新高。国泰君安电新行业分析师石岩表示,当前位置上六氟磷酸锂的价格仍然存在继续上涨的可能,但是整体涨价的速度将有所放缓。
  扎堆入局 需关注中期风险
  据数据统计显示,2021年全球六氟磷酸锂将出现供需缺口,供给量和需求量预计分别为5.9万吨和6.35万吨,缺口4500吨。
  六氟虽然目前是产业链中比较紧缺的环节,但跨界企业需要保持清醒意识,对行业进行动态跟踪。目前多家企业有较大的扩产计划,从中期角度来讲,需要关注中期过剩的风险。当前六氟价格持续新高,双氟替代的经济性已经开始显现。
  今年以来,包括多氟多、天赐材料、永太科技、天际股份等多家公司均发布了扩大六氟磷酸锂产能计划。比如,多氟多六氟磷酸锂产品目前年产能已达1.5万吨,计划明年再新增4万吨产能;永太科技近日表示,六氟磷酸锂正在扩建固态0.6万吨/年、液态6.7万吨/年的产能;深圳新星年产800吨六氟磷酸锂生产线各项调试已经基本完毕。
  川恒将利用磷矿中丰富廉价的氟资源,采用世界领先的无水氟化氢技术,延伸发展电池用氟材料。根据规划,5年内,川恒将形成年产1000万吨的磷矿开发规模,每年回收制造21万吨无水氟化氢、14万吨六氟磷酸锂或聚偏氟乙烯。
  同时,不乏有 “跨界”布局六氟磷酸锂,如制药公司富祥药业表示,六氟磷酸锂已被列为公司目前在研产品之一。
  “目前在商业化应用中六氟磷酸锂仍占主流。然而六氟磷酸锂存在热稳定性较差、易水解等问题,容易造成电池容量快速衰减并带来安全隐患。随着国家对未来锂电池能量密度和安全性能要求的不断提高,新型锂盐之一的双氟磺酰亚胺锂有望成为替代品,各大电解液龙头在疯狂扩产六氟磷酸锂的同时,也在积极布局双氟磺酰亚胺锂。”北京国化新材料技术中心分析师刘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