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全球的疫情好转,经济逐步复苏,然而原材料价格上涨、海运费用上涨、限产限电等,让制冷压缩机企业面临非常大的压力。中国是生产国,需要进口各种原料,原材料上涨,势必提高生产成本,进而压缩了生产国经营的利润。
  浙江大明董事长谢新江分析指出:“2021年产品价格相对来讲略有上涨,但是远远跟不上原材料上涨幅度。利润率大幅下降,企业在渡寒冬。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对企业的采购、生产、销售来说,都是严峻的考验。大明公司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形成了一套灵活的、具有抗压能力的采购、生产、销售体系,经销商和用户也能够充分理解和配合大明的调整措施,整体还是比较平稳和谐的。”对于2022年原材料走势判断,结合当下俄乌冲突,美国加息等情况,谢董认为价格还是会居高不下。
  倾巢之下,所有企业都不能独善其身。复盛冷冻空调产品事业处销售总监林阳清坦言,“除了原材料如铸件、铜线等费用上涨外,人工、设备、管理、售后等各方面的成本都在增加,相应的产品价格也受到影响。复盛生产压缩机成本提高,因需考虑公司运营及人事费用及机器维护等成本费用,复盛扣除相关费用外,极力承担成本上涨费用,使客户能够与复盛持续合作并进,另外也持续在供应商开发中持续寻找适宜且供货合格的厂商进行成本管控,以稳定出货压缩机品质;在产品开发中,也持续与客户开发新形制冷剂使用,例如高温机型R245fa或1234ze制冷剂应用螺杆压缩机,在品质及创新上持续改进及提升企业自主研发特色。”
  林总还补充到,螺杆压缩机品牌积极开发投资生产零件供应商,以达到战略合作目的,能持续降低供给压缩机价格;国外品牌基本已经在大陆市场拥有一定知名度,如果企业以维持稳定供货为原则,则将采用1~2家供应商甚至开发多家供应生产,避免断链,所以必须持续开发零件供应商,避免价格优势丧失而导致生产产品边缘化,不能满足市场要求。
1
  对于产品涨不涨价,企业其实是左右为难,当下更多的通过调整来攻克难关。
  比泽尔指出,公司通过多年的供应商稳定系统,做到了相对好的判断,也适当补充了库存,从而使价格上涨对于公司的负面影响得到降低,这对于大的生产厂家,以及拥有很好供应商体系的采购系统来说,更容易在同行中灵活的运转。和很多同行一样,2021原材料的上涨, 海外疫情对物流的影响,都对企业的盈利能力带来巨大的压力。所以总体的盈利能力比以前是会有所下降的。在2022年比泽尔将在开源,节流上下更多的功夫。当然,适当的市场价格调整也将是不可避免的。
  汉钟精机表示,公司内部的全员改善制度与供应链管理,持续优化我们的生产工艺与供方管理,比如持续导入自动化加工系统、自动化厂内物流系统等减少人力并提高一致性,以及对供方进行多维度的管理与考核,促使供方也跟随汉钟的脚步持续进行内部优化。汉钟精机通过多方面的工作持续进行的产品的改善与成本优化工作,如此才能最大限度的减少材料成本的上升对公司客户的影响。
  “对富士豪而言,供应商是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我们携手共进,共同为客户服务。面临原材料飞涨的局面,我们和供应商一起签署了长期的战略协议来确保供货的稳定性。同时我们也选择降成本的方式来应对原材料飞涨带来的挑战,以此来减轻客户的运营压力。” 富士豪中国区的负责人伊万先生坦言,虽然深受新冠疫情的影响,但是2021年富士豪取得了不错的业绩,并且超出了预期,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通过降低企业内部成本而实现的。目前的市场容错率都不高,所以企业更要谨慎制定市场、销售相关策略,确保每次举措都是合理且高效的。
  谈及2022年的发展,很多制冷企业明确:“疫情和原材料仍然是两大难关,今年不谈挣钱,能活下来已经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