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年初,俄乌冲突发生后,原油以及天然气等能源商品价格大幅上行,随之而来的电力价格上涨更是让欧洲苦不堪言。相比于原油以及天然气,同样在今年3月创下历史新高的铜价却并没有获得市场过多的关注。
  然而,铜价一直以来都是反映全球经济状况的重要指标。由于铜被广泛应用于电力基础设施以及汽车等多个行业,因此铜素有“铜博士”之称。从目前的情况看,全球铜市场正在经受着供给端与需求端的双重风险。近两个月中,铜价持续面临下行压力。截至9月27日,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指标期铜下跌0.69%,报收于7291美元/吨。
  与此同时,包括铝、锌、镍等在内的其他主要有色金属市场也正在经历震荡。停产、电价飙升、新能源产业发展以及市场对全球经济将陷入衰退的悲观预期,均成为影响各类有色金属价格的重要因素。截至9月27日,LME期锌跌2.53%,报收于2850美元/吨,LME期镍跌2.05%,报收于21750美元/吨,LME期铝跌1.75%,报收于2102美元/吨。
  悲观情绪笼罩市场
  全球矿业巨头力拓(Rio Tinto)首席执行官(CEO)雅各布·施陶斯霍尔姆日前表示,铜价短期前景面临来自供应链阻碍和高通胀的压力,包括建筑以及汽车在内各个领域的铜需求都受到了影响。事实上,自俄乌冲突爆发后,全球有色金属市场便开始了频繁波动。除原油以及天然气外,俄罗斯同时也是铜、铝、锌、锡以及镍等关键工业金属的重要出口国。而乌克兰紧张局势一度推动LME期镍价格突破25000美元/吨的高位水平,铜期货价格也曾在今年3月创下新高。
  不过,在近3个月中,全球多种金属期货价格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震荡下挫。美联储以及全球主要发达经济体央行开始同步加息是导致市场悲观情绪加重的关键因素。为抗击高企的通胀,美联储自今年3月开启加息之路,截至9月已经累计加息300个基点。与此同时,包括加拿大央行、英国央行以及欧洲央行在内的多个发达经济体央行也开始持续收紧货币政策。在此背景下,全球股票市场承压下挫,投资者对于大幅收紧货币政策可能将损害全球经济增长的担忧情绪愈发严重,美元强势的表现也打压了以美元计价的金属期货价格,铜价也因此承受着不小的下行压力。
  中国银行研究院分析指出,2022年三季度,主要经济体加大加息力度控制通胀、全球经济衰退风险增大、潜在需求下滑对铜价的影响突出。铜价延续二季度以来的下跌态势,继续震荡下行。但与此同时,主要供给国智利下调了2022年铜产量前景,一定程度上阻止铜价进一步快速下跌。长期来看,惠誉预计,铜价在未来5年将稳步上涨。鉴于铜市场预计会出现长期结构性缺口,铜价将于2027年回到今年3月曾触及的历史高点。
  能源转型支撑有色金属价格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当前铜价因全球经济衰退风险增大而承受着下行压力,但展望未来,由于铜在电动汽车、太阳能以及能源储存电池等新能源产业方面有着广泛的应用,随着新能源产业发展逐步加速,铜价的长期前景值得期待。雅各布·施陶斯霍尔姆表示,由于能源转型将要求铜产量大幅增加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因此对铜价的长期前景感到放心。高盛预计,到2025年,全球铜需求将开始超过供应,推动铜价升至每吨15000美元,是目前水平的两倍。
  国际能源署(IEA)在《2050年净零排放路线图》中表示,在能源转型以及清洁技术的研发与推广中,需要大量的铜、钴以及锰等关键金属。需求的快速增加推动了这些金属市场规模的扩大。能源转型需要大量的关键矿物,其供应将成为一个重要的增长领域。在净零路径中,铜、钴、锰和各种稀土等关键矿物的总市场规模将在2020年至2030年期间增长近6倍。这些矿产的收入将在2030年之前超过煤炭的收入。这为矿业公司创造了重要的新机会,但同时也引起了新的能源安全关切,包括在供给跟不上激增需求的情况下出现价格波动,推高转型成本等。
  今年夏季,受到能源供应不足、天然气价格高涨的影响,欧洲发电价格大幅飙升,欧洲部分有色金属企业产能受到显著冲击。在9月初欧盟召开电力问题紧急峰会前,欧洲40多家有色金属企业CEO提交联名信,呼吁欧盟采取紧急措施。这些有色金属企业CEO强调,能源基建、电动汽车以及太阳能板等多个新能源领域都离不开大量金属原料的供应。金属生产则需要稳定可负担的电力支持。电力和天然气价格的大幅上涨无疑将令众多企业无法负担成本,导致工厂停工停产,这对欧洲新能源的发展不利。
  总体而言,无论是新能源产业发展还是推动全球向净零排放转型,都离不开有色金属。而这也是全球有色金属市场在需求端获得的有力支撑。IEA表示,2019年和2020年,全球铝产量增长缓慢。相比之下,2010年至2018年的平均年增长率为6%。2021年,铝产量增速接近4%,大大高于前两年。由于全球人口和生产总值不断增加以及越来越多地使用铝作为非常重要的几种技术的资源投入,全球铝需求可能会继续增长。
  不过,IEA同时强调,铝既是对能源转型至关重要的许多技术的重要投入,同时也是二氧化碳的重要来源。在过去几年中,铝生产的平均排放强度只有轻微下降的趋势。然而,在2050年净零排放情景下,到2030年,碳排放将以每年约3%的速度下降。为了走上正轨,铝行业需要开发和部署新技术,以减少初级生产和回收生产的排放,同时该行业及其客户需要提高废料收集、分类和回收水平。